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背叛《共产党宣言》的共产党

【博讯8月17日消息】    刘建明

   《共产党宣言》的社会主义原则永存,但苏联却是用封建社会主义冒充科学社会主义……

   1998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国内外学术界、政论界发表了一些纪念文章,使19世纪问世的这篇雄文再度光辉闪烁。一个有趣的事实是,1996年伊始,伦敦一些书店传出爆炸性新闻:《共产党宣言》销售量每年突破1万册,列入畅销书行列。 (博讯boxun.com)

   然而,国际社会也有人根据《共产党宣言》在前苏联的具体“实践情况”,对“宣言精神”提出质疑。笔者认为,《共产党宣言》的社会主义原则永存,而生存了70多年的苏联根本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充其量而言,戈尔巴乔夫的无能导致了苏联庞大帝国的解体,葬送了具有共产党名称的一个腐败政党对一个大国的统治而已。


敛财

   《共产党宣言》勾画出社会主义(通称共产主义)大厦的基础,即“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消灭“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最完备的表现”。马克思后来强调,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的国家,它的掌权人应废除旧官吏的一切特权。

   而从20年代末起,苏联新生政权的巩固、工业和农业领域公有制的建立,并不意味着资本(生产资料)的公共占有,恰恰相反,它们只是改变了占有者的姓氏,由十月革命前的资本家、地主手里转到党的官僚主义者手里。国营企业和农庄在高级干部、厂长、经理、主席和党委书记的支配下,劳动阶级创造的社会财富成为掌权人随意享有的剩余价值。他们的薪金高出工人10倍至20倍左右,享有的汽车、住房、国内旅游、食品配给和其他津贴也十分优厚。

   不仅厂长、经理,就连中央级高官、部长和各州、市级干部都利用职权敛取财物,把国有财产的部分份额通过暗渡陈仓的渠道装进腰包。斯大林的个人生活堪称俭朴,但他凭借至高无上的权力不拒绝各部门送来的钞票。当他的妻子阿利卢耶娃自杀后,他对她的哥哥拉开一个装满卢布的抽屉说:“她还缺少什么呢?她要什么就买什么!”斯大林接受了许多社会兼职,每个兼职部门每月都送来一袋钱,他“连封条都懒得拆”,轻而易举地积蓄起大量现钞。

   1930年初《布尔什维克》杂志发表了署名拉柯斯基的一篇评论,揭穿了苏联农村公有制的实质:“事情的真相,就是集体化农民将不再是为自己劳动。而唯一能够生根、开花、结果的东西,都是新生的集体农庄的官僚主义。”苏共十九大在《总结报告》中不得不承认这种危险:“有些企业领导人,对政府隐瞒他们所掌握的物资,竟然企图把这些企业变为他们的世袭领地,他们订立自己的法律和规章,随心所欲地、胡作非为地做任何事情。”

   当公有制和权力专断结合在一起,新型的官僚阶级的私有制即虚伪的公有制,剥夺了劳动者的产权,到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时代,这种现象日趋严重。许多各级领导干部的子女纷纷借老子的权力进入领导阶层或“能够发财”的部门,成为一代新贵。勃列日涅夫的女婿丘尔巴诺夫是他们的一个代表。这个平庸之辈和勃氏的女儿结了婚便官运亨通,很快当上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在短短几年内受贿达600万法郎。

   官僚特权阶级在得势的几十年或几年间,把公有财物变成家产,各级官员、企业负责人暗中合作,成为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列宁格勒一个军用工厂的领导人,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工厂“所有关键性职位”上,“把国营企业变成了私人企业”。3年内,仅出售自来水笔一项就贪污了120万旧卢布。在这些人中,还有“一生都在盗窃”的“20年代”的“投机商人”。苏共各级干部张开胃口掠夺公共财产,同时又高喊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反对自私自利,弘扬共产主义道德,对此《共产党宣言》充满科学预见,早就给予回答:“为了激起同情,贵族们不得不装模作样,似乎他们已经不关心自身的利益,只是为了被剥削的工人阶级的利益才去写对资产阶级的控诉书。”


专制

   “在政治实践中,他们参与对工人阶级采取的一切暴力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违背自己的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辞,屈尊拾取金苹果,不顾信义、仁爱和名誉去做羊毛、甜菜和烧酒的买卖。”《共产党宣言》使用的这些辛辣语言,完全适用于苏联高层特权阶层的一言一行。

