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魏民生:十年功过朱镕基

【博讯11月05日消息】    于[博讯论坛]

   提起朱镕基,四海之内大都颂扬之声,指评朱的失误如犯众矢,自会引来不少无根无据的骂辞。其中不少人把朱几乎捧至神明的地位,不啻于一场新的造神运动。人们为什么乐于去造一个神,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翻翻中国历史不难找出其中奥妙。中国民间常流行的一句话,希望青天大老爷再世。何谓青天大老爷,那自是说的宋时之包拯了。据说此君生性刚直,铁面无私,断了不少的好案。

   于是在经济改革不力之后,祭起反腐大旗的朱熔基就成了国人心中的又一个青天大人。其实,不要以为此君真是什么一心为国为民。观其言,察其行,不难看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那句古训。一般老百姓终日为生计而奔波,脑里自然就把人民币考虑得较为多些,对以权谋私的“私”理解就自然变成了谋求人民币了。但是,老朱已看透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所以这位清华才子自然不会把谋求人民币当作自己的首要目标了。 那么老朱谋求的是什么呢?那就是名了。谋钱容易翻船,谋名声则不易让人察觉。所以此君在国有企业一片死气沉沉时,仍大言不惭地在人大会上说国企已基本实现扭亏。 (博讯boxun.com)

   再看看其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改革手法:在旧的社会保障制度已名存实亡,新的保障体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就急不可奈地推出国企破产之类的改革,把大批产业工人置于死地。说明白一点,这是具有清华头脑的老朱与中国老百姓玩了一次文字游戏。大家都还记得国营企业一说吧。何为国营企业,按照共产党的理论,生产资料属全民所有,也即全民所有制企业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只是由国家在经营而已。而从国营变为国有,一下子便将所有一切从全国人民手中夺走了。进而之,国企破产表面上是国家破自己的产,而实质上是在破全国人民的产。而这时,全国人民却没有发言权。按老朱的想法,为了确保自己“在三年内实现国有企业基本扭亏”的宏伟目标,就必须不择手段,把亏损的国企都破光是最快的捷径。事实上,老朱的国企改革在“减员增效”失败后,除了“破”以外,可以说没什么真东西了。

   再说金融领域,这位经济学博士别的没学好,但如何盘剥老百姓的血汗钱却很有一整套。发明国有股,连连降低个人降存款利息。然而,节节攀升的银行个人存款余额就是降不下来。说真的,这个时候老朱就该学学政治了,为何个人存款余额降不下来,这是老百姓对经济前景不看好的征兆,进一步说是老百姓对政府不信任的征兆,挑得更明一点就是不信任这位总理。老百姓担心自己可能会随时失业,而在失业后又没有社会保障,所以不得不存钱以防万一。

   在这里可以对老朱大为歌颂的是,在整治“三金”中为国家作出的无法统计的巨大贡献,在一夜之间让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化为乌有(当然公仆们存在基金会里的钱早就在得知消息后取走了,垫背的只有是国家主人的老百姓了),让多少人引颈黄泉。这个时候,我们共和国的总理——老朱有没有想过,或者考虑过那怕是一丁点生活在中国最底层的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是什么国家利益和自己的名声。在得意忘形地对外宣称,“我的口袋里装满了黄金白银的时候”也仔细考虑一下老百姓的口袋里装有多少黄金白银。

   要知道在中国,作为名义上国家主人的老百姓是没有发言权的,他们只能以最为朴实的行动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提那些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们了,只想问问老朱有没有想过,中国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们难道宁意存死钱而不知享受?难道在政府、政党、政客们眼里,他们真是可以被愚弄的傻子?其实,痛心也罢,落泪也罢,难道朱先生忘记了共产党是“为人民谋幸福”的政党,脑子里只会盘算如何挤干老百姓的血汗了。

