[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伊拉克,韬光养晦,多极世界及其他

【博讯2003年3月06日消息】    《枫华园》杂志社和《新纪元国际事务学会》联合出版《西线观察》杂志发表文章:伊拉克,韬光养晦,多极世界及其他

   -晨枫- (博讯boxun.com)

   美国对伊拉克步步紧逼,在海湾地区调兵遣将,看来不管联合国武检人员是否找到伊拉克生产或窝藏大规模杀伤武器的证据,也不管联合国是否通过决议武力解除伊拉克的武装,伊拉克这场兵燹之灾是躲不过了。萨达姆不是什么善类,不值得世人为之挥洒同情之泪。但这场战争师出无名,对地区和平和国际正义毫无助益,既不惩前,更不毖后,对国际社会来说,这就有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必须保卫你言论自由的权利”的意思了。

     多年来,中国的韬光养晦外交政策备受热血人士的非议,坊间多有建议变被动为主动,合纵联横、扶弱锄强者有之,全面出击、寸土必争者也有之,在伊拉克问题上对美国采取强硬姿态被广泛认为是匡扶正义、建立威望的有利之举。

     中国外交政策在什么时候不应也不可唯美国的马首是瞻,这是无疑的。但在中美关系中既坚持原则,又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斗而不破的方针,无疑是有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的。中国在过去20年里的发展是惊人的,但中国仍然还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中国的地位离世界上一呼百应还差得很远;环顾四周,想在中国重新崛起的道路上使绊子的更是大有人在。打破美国一强独大,建立多极世界,这虽然是中国、欧洲、俄罗斯和世界许多国家的共同心愿,但与此同时,只要有好价钱,有些国家也随时准备出卖昨天的盟友,来换取今天更有利的占位。这是国际政治的残酷现实。所以中国必须十分小心谨慎地选择在国际斗争中出击、退守和观望的时机。韬光养晦虽然不过瘾,但这是中国外交在现阶段唯一实际可行的主导方针。

     但是韬光养晦不是无所作为,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现在的伊拉克局势就是这样一个时刻。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早已不可理喻,现在执意要打伊拉克的理由更是荒唐。萨达姆作为暴君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伊拉克库尔德族使用化学武器的时候,恰是美伊最卿卿我我的年代。萨达姆曾密谋暗杀老布什更不是理由,美国策划炸死或谋杀萨达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彼此彼此而已。核查伊拉克核生化武器之事,本来就是猫和老鼠的把戏,抓住了你凶,抓不住我凶,但无罪推定的原则依然成立,责令伊拉克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更是荒唐。美国自称掌握证据,却拒不提供给已在伊拉克挖地三尺的联合国武检人员,抓个人赃俱在岂不皆大欢喜?鲍威尔说是要在联合国出示证据,可是牵强附会,根本不足以定罪。萨达姆支持基地组织和国际恐怖活动也是查无实据。911之后,美国也称掌握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作案的证据,并据此对塔里班大打出手,但打下阿富汗一年多了,“非法战斗人员”也抓了一大拨,公开证据之事却不了了之,令人怀疑美国是不是抓贼之后仍无处栽赃。除非美国公布伊拉克拥有核生化武器的证据,否则最多只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而已。

     对于这样一场置国际公理于不顾的不义之战,中国当然要反对。但是怎么个反对法,这就有讲究了。中国反对的舞台基本上在联合国。外交不是简单的打口水战。抗美援朝、中印、中苏、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都是外交手段失败后,中国用实力手段维护中国立场和利益的典范。在伊拉克问题上,中国没有切实可行的实力手段作外交的后盾,行动决心也就无从谈起。中国可以继续打色厉内荏的口水战。但没有实力后盾和行动决心的口水战打多了,只会被人当作耳边风,甚至招人耻笑,离匡扶正义、建立威望是远了而不是近了,波斯尼亚、科索沃就是先例。

     中国也可以挑头反对,必要时动用否决权。这样做也许能赢得一些叫好声,但实际效果难说,美国有决心也有能力踢开联合国单干。但更可恶的是,主要大国中尽管反战声浪一片,但在中国挺身而出时,难保俄罗斯和欧洲不在背后拆台,把中国卖了,讨好美国。