   在斯大林时代,党内的残酷斗争加剧了派别分裂和权力之争,先后出现了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布哈林、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等6个反党集团,大体经历了“七八年来一次”的党内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在个人专制的政治体制下,民主荡然无存,从事政治成为最危险的行当,为共产主义奋斗的箴言变成争权夺利的杀机。

   大清洗是从斯大林一件小小的礼仪失崇开始的。1934年1月召开党的十七次代表大会,按规定对总书记斯大林的鼓掌可达10分钟,对其他政治局委员鼓掌不能超过2分钟,可是政治局委员兼列宁格勒州书记基洛夫出现时,鼓掌长达10分钟之久。选举总书记时基洛夫得的票数超过了斯大林,由于基洛夫不愿意担任此职,斯大林才得以连任。大祸随之临头,基洛夫在散步时莫名其妙被人枪杀了,此后,参与该案侦察工作和见证的人不是死于车祸就是永久失踪。由此开始,和斯大林意见不一致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也被指控为犯有谋杀罪和叛国罪而被害。接着,内务部的部长们和主要局长被杀,参加十七次代表大会的1966人中被捕、被杀的有1108人,大会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有近80人被捕、被杀。

   各州、市都进行类似的清洗,把一切敢于揭露特权和官僚主义、提出不同意见的人视为政敌加以逮捕或消灭肉体。在斯大林时代有2000多万人遭到杀戮,这个骇人听闻的数字已占当时苏联人口近1/9。

   封建社会主义对民主的剥夺,到勃列日涅夫时代不仅继续恶化,而且加重对苏联下层群众的弹压,更富掠夺性的领导干部统治集团和广大人民形成尖锐的阶级冲突。苏联特权阶级在“加强法制和秩序”的名义下,不断炮制一系列“法令”、“条例”和“决议”,把人民的反抗行动诬蔑为“聚众骚乱”、“破坏劳动机构工作”、“盗窃”等等。据报道,当时全苏有“劳改营”1000多个,关押“犯人”100多万,约占全苏人口的0.5%。这个比率,甚至比西方国家都要高。除此之外,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集团还特设一种“精神病院”来摧残反抗黑暗统治的人,“精神病院”内布置许多打手,对被关押的人任意拷打,并强制注射烈性药物和毒品。

   随着苏联档案的解密,80年代开始公布的大量扼杀公民民主和自由的事件,暴露了苏联社会丧失了《共产党宣言》宗旨中值得无产阶级称赞的任何东西。苏联特权阶级在反对少数旧的剥削阶级的反抗中,却把表达不同意见的人当作阶级敌人对待,在消灭旧的生产关系的同时,不断制造一个新的“资产阶级”。而实际上一个新的剥削阶级确实出现了,这正是苏联权力统治集团。无产阶级及人民的自由被剥夺,一切人的发展条件也就被毁掉了。那些误读《共产党宣言》的人,不断宣扬阶级斗争扩大化,视人民的自由为洪水猛兽,不能不把无产阶级自身的真正先进分子作为阶级斗争的对象。


主仆

   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剥夺者的自由也丧失了。斯大林便惊恐政敌和“心怀叵测”的人暗算,每天生活在军警的严密保护之下。据披露,克里姆林宫一度成为一座隔离人世的军事堡垒,用现代军事技术装备起来的整整两个师内卫部队把它层层包围起来,领袖和人民的血肉联系仅仅是新闻报道中冠冕堂皇的套话。在许多场合,斯大林不敢露面,而是由形似逼真的替身装模作样地欺骗那些“热忱的”欢呼者。斯大林的女儿斯维特兰娜证实,凡是送给斯大林的食物,都放在特制的纸袋里,附一张由毒物学家签了字的、盖有国徽图章以证明无毒的文件。这和封建皇帝的饮食起居没有什么两样。赫鲁晓夫当政,克里姆林宫警卫部队大大精简,但仍有几千人之多。

   苏联特权阶级的专政最终可归结为一个人的专政,因此而造就出从上到下一支无能、低效、奴性和霸性混为一体的干部队伍。个人任命制扫荡了层层筛选人才的机制,只需要绝对听话这种品格就可委以重任。1929年赫鲁晓夫只是莫斯科工学院基层党的工作者,此时斯大林的妻子阿利卢耶娃恰好也在这所学院学习,赫氏主动接触、关心阿利卢耶娃,百般获得她的好感。终有一天斯大林的妻子把赫领到家里认识了斯大林。从此,赫以高喊拥护斯大林、不断向斯大林打小报告渐渐博得斯大林的信任,最后成为斯大林的主要心腹之一。