   就拿房改来说。共产党政府从1949年执政开始一直采用高积累的方式,所以包括住诸如住房建设和医疗伤害保险的资金已被政府高积累走了,那么房改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向老百姓偿还被高积累走的这笔钱;其次房改开始后,老百姓的工资结构仍然是高积累时期的工资结构,也即其工资中只有维持最低生活保障的钱,既然要老百姓掏钱买房,那么相配套的就是立即改变工资结构,在其中增加住房工资、医疗保险工资等相关成份。可惜的是这两步,在朱镕基的总理任期内,看来是无望了。

   变全民所有资产为国有股是政府从名义盘剥老百姓迈向实质盘剥老百姓的第二步:伴随着股市的出现,国有股应运而生。何为国家股,顾名思意为国家持有的企业股份。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东西,但是国有股的来源却令人生疑,因为它来源于原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国有企业。这是问题的要害所在,因为国有股是原本该属于全民的那部分股份,其股权、股利理所当然该属于全国人民。过去这是全国人民享受国家福利的资金来源,而现在却通过股市被政府独享了。


言归正传,细细看来老朱能被人称道的就只有反腐了。但是在关键时刻,老朱却又为自己多考虑了一点。一但反到了要害级人物,老朱便会忘掉当年答记者问时那句响当当的“做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的豪言壮语,绝不可能一反到底。远的不说,就说远华案,这个涉及近1000亿人民币的案件里挖出了什么?在国内外一遍风声直指要害人物时,老朱沉默了,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能以总理身份全身而退,结果就只能落得如胡赵二人一般的下场,当然也就谈不上为自己树碑立传了。

   从国内经济看,朱主持的国家地方分税政策事实上阻碍了国有企业的发展。这个来自美国的泊来品,在朱的手中变得不伦不类。这当中,中央所属大中型企业的税金主要上交中央财政,地方企业税金主要上交地方财政。无形中为地方企业竖起了一道保护墙,而大中型国有企业则被排斥于保护之外。在北京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一位知名企业的领导就不无感慨地说:现在在地方上说话还不如一家小地方企业的厂长。就是这家企业,数年来为一家地方企业侵犯其知识产权问题多次请求地方政府出面解决,他们甚至告上法庭,那家地方企业的厂长也因此数次因此被拘留,但最终被地方政府不了了之。原因当然再简单不过,因为这家地方企业是当地的利税大户,而那家知名企业只是国家的利税大户。

   回顾朱镕基从1991年赴北京任副总理后的作为,实为中国经济今后的发展留下了不少隐患,首当其冲的当属朱上任之初的清理“三角债”。那个时候,由于仍受到“六四”的影响,中国经济正处于“疲软”的局面,生产衰退,企业间相互拖欠债务问题剧增,到处是治理整顿后的未完工程。朱上任后,立即从几大专业银行中划出清债资金注入各企业。然而,朱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那就是“三角债”因何产生,只是简单的债务拖欠,还是中途环节出现了问题。事实上,“六四”的经济衰退使大多数企业出现了亏损,不少企业是人欠我一,我欠人二或者更多,银行资金一但注入,就如进了填补亏损的黑洞,我收到了一,但是我还不出欠别人的二或者更多,于是朱只有破产掉这样的企业,可是破掉又如何呢,注入的清理三角债的资金已填入亏损黑洞。因此从表面上看,这一举措虽为朱赢得了“懂经济”的金字招碑,但其背后却为当今中国几大专业银行留下了死账,呆账之患。

   接下来的是对付经济过热引起的通货膨胀。1992年后,中国出现房地产热、开发区热、港口机场建设热、集资热,供需脱节令物价飞涨。1993年全国物价上涨13%,1994年上涨至21.7%,到1995年仍高达15%。对此,朱镕采取了逐渐刹车的所谓“宏观经济软着陆”政策。具体措施一是1995年7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全国银行会议,颁布16条,从紧缩信贷开始堵住货票进入市场的渠道。二是果断开仓放粮。1993、1994两年中央政府放出400亿斤国家储备粮。由于粮价上涨导致副食品涨价,副食品涨价一项大约影响当时物价的2/3,此举可以说是砸到了通货膨胀毒蛇的七寸上。与此同时,中央政府还在1993~1995期间,3次提高粮价,鼓励农民种粮食。到1995年粮食大丰收,市场上粮食开始供大于求,治理通货膨胀最艰难的阶段总算过去了。三是砍项目,防止重复建设、调整产业结构。当时砍项目,砍得鬼哭狼嚎。