     但是现在法德出于自己国家利益,日益趋向主动在联合国反对美国的战争努力,美英国内也是反战声浪一片,中国应该不失时机地加入这场反战努力。俄罗斯也很可能搭这班顺风船,既讨嘴上便宜,又不过于开罪于美国,毕竟打击和孤立美国的单边主义是世界的共同利益。现在是一个微妙的时刻,时机非常重要。在法德态度基本明朗时,中国和俄罗斯仍然谁都不愿打头炮,谁都担心被出卖,在联合国协调行动就十分必要。在伊拉克反战问题上,中欧俄和美英国内反战派形成联合战线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这个联合战线能够携手阻止美国开战,那对世界和平是一大贡献,同时也证明了美国的单边主义可以约束。但如前所述,如果在联合国受阻,美国有可能会踢开联合国单干,所以联合国也不一定能够制止战争。但是那样,美国将无疑成为国际社会的坏榜样,其领袖地位的道德基础将受到松动,美国和盟国的关系也可能因此疏远。美国倒不是第一次在国际上成为众矢之的,越战期间欧洲的反美声浪比现在还大,但那时北极熊高高挥舞、随时可能落下的巨大熊掌时刻不离欧洲的视线,欧洲的反战反美还只能停留在民间和舆论界。现在不同了。欧洲正在享受中世纪以来难得的持久和平和合作,冷战威胁已经消除,欧洲意识也在复苏。在美国的单边主义置美国利益于盟国共同利益之上时,欧洲不再愿意牺牲自己的声音和利益,欧盟、欧元和独立于北约的欧洲快反部队就是“欧洲独立”的起点。诚然,欧洲不是铁板一块,英国和波兰就站在美国一边。但是“脱欧入美”的英国或东欧对欧洲政治的影响相对有限,法德轴心的影响已经初现。法德去秋已经迫使美国接受联合国再次武检的努力,推迟了美国动武的时机;现在以武检努力尚未穷尽为由,迫使北约推迟作出向土耳其增兵的决定,再次打乱美国的政治军事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盟国的疏远是双向的,可能导致美欧在一些重大决策上各行其是。这种在重大决定上的互不信任,将从根本上动摇美国称霸的三大支柱之一:盟国体系,其深远影响现在尚无法全面预料。美国当然可以重返多边主义,修复与盟国的关系,但在鹰派当道的今天,美国看来不像走这条路的样子。美国也可以强化单边主义,撇开盟国强行推行美国意志,维持一强独大的地位,但这只能进一步疏远与盟国的关系。布什好战的国情咨文没有在世界上赢得喝彩,连加拿大总理也公开重申加拿大只遵从联合国的决议,而不是美国的指令,这也许是未来的一个徵兆。

     因此,中国在此时加入法德的阵线,有制止战争,抑制美国单边主义,站在和平和正义的一边的道德上的作用,更有鼓励美国和盟国的裂隙的作用。如果在法德和中国(或许还有俄罗斯的参预)的推动下,联合国成功地制止了伊拉克战争,那法德轴心就从阿登纳-戴高乐时代纯理论的可能性,脱胎为21世纪的现实。如果美国不顾法德的反对,一意孤行,那只能加深美国和法德之间的不信任,在重大决策上各行其是,加速法德的渐行渐远。由于地缘政治和历史文化的原因,法德轴心将通过欧盟和欧元区与美国竞争在欧洲的影响,因此法德也将或明或暗地成为美国抑制的对象,在客观上为中国分担压力。

     现在的关键是要巧妙地鼓励法德走出关键的一步,在联合国否决美国动武的提案。诚然,法德不等于欧洲。戴高乐当年鼓吹欧洲独立,并没有太大的号召力,法国也被美英隔离,法国退出北约一体化体系的影响迅速得到控制。现在美英又重施故技,促使欧洲八国倒戈,转而支持美国。这里面有美英高压外交的因素,也有这些欧洲国家自身远交近攻的因素,他们是否真正站在美英一边,提供基地甚至出兵才是试金石,现在还没有迹像他们愿意走这一步。时代也不同了,戴高乐的欧洲独立有点无理取闹,但今天法德反对出兵伊拉克属于据理力争,在道义上得到广泛同情。美英高压外交属于短期行为,法德也曾在美英高压下在出兵塔里班的问题上屈服过,但高压外交是短期行为,其效果必定是递减的,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也即民意的延伸,而不纯粹是实力的游戏,在无损于利益时,道义是有号召力的。

     美国的利益是整个世界,所以不管是中国,还是俄罗斯、欧洲、日本,只要威胁到美国在世界某一地区的主导地位,那就是美国抑制的对象。中国和法德在建立多极世界上是可以形成共同利益的。中国和法德乃至欧洲没有利益冲突,但面临美国独霸的共同威胁。全面向西转的俄罗斯对中国主要是挑战但还不是威胁,对法德来说就既是机会又是挑战。中国和欧洲彼此需要在世界的另一边有一个盟友。欧洲拒绝加入美国围堵中国,已经使中国体验到在欧洲有一个盟友的好处。远交近攻、离强合弱的道理谁都不陌生,关键是要两厢情愿,互利互益,还要有一个切入机会。伊拉克正好是这样一个契机,中国和法德都应该抓住。在具体操作上,还要精巧轻缓,掌握分寸,否则诸葛亮没有做成,倒把周瑜吓跑了。合作的成败不能以美国最终是否出兵来决定,而应该以合作架构建成为准。中国外交的基本方针仍然应该是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对抗是容易的,但开弓容易回头难,在实力和态势不利的时候贸然对抗是不负责任的,虽然可能在一时间激励民心,但对国家民族无益。清廷开始时曾鼓励义和团杀洋灭教,一时间也是风起云涌,但后来的历史谁都清楚。中国外交现阶段的基本策略应该是在不直接侵犯中国利益时,鼓励和刺激美国在单边主义的道路上继续犯更大更多的错误,鼓励和刺激美国与盟国之间的隔阂,削弱美国的相对优势,加速多极世界的建立。