   勃列日涅夫被赫鲁晓夫提拔上来,也只因为他对上级忠顺,是“一位一声不响,忠诚老实的助手”。勃列日涅夫的翻译霍德列夫在回忆录中说:勃氏“是一个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知识贫乏的人,对任何事情都不求甚解,往往用诸如‘我们将研究研究’、‘我们考虑考虑’这类话搪塞对方提出的问题。只要手头没有讲稿,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1979年勃列日涅夫和卡特私下会晤,他照本宣科念着为他准备的稿子,当念到划去的段落时,竟转过头去问翻译:“我还要往下念吗?”美国总统卡特和翻译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已悟出正是一位白痴统治着一个大国。

   愚拙的勃列日涅夫竟能控制苏联18年之久,依靠什么神奇的力量?除了警察特务统治之外,就是选拔一批和他一样的唯命是从、愚拙的干部。勃列日涅夫的贴身警卫梅德韦杰夫在回忆录中提供了一段滑稽的插曲:“政治局委员们要同总书记保持一致,衣服最好也能同首长穿得一模一样。11月7日,上午9点50分,勃列日涅夫登上列宁墓检阅台的休息室,这时其他政治局委员及党政军领导已经到齐。大家依次向总书记问好。勃列日涅夫环视一下大家后说:‘噢!你们都戴礼帽,就我一个人戴皮帽!’大家马上说:‘列昂尼德?伊里奇,我们这就换上皮帽。’于是,我看到就像神话电影里发生的一样,转瞬间,所有政治局委员的头上都换上皮帽……”

   到苏联后期,全国各级党政干部大都像由勃列日涅夫模子克隆出来的一样,唯命是从、唯利是图、上尊下卑、阿谀奉承、趋炎附势、落井下石,没有任何魄力和创新能力,泱泱大国之风实际上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应验

   苏联共产党背叛了《共产党宣言》,丧失了人民的信任,不能不沦为这样一种可悲境地:无论由谁来支撑这个党,广大党员和人民都漠不关心其命运,人民彻底失望了。这恰好为戈尔巴乔夫这类幼稚的改革派上台创造了气候。在民主遭到扼杀的苏联,打着任何民主、人道旗号的改革都会受到拥护,尽管他们驾驭的航船可能驶向死亡之海。此时,叶利钦拉出了事态爆炸的引信,打出反对特权、反对苏共剥夺人权这张牌,得到广泛的响应。随之,叶氏当选俄罗斯总统,宣布退党,并宣布惩办贪污腐化的俄共干部及其子女,苏共特权阶级由此在70多年中第一次敲响了丧钟,整个苏联亦被推向瓦解的悬崖。

   不久,庞大的苏共和苏联帝国也在地球上消失。这一幕正如《共产党宣言》描绘的那样:“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接着,世界各国政界、新闻界、学术界对苏联、苏共的解体作出评论。有人说,苏联被西方和平演变了。其实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苏共自己在60多年前就开始变了。有人说,苏联是被戈尔巴乔夫葬送了,这话并不错,但不全面,在此之前,苏联已被斯大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一步步推向死亡的边缘。有人说:苏联垮台是由于经济上没有搞上去,这个结论未必准确,苏联人民的生活虽然不是世界居收入前茅的国家,但国力名列世界第二,人均收入也属中等国家,而根本原因是苏联官僚特权阶级盘剥、压榨人民,形成了新的阶级对立,失去了人民的拥护。

   人们误读苏联,是因为把共产党的名称和真正的共产党及社会主义等同起来。人们误读《共产党宣言》,是因为只了解它论证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和消灭私有制的内容,而没有理解共产主义制度(包括社会主义)实行民主和自由的重要原则,忽视了封建社会主义可能冒充科学社会主义。人们误读《共产党宣言》,还因为有人对消灭私有制作出狭隘的解释,忘记了宣言中“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的精辟论断。

   苏共、苏联的解体应验了《共产党宣言》颠扑不破的真理,从相反方向宣告科学社会主义必胜。这就是: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不消灭特权就不会有公有制,社会主义的冒牌货迟早要遭到历史的惩罚。今天独联体国家的经济仍没有根本好转,两极分化严重,许多人领不到工资,都是这种惩罚的严酷延续! 昨日农夫 于 [博讯论坛]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