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吕加平:毛泽东的成功法宝:进行串连的四种方式与“双重标准”

【博讯2003年2月07日消息】      本人在2月1日(羊年春节)的一文中,客观地揭示了中共三代领导人的成功之诀私下串连。历史事实确是如此,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这三代三位领导人之所以能够成功取得中共党军政最高领导权和事业成就,其关键的一步,就是在未掌权时都依靠避开中央和上级的监视,去与同观点者进行相互交流沟通的私下串连,并形成能在党中央会议上推翻中央决议或改变最高领导人决定的同观点集团,这是他们三人能获成功的共同之处。   然而他们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在依靠私下串连获得最高领导权以后,为了保权和防止他人夺权,都不允许他人进行这种自己实行过并取得成功的私下串连。

     毛泽东早在1929年12月的古田会议即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上,作为该军最高军事决策者、领导人,就曾批评过在革命战争中不利于指挥员集中权力统一指挥作战的“非组织观点”,提出“党的纪律之一是少数服从多数。少数人在自己的意见被否决之后,必须拥护多数人所通过的决议”。“一成决议,就必须坚决执行”,“除必要时得在下一次会议再提出讨论外,不得在行动上有任何反对的表示”(《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87-88页)。 (博讯boxun.com)

     但是毛泽东所亲自规定和要求严格执行的这条纪律,在遇到权力比他大,并完全把持了中央权力的王明集团统治时,却作茧自缚地反过来限制和束缚住了自己行动的手脚,使他无法去与他人进行反对王明集团错误领导和错误路线的串连沟通而不能组成同观点集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红军节节败退和大量被歼却无能为力。很显然,在此危急时刻,如果再死板地按照自己所定的这条党纪党规去办理,党和红军将必亡无疑。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为了挽救党和红军,避免革命失败的厄运,毛泽东只得打破常规,带头违反他自己设置的这条党纪禁令,率先在下面“非组织”地行动起来,去与同观点者广作避开中央监视的私下串连,最终形成了反王拥毛的同观点集团力量,并在遵义会议上以“特别动议”方式推翻了王明集团的中央领导,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纠正了王明错误路线而使红军化险为夷。

     但是也许毛泽东把遵义会议前因面临失败而去与同观点者作私下串连,只是当作在特殊情况下被迫救急的一个紧急特例,并不是要别人在自己掌握中央之权以后都以他的此举为榜样,去学他这么做,所以在长征结束、转危为安后,他仍强调要遵守不搞“非组织”私下串连活动的党纪党规。到1938年10月时,他在中共内的领导地位由于得到了斯大林和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的正式承认肯定而完全巩固,王明集团对他的权力威胁已被解除,而这时又出现了张国焘叛党投敌事件。毛泽东为了加强他对党军政的绝对领导权以利对战争的统一指挥,又鉴于张国焘实行“任人唯亲、拉拢私党,组织小派别,结果叛党而去”的严重教训,于是趁此大势收权集权,不仅在六届六中全会上拿到了对党的所有重大问题有独断处置的最终决定权,确定了他在中共终身拥有绝对领导权力,而且还“重申党的纪律:(一)个人服从组织;(二)少数服从多数;(三)下级服从上级;(四)全党服从中央。”强调指出:“破坏了这些纪律,谁就破坏了党的统一。”同时又指示:“为了使党内关系走上正规,除了上述四项最重要的纪律外,还须制定一种比较详细的党内法规,以统一各级领导机关的行动”(《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4 94页)。从此以后,在中共党内任何人有违反此纪律而去私下串连的,尤其是谁要怀疑、不满和反对毛泽东的领导而去进行私下串连沟通,企图组成反毛同观点集团的,均会被视为非组织宗派活动、结党营私反党活动,而要受到严厉惩处。

     然而,具有丰富战争经验和领导经验的毛泽东心中也非常清楚,尽管他在巩固了领导权以后采取一系列措施强化党纪、收权集权,不许他人再搞有损于他绝对领导权的私下串连,但是由于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为特征的中国革命,是通过各地割据的中共武装来进行和实现的,因此不可避免地存在以各个武装组织为实力基础的各个派系集团和宗派山头。如红军时期各个根据地的割据力量和后期组建进行长征转移的一、二、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团以及陕甘红军等(方志敏领导的三方面军在中央苏区失守后于1935年1月在福建全军覆灭,未留下任何残余力量);抗日时期的八路军、新四军两大军事集团系统和东北抗联军等;解放战争时的一、二、三、四野战军和直属中央的华北晋察冀野战军等。要他们完全听众中央和毛泽东而不进行对己发展有利的活动是不可能的;同时革命战争也需要他们之间要作互通情报的交流沟通和配合,以赢得战争的胜利。因此毛泽东一方面不断强调加强中央集权、尤其加强他个人绝对领导权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再三要求“一切行动听指挥”,“必须提高纪律性,坚决执行命令……不允许任何破坏纪律的现象出现”(《毛泽东选集》一卷本,1 239-1241页),另方面也要求“‘互通情报’。就是说,党委各委员之间要把彼此知道的情况互相通知,互相交流”(《毛泽东选集》一卷本,1331页),既要权力集中,又要开展民主。