     历史发展有其必然规律,但历史的巧合也使历史饶有兴味,在错误的时候作出错误的决定,常常加速帝国的衰败。今天的美国虽然一强独大,但和二战结束时相比,美国对盟国和世界贸易夥伴的依赖是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美国的地位不是强韧了,而是脆弱了。美国经济低迷不振,美元地位空前虚弱,现在美国更需要盟国的帮衬。恰巧美国出了布什这么一个“红卫兵”总统,定要打出江山一片红(或许一片白更确切)。外交一忌拆桥毁路,二忌意气用事,三忌短期行为,但布什是哪壶不开偏提哪壶,敌我友一锅煮,到时候像唐吉诃德一样,跃马挺枪向风车冲杀时,还在纳闷为何无人一同冲锋陷阵。有意思的是,布什常常把上帝抬出来作为强势决策的道德依据,但现在连教会也站在反战的一边。布什早已重话说死说绝,把自己逼进一个角落,伊拉克之战要是不了了之,布什将颜面全无。

     现在美国大兵压境,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调兵备战耗费巨大,气候气温也不容久等,难怪美国不愿再给联合国武检努力更多时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老布什天子令出,诸侯齐动,消耗的军火由盟国支付,盟国在战时战后大买美国军火,美国在战后重建中又大发其财,好人做尽,好处捞足。巴尔干战争中,美国还有北约盟国助阵。打塔里班时,只有英国、加拿大和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跟班加盟。打伊拉克时,恐怕只有英国了。布什一心想振兴经济,但他的目的不是为了人民的福祉,而是下次竞选。他需要的只是一时繁荣,虚假与否并不打紧。战争是否能给他带来急需的虚假繁荣还很难说,但战争负担对长期经济绝无助益,尤其这次战争要靠美国自己买单,战争经济后遗症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美国企图在战后用伊拉克石油支付战争费用,那就倒退到庚子赔款的时代了。美国将赢得不是几代人的和平,而是几代人的仇恨,和全世界的蔑视。

     美国在军事上赢得胜利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只是代价问题。只要时机和战术正确,代价也不一定会太大。但是战后的事情就罗嗦了。伊拉克不是阿富汗,这是黑金流淌之地,美军不会爽爽快快地打完就撤。重建政府说易做难,那些反对派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北方的库尔德人和南方的什叶派都是现成的盟军,但库尔德人的独立诉求必然给土耳其造成极大麻烦,崛起的什叶派只会倒向美国的宿敌伊朗。萨达姆虽然邪恶,但他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无缘。萨达姆一倒,在沙特阿拉伯的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和伊朗的什叶派原教旨主义夹击下,美军侵占难保不诱使伊斯兰极端主义在伊拉克星火燎原。非正规武装对占领军目标的狙击和自杀攻击,比银样腊枪头的共和国卫队不中用的防线要难对付多了。所有这些决定了美军占领将是长期的和困难的,在伊拉克长期驻军将遗患无穷。美国在“友好”的沙特阿拉伯长期驻军,弄出了一个本拉登;在被解放的科威特长期驻军,结果频遭冷枪;在敌对的伊拉克长期驻军,还不定弄出一个什么呢。美国历年的中东政策为美国带来了911,布什的反恐战争意在为美国赢得和平,但塔里班倒了一年后,美国的国内安全警戒级别反倒从黄色上升到橙色。布什不要弄得像沙龙一样,以暴制暴不成,反倒引来无穷无尽的冤怨相报。美国在越南的泥潭一陷八年,结果苏联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日本差点买下了曼哈顿,这次美国想在伊拉克陷多久呢?

   http://www3.fhy.net/index/AuthorPub.jsp?PersonID=433&Submit=Submit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萨达母·候赛因政府是什么货色?──从最新发现的伊拉克R-400炸弹谈起
  • 一个中国学者支持美国武力攻击伊拉克的申明
  • 《自由人民中国》就伊拉克危机发表声明:和平与战争
  • 曹长青:美国攻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吗?
  • 陈劲松:美国出兵伊拉克,为了石油,还是其他?
  • 孙传炜:中国对伊拉克问题不敢大声说话?
  • 中国军方寄望伊拉克 验证毛泽东「人民战争」
  • 纽约时报警告中国勿对伊拉克北韩危机隔岸观火
  • 中国民间对伊拉克危机反应
  • 法国总统与江泽民通电话谈伊拉克问题
  • 央视著名主持人水均益今日赴伊拉克采访
  • 中国表态反对攻击伊拉克
  • 中国否认转售雷达系统予伊拉克
  • 中国对安理会伊拉克新案不表态
  • 华盛顿时报指中共企业欲对伊拉克销售飞弹相关产品
  • 中国促政治解决伊拉克问题
  • 在华盛顿中共江泽民和伊拉克萨达姆被相提并论
  • 中国愿助解决伊拉克危机
  • 江泽民促美尊重伊拉克主权
  • 江泽民表示中国反对美国打击伊拉克
  • 中国邀访伊拉克外长 中新网低调报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