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魏众生:大家看,大参考这个按语是否在帮助中共挑拨中美关系?

【博讯8月08日消息】    继李文和案以后,尹清强案正在被中共利用来挑拨破坏中国人民对美国的友谊。

   大参考8月5日刊登了一位笔名《宜安》的作者送交的一篇短文,介绍康奈尔大学尹清强这个案子的内情。

   按说,这种文章加不加按语都无关紧要。如果要加按语的话,要强调防止此案件被有心人用来挑拨破坏中美关系。这里也不妨把中共做为反面教员,引述最新的一条消息提醒大家与中共的挑拨行为划清界线。比如,大参考的按语本来可以这样写:

     “按:中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煽情小报《环球时报》今天发表文章《康奈尔大学中国博士后殷庆强一家被扣纽约前前后后》,一开头就误导整个事件的国际政治背景,宣扬此案件的产生与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政治气候有关。而《宜安》的来稿可以驳斥这种恶意误导。”

   但是大参考的按语却相反,把中共小报的内容不加其烦地概述重复一番,把读者对《宜安》一文的理解引导到中共的误导方向上,借这一事件挑起读者对美国的不满。

   请看大参考的按语。

     “按:中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煽情小报《环球时报》今天发表文章《康奈尔大学中国博士后殷庆强一家被扣纽约前前后后》,一开头就误导整个事件的国际政治背景:

     近半年来,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包括机场在内的美国各机构对华人的“监管”也越来越严。7月28日下午,纽约州锡拉丘兹城汉考克机场里,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 以及便衣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注视着来往的“可疑人物”。一对带着孩子的中国夫妇进入了他们的视线,这一家三口的麻烦也就随之而来。(智叟)”

   这个按语的目的就是引导人们相信,尹清强事件是由于“近半年来,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包括机场在内的美国各机构对华人的‘监管’也越来越严。”而事实是,根本没有什么“对华人的“监管”也越来越严”,殷清强事件更与此无关,相反却可能是华人教授的负责表现。

   中共总是不忘利用任何事件挑动中国人民当中的民族主义情绪,破坏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警惕的。在阅读大参考时应该注意这一点。

   对于尹清强的问题,我看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他面临着多年的牢狱之灾和巨额罚款,实在令人同情,最好能够帮他脱身;另方面,他不顾其指导教授雷新根的预先严肃而郑重其事的书面警告,把实验室那么多东西打包带走,也实在胆大得离谱了。我想是,这位华人指导教授通过学校与机场打了招呼,他对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而不应被指责为“恶心”。

   至于是否有可能尹清强受了国内哪个单位的委托,这种可能也不能排除。听我的一位朋友讲,多年前他出国做访问学者前,省国安厅的意思是要他设法从国外单位里偷点东西回来。如果真有国内哪个单位委托尹清强偷带些东西回来,现在他们应当出面帮助他请律师,不能见死不救。

   下面把大参考的整个有关版面转录如下,供大家研究。

   我朋友讲过康奈尔大学尹清强这个案子送交者: 宜安 于 Mon Aug 5 23:12:38 2002:

     按:中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煽情小报《环球时报》今天发表文章《康奈尔大学中国博士后殷庆强一家被扣纽约前前后后》,一开头就误导整个事件的国际政治背景:  近半年来,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包括机场在内的美国各机构对华人的“监管”也越来越严。7月28日下午,纽约州锡拉丘兹城汉考克机场里,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 以及便衣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注视着来往的“可疑人物”。一对带着孩子的中国夫妇进入了他们的视线,这一家三口的麻烦也就随之而来。(智叟)

     一个很熟的人,在syracuse法院打工,这个学者的的案子在那里审。说这个中国学者看起来木头木脑的,不怎么聪明。他的在康奈尔的中国老板非常刻薄,又给FBI写了一封对他很不利的信。他自己当年从澳大利亚来美国,就带过来很多生物样品,那时康奈尔大学曾写了一封信,列出了他可以带入境的东西的名单,但现在那封信可能找不到了,完全要看他的老板是否诚实或能不能找到那封信的底。当然我猜他带走的东西除了当年他带来的,也许真的夹带了什么别的,否则他不会把东西藏在小孩的背包里。 他工作的整个实验室的人都不帮他,估计他的人缘也很成问题,实验室说他在那里没有任何contribution.

     现在的问题是他对美国整个法律系统也不熟悉,没有任何人愿意帮他,而法庭总是吓唬他说请律师很贵,所以给他指定了律师。但法庭指定的那个律师据说向来是站在政府一边的,即使是你有可能打赢官司他都要说服你向政府妥协。但此学者本人没有任何外界联系,而且人很不机灵,他太太也被捕了,他自己也不认识任何律师。所以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中国人社团的作用了,要是能有华人律师愿意帮他打官司,或者华人社团愿意替他找律师就好了。

