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七 )幸亏中国医生没当“跟屁虫”才救了刘海若的命

【博讯8月12日消息】    

   大陆正式报导,数月前在英国一起火车出轨意外中受伤昏迷的香港凤凰电视女主播刘海若,被接回中国以中西结合的方法治疗,现在竟然已经能够开始恢复部分意识、语言和动作的功能。而她在英国时,是被那里的医生确定为“脑死”,按今天的的“死亡概念”等于判了“死刑”,要是留在那里继续 “治疗”下去的话,说不定她的某些器官,今天已经成为其他人身体上的有机组成部分了(这是被宣布“脑死”後,家属往往为了替无法挽回生命的亲人,表达对世人的爱心而同意捐献那些健康有用的器官,移植到其他极需的人身上的崇高行为的结果)!(原报导见8月9日纽约“世界日报”A1版)

   这是中国医学界为宏扬中华传统医学所作的一次卓有成效的努力,和取得的意义重大的胜利,可喜可贺!

   其实,如果说那个哲学命题“存在即合理(合乎科学 道)”是正确的话(笔者以为是“有条件”的正确的),那麽存在了已经有几千年的“中医学和中草药”,就一定有它的有效性和科学道理。可 惜中国的读书人,,总是把自己的不争气,文过饰非地推到“文化落後”的头上,平白无辜地让那个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 背了一口大“黑锅”,连孙中山都不例外要提倡“独尊西医”(倒是毛泽东看出点门道,提出走“中西结合”道路的医疗方针)。这种妄自菲薄的流毒至今未消,而且反而变本加厉地以为“话”都是说外国的好(这个关键问题笔者先“留一手”,以後再评)!

   幸好还有几个不愿意当“跟屁虫”的医生,既救了刘海若,也先替中华文化出了一口鸟气!祝愿他们能够再接再厉地在成功基础上进一步钻研努力,争取将“中医、中药学”提高到科学的层次上来!

   请看97年在纽约明报上发表的老文:

   中华文化应如何发扬( 本文发表于97年11月16日纽约明报“论坛”)

   从前辈师友处借阅一些讨论中国文化的书籍,看到几篇关於如何解释“克己复礼”这句话的争论文章,各方都是教授级的水平,凭着渊博的学识,为自己的论点提出了“充分”的历史文字根据。给人的感觉是如果只看其中任何一篇,都会毫不犹豫地同意其观点,但看过所有文章后,又觉得除非让原来说这句话的人、或说出话来“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的人表一下态之外就不知孰对、孰错了?笔者以为这正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可悲”之处,大家都把他当成了国粹、文物、国宝来赞叹、欣赏、研究并为之感到骄傲,却忘了其真正价值在于实践和应用!结果是古代一个学者,穷其一生写成一本(或几本)书,后来的学者,就读这本书,经过考证、研究、注释、质疑后,再穷其一生写出几本书。如此周而复始,读的人多,写的更多,问题也就更多。以致到了今天,为了古人的一句话,就可以有打不尽的“笔墨官司”。可惜问题却是越说越复杂,让人越看越糊涂,更无从拿来致用了。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有着举世瞩目的精神文化,却连自己前进的道路都找不出来、还得掉过头来到“洋人”那里取经的一个原因吧。对中华民族来说,好象只是将自己民族的精神遗产,当做埋藏在祖宗祠堂下面的金矿,一面出去讨饭喝凉水受西北风,而以自己家拥有“金矿”来取得心里平衡和满足在别人面前的虚荣,却不愿意推倒那座摇摇欲坠的破屋、花力气把金子挖出来,让自己也“趾高气扬”、痛痛快快、实实在在地在别人面前“萧洒走一回”。

   这本来是完全办得到的事,比如:一本“孙子兵法”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军事学院的必读课本;日本人可以从中国小说“三国演义”中启发出成功的经商之道来;中国的针灸和中草药的疗效逐渐被世界承认和重视...。其实,这些都还只是在较低级的应用层次上取得的效果,因为外国人受文字和文化背景的影响,不容易进行更高级、 更深入的研究。 但是,有谁能否认:一个曾经孕育出如此优秀而广泛的成果的传统文化, 也一定是一个可以从根本上提供有效的方法, 来解决当今世界所出现的各种“疑难杂症”的 “泉源”呢? 而这个光荣而艰巨的 “任务”,不正应该是中国人“当仁不让”的责任,难道还要像古代的 “四大发明”一样,等外国人拿去发展应用后,反过来以取得的成果欺侮自己时,再来为之感到“自豪”吗?

   当今世界普遍存在物质文明发展的同时,社会精神文明崩溃。我们在享受现实,却又担心未来,严重影响社会安定和正常发展。 这已引起各国领袖的重视, 纷纷提出应对的策略,从加强传统道德观念、宣传宗教、恢复家庭价直到“学雷锋”和“五讲四美”“心灵改革”...,真是众说纷云、各出“奇招”。其实这些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片面或治标之道,真正的原因是我们在考虑高级精神层次的问题时,忽略甚至忘记了人类社会中,制定一切“游戏规则”时必须遵守的一条最基本的原则-权利和义务的相辅相成性。现在全世界都在关心和提倡包括个人自由在内的“人权”,却没有人去确定享受这个权利时所必须遵守的义务,居然当成了是上帝送来的 “免费礼物” !正是这种有意或无意的误解,成为社会问题产生之根源。而只从西方 “实用主义”的层次出发,也是绝对找不出真正的解决之道来的。

   要是我们将“克己复礼”就解释成:“自觉约束自己的一切行为,使之符合或不超越社会法制和道德的规范”。这难道不正是和人权相对应的、最恰当的“义务”吗?如果我们按照“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常识,在坚持“人权”的同时,也强调对应的“克己复礼”,要求每一个人都在遵守这样“义务”的前提下去充分享受“权利”。那时,法律才有可能理直气壮地对待躲在“人权”后面的“罪行”,所有的人都将重新获得那些实际上已被恐惧“剥夺”了的各种最基本的自由。也许不难发现,现阶段的很多社会问题,是并不需要 “绞尽脑汁” 就可以解决的。那么,这种解释即使并不符合孔子的原意(其实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原意,否则就没有上述的“文字官司”可打了),是否却能更好地达到“以中华文化造福人类(那怕先造福中国人自己也好)”的宗旨?或者说,如果能将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引向如何实践应用的方面,是否才能真正达到宏扬“中华文明”的目的呢?

   注:欲流览《老文评新闻》的全部文字,请去网页《新的里程碑》 http://home.computer.net/~pyd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六) 美国为什麽要相信“谎言”?
  • 潘一丁: 判断正确主意馊—从何新现象看社会理论之错误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三)台湾问题的本质
  • 潘一丁:“点击率”的迷思
  • 潘一丁: 我们真的在与时俱“进”吗?
  • 潘一丁:“有神论”和“无神论”都不是科学
  • 潘一丁:社会理论必须创新才能解决世界的危机
  • 潘一丁: 人类世界的危机根源
  • 潘一丁: 再谈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用“代数”知识看当前网络时政论坛
  • 潘一丁: 网络是毫不虚拟的“精神国际”
  • 潘一丁: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 潘一丁: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 潘一丁: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之四-- 如何彻底根治“恐怖活动”?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三)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