   事实上,经济高速发展必然带来通货膨胀。而在朱的三项措施中,真正要害的只有第二条,抑制粮食价格,只要把这一关系国济民生的大事办好了,银行只需要确保贷款能有效回收,国家从确保产业质量入手加强有效监控,保持适度的通货膨胀,是有利于刺激经济发展的。对于老百姓而言,只要吃得问题不愁,就足以确保民心安定,至于其他的奢侈消费品爱涨多少涨多少,政府根本无需大意。而此后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了中国经济一放就活,一抓就死的正确性。在朱宣布成功实现治理通货膨胀“软着陆”的1996年之后,中国经济实际上却陷入不可自拔的低谷。仅1997年,中国新出现下岗工人就有1000万之多。随之而来的则是银行个人存款大幅增加,而银行拿着这笔钱却贷不出去。

   为了刺激经济复苏,朱镕基在1998年正式担任总理后的四年间,发行了5100亿元国债,投入到了交通、通信等基础建设上。从短期看,这些投入虽然带动了相关的建筑、电子、化工、钢铁等产业的发展,但国民信心依然低下,国内消费继续低迷。为此朱三次提高公务员工资,一指望其能带动市场消费,二指望能以高薪养廉。而结果并非如朱所愿,中国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贪污腐败在仍在各行其是。当然,得到实惠的国家公务员阶层通过其手中掌握的工具,处处吹捧朱镕基道是为朱博得了名声。而从长远角度看,基础建立投入的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至于指望其在将来产生效益,纯属奢谈。因为基础建立不是简单的一次性投入,其后的维护仍需要花大价钱。这也或许是中国电信最近提高国内长途电话接入费的原因之一,在扩容后大量存在的闲置资源维护成了中国电信的一大难道。在中国能消费得起宽频网,和长途电话的用户毕竟为数不多。

   综合而言,老朱实在是没有做总理的真才实学。那么当年老朱在上海何以能井井有条?这其实是另一个问题,不能用一两句话说清楚,但答案只有两个字“剥削”。即城市剥削农村;特殊城市剥削全国。如果宝钢不是投在上海,如果扬子石化不是投在南京,由此假设开始不难找出答案。所以说老朱在上海的风光也不是他自己的能为。事实上,总理不能只是经济学家,还必须是政治家、战略家。放眼中国,问题的关键在教育,在于国民综合素质低下。试问老朱在任期间又为教育做了多少呢?急于为自己树碑立传的老朱有没有想过,在他的碑上刻下的将是什么呢?

   这是题外话:就目前而言,中国经济中的外向加工型经济占有较大比例,这使得中国对外依赖性增强。而就民族产业来讲,也大多停留在仿制阶段,缺乏自我设计开发能力。以中国汽车为例,你看到的其实是美国、德国、日本汽车在中国的复制品。一个缺乏设计开发能力的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因此政府有必要在加入WTO的保护期内,以行政手段培养企业适应世界大环境的经营观念,让中国的民族产业不至于被突如其来的外国企业冲击得一无是处。

   大评了一把老朱,把老朱点得一无是处,其实是因为急功近利的老朱在追求其名声时,也还简接做了些实事。比如说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叫监理公司更确切),对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革,但可惜的是这些都还没有得到真正运转。针对国有股份制企业的特殊性,是否可将董事会、监事会和执行会明确分工。其中董事会和执行会人员不得相互兼任,监事会则最好由企业以外的国有资产监事公司出面担任。有理由相信,在中国的经济实力逐步提高,并远远超过台湾的前提下,台湾回归等一系列问题都将迎刃而解。约写了这些,只是想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让大家集思广议,为中国的发展出一点自己的薄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魏民生: 平心而论江泽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