     中国人在海外还是不够团结,他的中国老板那么恶心,也没有社团出面愿意来帮他一把。

     这个学者脑子不太清楚,听说他在法庭上闹了个笑话。法官对他说:联邦政府已经给你指定了大卫先生做你的律师。他问:我能不能自己花钱请律师?法官说:那我要先看你的银行帐户,看你有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他来一句,那我能不能花钱请这位大卫先生做我的律师。全场的人都笑了。法官说:联邦法律规定联邦法庭雇佣的律师不能再被私人雇佣,但我相信大卫律师很愿意收你的钱。当然,也可能他不愿意得罪这位大卫in case他请不起律师所以故意装糊涂。

   附一:尹清强一案的两个关键证据

     尹清强一案将在本周三开庭,从记者获得的两个“证据”来看,似乎对尹清强极为不利。证据一为校方在电脑中发现的尹清强写给中国某大学的求职信,证据二为其指导教授雷新根(X. G. Lei)发出的警告备忘录。

     一,校方在电脑中发现的尹清强写给中国某大学的求职信:

     亲爱的女士/先生:

     韩友文教授(按:据网友介绍韩为东北农业大学动物营养学教授)介绍我与您联系,我叫尹清强,目前正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动物学系从事博士后研究。若是能在您的系找到工作,我打算在今年5月左右回国。

     自1986年起,我一直在从事动物营养学、分子生物学和微生物学等研究,曾在中国、以色列、澳大利亚和美国工作过,我已持有几种用于商业生产的酵母菌和真菌。

   (1). Transformed yeast with phytase gene: for commercial phytase production

   (2). Transformed Lactobacillus with amylase gene: for probiotic and enzyme use

   (3). Transformed E. coli with amylase gene: for commercial amylase production

   (4). 3 strains of fungi: for cellulase and multi-enzyme use

     我希望这些产品能有利于我们国家,如果能到贵系工作,我相信我能做出更多的贡献。

     若是需要更多信息,请随时同我联系。

   祝好。康奈尔大学动物学系尹清强(Ph.D.)

     二,康大动物学系雷新根教授(X. G. Lei)7月5日给尹清强的备忘录:

     在你的工作将在2002年7月15日到期前,我写此信正式通知你如下事宜:

     1.如果没有你的正式申请和我的书面允许,你不能从试验室带走任何研究材料,其中包括DNA Constructs、plasmas、hosts、proteins、primers、expression vectors等。

     2.鉴于你对本试验室没有做出任何贡献这一事实,不允许提出任何有关我们研究发现或成就的研究信誉,无论是口头还是书面形式。若违反将被正式指控为欺骗和剽窃。

     3.鉴于你是由康奈尔大学全额资助,你所参与的任何研究成果都归康大所有,如果没有我的预先许可,也不得以任何形式发表。若违反也会被指控为研究行为不当。

     4.我们的研究意见、计划、尚未出版的研究发现以及方法等,全部被理解为康大智力财产,你不能泄露或复制;也不能带走任何你没有直接参与项目的研究草案。若违反也会遭到上述相同的指控。

     此外,我还想向你再解释清楚,我们的植酸酶(phytase)研究已经获得康奈尔生物工程计划和其它工业伙伴的资助,所有的研究发现和材料已在许多国家享受国际专利权的保护,也包括中国。任何为了商业目的而试图窃走这些技术,或为了找到工作和就业机会而使用假的申请,也将导致严肃的法律结果。鉴于上述,没有我的正式书面同意,你不能带走任何研究材料。

     我们的植酸酶研究也同样是同美国农业部进行合作的,我们的selenium硒研究是由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提供资金。因此,所有这些项目已受到美国政府的保护,任何违反行为将遭联邦指控。

   (雷新根签字)

   附二:若被控罪最高可判5年监禁

     8月5日晚,记者采访了尹清强在纽约州的代理律师大卫 塞克勒。据他提供的消息,因携带不明生化物品而被联邦调查局(FBI)逮捕的前康奈尔大学中国学者尹清强的妻子郑秋红已于7月31日(美国当地时间)被释放,尹清强本人还被关押在奥农多加县中心监狱。

     据北京青年报7日报导,塞克勒律师说,由于FBI在7月30日已经确认尹清强一家人所携带的可疑物质,即康奈尔大学用于生物实验的肌醇六磷酸,不是具有威胁性的物质,所以由于让女儿在背包里携带该物质而起诉郑秋红的“危害儿童福利”罪名不成立,加之当地人权组织和儿童福利机构十分关注这个4岁女孩的心理健康,郑秋红于7月31日,也就是关押的第三天交纳了5000美元保释金后被释放,当天就与女儿尹玉怡重新团聚在一起,母女俩被安排在了一个临时住处。

     原定于8月2日举行的听证会没有如期召开,塞克勒律师说并不是因为尹本人放弃,而是由于司法程序的问题。举行听证会有两个目的,一是要看被告本人是否“有威胁到联邦安全的行为,是否要判他监禁”;二是要确定案件可能的结果。

     目前就FBI所取得的结果看,尹的行为不会对美国国家本身构成大的威胁,所以这次听证会的日期就被推迟了,但具体时间尚未确定。

     塞克勒律师表示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尹所携带的物质的归属问题,如果被证明这些肌醇六磷酸是“联邦的财产”,那么他就会被控“诈欺政府及偷运他人财产到海外”两项罪名,每项罪名最高可判5年监禁及罚款25万美元。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