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 网络是毫不虚拟的“精神国际”

【博讯7月03日消息】

看到网上有人为文说『网络是虚拟的世界』,从而引出一系列贬低网络作用的观点,还对网络论坛给出部分绝对误导的定义。相信这些观点一定迎合部分现实政治的需要,所以还被转贴到大陆的官方 “强国论坛深水区”。只是这些观点恰恰和笔者在同样问题上的观点对立,可以认为是一种“挑战”,而笔者是反对“文字官司”、却主张“精神战争”的,所以即使对方否认针对笔者也没有关系,就算笔者主动对那些影响极为有害的说法的挑战好了。

首先,把网络说成是什麽“虚拟的世界”是不准确和不妥的,起码有对网络价值具消极自卑的倾向。既然今天我们已经把知识都当成“商品”有了“产权”,经营网络的公司和其它企业一样可以上市股票买卖,哪有什麽“虚拟”可说?

当一个人的精神思维活动,只存在于自己的头脑中时,这时可以认为这些活动是处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要是自己忘记掉或人死,就什麽都没有留下,对客观而言,跟原来就没有发生一样。但是,一旦将精神思维的活动,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或进行实验或制造成具体的物质时,只要留下让第二个人知道的可能以後,就已经完全脱离“虚拟世界”了。这应该是常识,我们在办公室或马路上看到帅哥、美女时,心理怎麽“想入非非”都没有关系(包括可以去厕所或回到家里去边想边手淫),但绝对不可以向对方付诸行动,连给他(她)写纸条或直接把心理想的向对方说出来,都可能吃上 “性骚扰官司”,就是这个道理。从上面的事实和网络比较,就知道把网络看成“虚拟世界”,是多麽错误了,何况现在网络法规和官司的存在,以及可以从上面学会制造炸弹或进行包括恐怖活动在内的种种犯罪,已经非常明确地说明它毫无“虚拟”可言了。

那网络到底是什麽呢?可以把网络说成是“精神国际”,它和“虚拟”是完全不同的,“精神”是一种特殊创造性力量,哲学上就有“精神变物质”的命题。网络就具备这样的条件,通过它可以实现现实社会的许多具体功能,如学校、图书馆、商店、行政、俱乐部、甚至“听证会”等,当然也可以充当教唆犯、犯罪集团甚至恐怖组织的工具和犯罪同谋。只有从这样的事实出发,才能对网络有全面正确的认识,从而找到有效的管理原则,既能充分发挥正面作用,又抑制其负面的影响。才不至于象当前这样受到错误认识的误导影响,“投鼠忌器”地不敢果断管理,才会产生“有理的声音小,没理的声音大”的荒唐局面,连美国都要借“九一一事件”为理由,才能来加强网络监督。而大陆要不是北京网吧一次死了二十多个人,恐怕还下不了决心对网吧全面整顿,但是又因噎废食地封杀许多正面利用网络的机会。总而言之,是对网络错误的认识,助长了负面的作用,而这种负面作用的增加,又促使政府急于采取未必正确的方法来处理而产生反弹,整个一恶性循环。而这样的“恶性循环”的责任是不能全部推到政府头上去的,就象我们可以在英国著名的“海德广场”自由发表任何演说,难道我们可以因为在那个广场上集体“随地大小便”,因此遭到驱散或被捕或罚款而指责警察“侵犯自由” 吗?

可以认为,人的智慧和能力来自于知识,知识则来自于教育和实践。但是并不是什麽样教育和任何内容的实践,都可以训练培养出同样素质的人来的。这样的道理是再明白不过,连动物园的管理员都知道,用色情片来教在非自然环境中出生的猩猩或熊猫学“性知识”。但是却不能指望看三级片会造就出优秀的神职人员的。

中国早有『文以载道』『寓教于乐』之说,被一些人批评为教条、说教,如此地拿无知当有理,令人哭笑不得。其实这两句话跟『日出于东而落于西』的性质完全一样,都是属于一种对客观事实的总结描述,根本不存在说教。“道”可以理解成道德、人生观,“教”是可以包括“教育和教唆”的统称。 “文(字)”是语言的形象化,语言则是精神思维活动的表达。从这样的一些概念出发,可以知道,事实上除了“人手刀口羊”“上大人孔乙己”之类的识字启蒙、或弱智低能患者写出来的东西外,就没有不“载道”的文字,不是载“正道”,就是载“歪、斜道”。不要说金庸的武侠小说自己都说 “载了道”,就是痞子、美女作家,难道不也是载了鼓吹无赖、赞美情欲之“道”吗?而“寓教于乐” 更是如此,我们只知道把眼睛盯住反对那些拙劣、教条、填鸭式的说教,拒绝接受它的“正面教育”,却完全忽略了那种迎合对社会有害的天性的“负面教唆”。可以认为没有一篇有“乐”的文字或艺术背後,找不到“教育”或“教唆”的目的。不信者自己可以去试试,或拿来反驳笔者。而这些客观事实的总结描述,之所以不能象『日出于东而落于西』那样,进一步去启发人类纠正“天圆地方”的错误并发展天文学。完全是因为被过去一些不求甚解的卫道者,出于维护自己伪道学的私心(或关心社会的目的),生搬硬套、教条地胡乱解释,所产生的“物极必反”的结果。那个社会当前产生的许多问题,难道不正是因为反对“文以载(正)道”而让“歪斜之道”乘虚而入”;反对“寓教于乐”而让“教唆”得以“售其奸”的缘故吗?由此得出结论,今天的社会问题,完全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认识自己,以及没有正确理解自己的文化的关系。

那麽如何解决问题呢?