     全国解放、中共在全国执政以后,在权力问题上的情况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无法阻止在革命战争时期形成的各个山头、宗派和势力集团进行有利于己和危及毛泽东领导权的“非组织”私下串连活动,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内有派,历来如此”现象,毛泽东相应采取了几种方式予以应对处理:

     一种是利用手中所握的中央绝对领导权,对违纪不轨、私下串连、组织反毛同观点集团者扣以反党罪名予以强打强压强除,以杜绝此类私下串连、拉派结党、威胁毛泽东领导权的事件再次发生。比如1959年庐山会议时对私下串连已组成反对毛泽东大跃进左倾冒进路线,并差一点把毛拉下马的彭黄张周集团给予先下手为强的无情打击,并予以罢官翦除,就是这种决不允许他人私下串连的强打强压强除方式的典型一例;

     再一种方式是,当自己的权力地位已受到反对者的严峻挑战而难以对抗在中央已占据多数的反对者时,就采取你们私下串连我也私下串连之法,甚至以我之更大串连,掀动组织起强大群众力量来挫败和粉碎你们私下串连组织企图推翻我领导的反毛集团。这实际也是一种不许他人进行串连的方式,这方面的典型之例子就是文化大革命。当时以刘少奇为首主张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几乎所有一线中央领导已经通过撇开毛泽东的私下串连,组织起了反对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路线的反毛集团,毛泽东在中央已陷孤立,其领导地位已受到严重威胁,甚至很可能会被架空罢黜而危及到毛的战略计划的继续实施。于是毛泽东就利用自己的威信和影响,抢先一步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通过掀起红卫兵和广大干群对毛崇拜浪潮和反对刘邓的全国大串连,并对刘邓及追随他们的各级领导干部扣以走资派等帽子予以批斗打倒,进行踢开党委闹革命的造反和夺权,从而维护和巩固了毛泽东可以实行自己战略计划部署的中央领导权。

     还有一种方式是,当军人反毛者为了从毛手中夺取领导权而企图发动军事政变,甚至准备暗杀毛时,洞察秋毫的毛泽东早早做好了一切应急准备,并通过将其权力架空,并对其控制的部门掺砂子,对其帮派势力党羽甩石头,进行严密监控防范和打击威慑,使其属下不敢串连谋反。自己则广泛串连游动,踪迹不定,使其暗杀计划落空。最后迫使为首者陷于孤立,难以动弹,或逼其检讨认罪,或迫其亡命出逃,从容翦除之。此法的典型例子就是消灭林彪集团的“9.13”事件和随后清洗林彪势力的批林批孔运动(据传说,林彪小舰队政变杀毛阴谋败露而林彪又不愿投降认罪后,所乘出逃苏联的三叉戟飞机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毁而全部摔死,是苏联火箭部队在不明情况下以为中国战机入侵而用导弹打下来的)。

     从以上简要介绍中可以看到,毛泽东为了夺权保权,在对待进行串连问题上大致采取四种态度和方式:一是,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违反他规定的党纪党规,去作有损于他领导权的私下串连,否则必严惩不贷;二是,当自己处于无权地位而为了夺取中央领导权以挽救革命时,可以违反自己规定的党纪而去作私下串连,以组成反对中央错误领导和路线的同观点集团,并最终以“特别动议”方式夺得中央领导权;三是,虽然自己已是中央最高领导人并拥有最终决定权,但在中央内已处少数地位而危及到自己的权力时,为了维权保权不被推翻,以确保自己的战略计划能够得以继续实行,便利用仍还掌握的中央之权,充分使用自己的威信影响力而去广作串连,动员全党全国全军力量去打倒已占主导地位的反毛集团;四是,当军人反毛夺权者企图对己暗杀搞军事政变而使自己的权力和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采用提前将为首者架空,防其与党羽属下串连策划谋反,进而使其陷于孤立、无法下手而败露覆亡。

     毛泽东为了夺权保权而在串连问题上所创造和实行的这四种方式,归纳起来,实际上是实行两种标准:一种是不允许他人作危及自己领导权和生命的私下串连;另一种是当自己处于无权地位而需要夺权时,或当自己的权力和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而需要保权时,自己可以突破党纪束缚去进行私下串连和利用权力进行广泛串连。简言之就是不许他人串连而允许自己串连的双重标准。

     由于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又是中共军队的缔造者和近半个世纪的统帅者、指挥者,因此他在进行串连问题上所定下的不许别人私下串连而允许自己可以违反此纪去作串连的四种方式和双重标准,不仅成了限制和杜绝他人反对自己而绝对不许违反的严厉党纪,而且也成了为自己夺取和保住领导权甚至生命安全最为行之有效的成功法宝。而这四种方式两重标准,也都是今后中共领导人可以仿效学习的表率和榜样,谁能领悟它,学好它,做到它,谁就能在权力和业绩上取得成功,反之则必败无疑。邓小平、江泽民就是按照毛泽东为夺权保权所开创和奠定的这串连“四方式”、“双标准“去做而取得成功的,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王洪文、华国锋和赵紫阳等均不得其根本要领而未按此实行,结果不是在未夺到权时就被打倒翦除和消灭,就是在已经拿到了最高权力后却仍还是丢了权,都以失败、甚至身亡名裂、身陷囹圄的惨败而告终。(2月6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