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任不寐:“合肥学运”说明了什么

【博讯2003年1月10日消息】    香港《文汇报》消息:本周星期一晚7时许,安徽合肥工业大学人文学院英语国贸专业的三名三年级女生,出校门沿人行横道线穿越马路时,被一辆带挂大货车撞上,造成两名学生殒命,一名学生昏迷。在事发地,一学生表示,肇事车辆违章闯红灯是酿成这起严重的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但《新安晚报》的报道却认爲死难者的不幸是由于她们闯红灯造成的,引起学生愤怒。该大学上万名学生到政府大楼示威,同时到《新安晚报》报社示威。《明报》报道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前晚作出重要批示:包括严惩肇事者、做好高校门口交通安全工作、各高校做好学生思想工作。

   《新安晚报》也表示将在9日头版对于不实报道做出公开道歉,并更正本月7日的不实报道和处理有关记者。目前,事态似乎已经平息。

   这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学生运动”。它的发生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所谓大陆的“群体性事件”根本和“动乱”无关,而是关乎社会公正和宪法权利问题的。恰恰是由于政府及其喉舌的“爲所欲爲”,才导致了“群体性事件”的愈演愈烈。在这种情况下,用武力弹压示威和抗议就根本不是爲了什麽社会稳定,而是爲了权力自卫。 (博讯boxun.com)

   第二、合肥事件的“妥善处理”表明,政治决不是“三个代表”和“爲人民服务”所定义的政治,而是一个“讨价还价”的公共过程。试想如果没有学生示威的压力,上述处理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人们应当记住,没有一位官员愿意主动地爲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因此,公民捍卫自己的权利就不可能依靠“代表”们的“政治觉悟”,而需要依靠自己的“政治觉悟”,即捍卫自己权利的公民意识。在这种意义上,我愿意把合肥事件视爲新世纪中国自由运动的良性开端,或者将之视爲香港抗议23条立法运动在大陆的某种延伸──一个迟到的春天正在来临,它被阻挡了13年之久。

   当然,我们不能对这个季节盲目乐观。当今中国,不公正问题此起彼伏,但有哪些抗议行动取得了当事人满意的结果了呢?去年大庆等地发生工潮,示威领袖却面临重刑的报复。那麽爲什麽合肥事件达成了相反的结果?关键是这次学生运动的目标是有限的,是政府在一定程度内可以“妥协”的。但尽管如此,“秋后算帐”也不能说完全可以避免。由于这个体制是反政治或非政治的,由于几十年来的政治小传统,它的心胸还难以宽容“自下而上的政治”,因此,人们必须密切关注“合肥以后的日子”。

   不过某些乐观的估计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对合肥事件的处理也检验著“胡锦涛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开明程度。总的来说,这次事件及其处理给了人们某种不同于江时代的印象。这些不同在政治上意味著什麽,人们还将拭目以待。

   此时大陆正是严冬季节,千里冰封,满目荒凉。遵命中的数万家媒体对“合肥事件”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象黄河封口一样闭口不言。从这种意义上说,合肥的大学生实在只是取得了有限的成果──他们的声音并没有传到应该传到的地方。换句话说,不是《新安晚报》,而是“《新安晚报》们”才是自由和公正真正的敌人之一。

   2003年1月9日星期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任不寐致香港市民的公开信
  • 任不寐:“盛世”里的煎熬
  • 任不寐:一位网友的失踪
  • 任不寐:“论刘晓庆之死”
  • 任不寐:敬畏政治,还是敬畏生命
  • 任不寐:幸存者的不幸--中国“见死不救”现象溯源
  • 任不寐:“十六大综合症”——为网吧的权利辩护
  • 任不寐:为一九八九辩护 --- 六四十三周年祭
  • 任不寐:爲出国自由致信胡锦涛先生
  • 任不寐关于网路公民权利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