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AlphaQ: 也说两句义和团

【博讯2002年12月21日消息】    我国人民,尤其是受过些教育的所谓知识分子同志们,脑子里多少都有毛主席思想流毒,而且很难肃清。

   “透过现象看本质”就是一挺可怕的事儿,咱以为要真能把现象给看清楚了,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大部分东西我们连现象都看不清楚。看本质?

   更多的同志是带着已经看好了的“本质”,再上来给你展示需要出现的“现象”。我国出版的书为啥大部分都是垃圾,就是“本质”太多,“现象”太少,而且使用现象的选择性太强,不进行类比,直接就“透过”,然后塞给您一“本质”。 (博讯boxun.com)

   所以,咱比较喜欢的是看现象,给我足够的现象,我自己就会捉摸“本质”,谁比谁傻多少?

   我党一贯的做法是宁可编造一些现象, 也得让你认清他要塞给你的“本质”,于是就胡说八道,一个屁八个谎。

   这义和团是几乎空前绝后的大胡闹,到了教科书上都成了英雄好汉,弄得少不更事的咱当年还很是崇拜了大师兄曹福林一阵子。

   课本里还有一照片儿(也许现在还有呢),前门楼子上半截儿没了,注解说是八国联军进北京给炸的,把咱给气的有20多年没缓过劲儿来。后来看到原始资料,才终于明白闹了半天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那张照片儿是当年5月份拍的,前门楼子是义和团给弄坏的,那时候八国联军还在天津那边儿呢。

   这帮义和团土匪,一件好事儿都没干出来。洋人可恨,也没干过义和团这么些坏事儿。把老百姓给害苦了。连前门楼子都给烧了,多猖獗!

   说义和团,上来先分析国际形势,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先得证明一下“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然后再辩证地为劳苦大众如何进行民族主义反抗找到合理借口。

   找这种借口的不仅是我国人民,现在的穆斯林国家不是也正在这么干么?把自己的痴呆愚昧贫穷落后都归罪于别人的掠夺和欺凌。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说的也挺好听的,“我们的正义和他们的正义”。

   一边儿沉醉于自己民族曾经有过(其实都未必真有)的往日辉煌,一边儿咬牙切齿的埋怨诅咒他人对自己的强横。辉煌现在变成面瓜,只能怪自己不争气,老埋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你干吗不亡他去呀?把他们都灭了,没人拦着你。

   咱印象里就不是“亡我之心不死”这么回事儿。当时国际形势可能比现在还好,距离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多少年了,没有我国的义和团兄弟, 这帮列强几乎是不可能联合起来干件事儿的。当然要硬要找出些支持那种“本质”的“现象”来也不会太难。

   团匪那时候,欧洲列强都在家躺在炕上抱着小妞儿抽大烟,有心病也是他们互相之间的问题比较严重。两次世界大战不都是在欧洲掐么?

   我国在一战也就是去几个劳工搬点儿东西,卸个车什么的,最后也弄一“战胜国”当着,立马儿就把那“克林德碑”给蹭干净了,改成什么“公理战胜”,像一战胜国的作派,人家打胜仗了,咱也跟着高兴,还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儿。

   到了二战,当然是我国人民“在共产党英明领导下,经过8年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终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取得了反法西斯的伟大胜利。” 不过,就靠咱那什么“马蜂蜇驴”的“麻雀战”“游击战”“地道战”“地雷战”,焦庄户农民都钻到地洞里吃喝拉撒睡全不出来,要干掉法西斯,别说8年了,到今天晚上估计也没戏!

   老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不是觉得自己特牛,就是觉得自己特冤。一会儿说我国是多少年文明一直领先世界,一会儿又说“亡我之心不死”。

   庚子年间,列强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出兵侵略中国,真是当时大家都没有想到。那回,我国还真变成“世界中心”了,也算牛了一把!

   洋人临近世界大战,还能联合起来, 把我国给按在地下打得跟背壶一般;再看我国军民,兵临城下,大敌当前,聂士成将军在前线大刀对洋枪奋勇御敌,激战时刻传来消息:义和团不仅没有与联军交战,反而趁着聂士成军务在身无法分心,摸到聂士成家里,将聂府上下, 上至聂士成老妈,下到做饭的厨子,38口大活人,一个都没留,全都给砍了。聂士成为啥战死得那么壮烈?他悲愤到极点了。

   等到联军到了北京,义和团使用人粪狗屎狗血和妇女物品“涂油涂蜜”一番,根本没用。 北京城还没破,这帮孙子就都脚底下抹油,跑得比谁都快。捅漏子时候都牛大了,一看要顶缸全作鸟兽散。

   给义和团分析正面历史意义,正好与给文革翻案,为造反派叫屈差不太多。

   咱觉得,很多道理挺简单的,怎么一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乱的七上八下。

   12-20-2002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