靠那些“社会学者”组成的学界吗?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现在的错误观点的“始作俑者”,或者是在那样的理论体系和“严格规范”下熏陶出来的,正因为他们的错误,才使得人类一面宣布进入有人权的“文明社会”,一面还要靠千百年沿袭下来的、模仿动物世界的、以消灭对方肉体的战争,来作为解决问题的最後手段。既然历史上他们就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问题,难道说我们还能指望“九一一”以後的他们,能用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理论,提出什麽有效建言吗?如果说那些非科班出身者,可能(也仅仅是“可能”而已)在具体文字处理上不够专业、规范。那麽,帮助将“该文”说的一些“独到之见”进行一点“专业规范”,这难道不正是自己出不了成果的那些“科班学者” 的用武之地吗?总不能说他们的作用,就是充当阻挡他们眼中的“唐吉科德”的“城门或风车”吧?其实客观地来看,很多人头脑中的思维模式,跟正确的科学立场、观点、方法相比,才真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否则怎麽会拿“陈芝麻烂谷子”理论当标准,去衡量新出现的“独到之见”呢?

说到网络影响不如平面媒体,这起码暂时是事实。但是除了要探讨其造成原因中的因果关系外,更应该进一步注意到两个问题。

首先,一般而言,具体一个媒体的阅读人数,主要对其经济效果成直接的比例关系,并不能准确说明对某些问题的影响,笔者曾经和纽约某中文报编辑交谈,他就表示象笔者这样的文字,在当前社会中有兴趣和时间来读的是不多的。而还有一份销路很大的报纸,连业内人士也承认跟它们有“色情版面” 有一定关系,难道可以以为将有些严肃问题的探讨,只要放到女人裙子下面,就会产生影响了吗?有人不懂物理学中的“杠杆原理”,不知道“严肃文字”是写给有心人看的,而“有心人”是无法去大量“批发”的。既然现在社会理论学界还受到政治和某种学术势力的双重限制,在没有权、钱、色的前提条件下,难道还有比网络更好的传播方式吗?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今天所谓的公开平面媒体,无论在什麽国家和社会,由于经济原因,都是在为利益集团服务,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而明显的事实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利益集团的利益,是不和整个社会整体利益起码有部分冲突的。而今天社会产生的一些问题,恰恰是因为我们过分依赖平面媒体去“承载社会功能”,给他们造成影响或制造“民意”的机会来为自己和自己的利益集团谋利。而网络将来走向不敢说,至少现在还提供了一点真正“言论自由”的可能。否则象笔者这样“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文字,早就被平面媒体彻底窒息了。

特别要强调指出的,是“该文”中对有关政府的宣传叙述,更是对真正民主制度的策反和泼凉水!是极为有害的错误观点。

毫无疑问,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具备“该文”中所列的人财物、系统、信息之类的绝对优势。但是这些客观优势,即可以被用来造福社会,也同样可以被用来谋取集团或个人私利,除非“不食人间烟火”,否则应该是不会看不到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世界当前的现实的。不断利用有效的民主监督手段,正是为了保证一个政府能够保持始终“避恶趋善”的必要措施。而网络提供的条件,起码从理论上是比平面媒体更直接更全面的手段。尽管现在还不能很好达到目的(如果按“该文”的定位,将永远达不到目的)但是我们对一个理论上有前途的新生事物必然可能存在的缺点或问题,只能设法检讨改进,而不应该以它现有的不足而加以彻底否定,更需要警惕有些人为了个人或集团私利,所进行的有意误导!

而将网络论坛定位在什麽“自我发泄”,跟要主张在公共场所可以“随地吐痰和大小便”完全一样,是绝对错误的岂有此理。

所谓“自我”应该属于个人最“隐私”的部分,如果需要用语言文字“发泄”,只能将其“发泄”到自己的“(电子)日记”之类的东西上,或者在网络上有此同好的非公众性的小圈子里进行。否则,就构成对他人的不尊重和骚扰,这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就应该有的起码“公德”。今天网络论坛上经常为人垢病的,就是由此引起的种种肆无忌惮的语言“发泄”,如果把这种东西列为正式功能,令人有理由怀疑有“教唆”的嫌疑,以便真正把网络论坛引导成为除了“排泄废物”外,不能起任何其它作用的“公共厕所”(有谁愿意到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里谈正事的吗?)!

笔者无意掩饰跟“该文”观点在原则上的绝对对立。因为笔者恰恰是对网络和网人在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度中,寄予最高的希望,认为这是现代环境和条件下,唯一能够真正体现罗马时代的“市民大会” 这样最基本的民主精神原则的手段,尽管完全知道这种理想离现实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但是“距离”是要靠向着目标不断努力前进,才能逐渐接近,而不要指望那样的目标,会象诱人的广告一样、由“俊男美女”们主动送到手上来,其实连“贪污腐败”多少也要花点力气的,否则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带钱到美国当快乐的“寓公”了。

不过,这种“距离”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是可以把每一个个人缩小的距离加在一起,只要每个人哪怕走出一小步,加在一起就是一大步。当人类的大多数都准备为此努力走出一步时,将会发现那个 “远在天边”的目标,原来“近在眼前”!不相信的可以来试试看,其试验场地,就是网络的论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 潘一丁: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 潘一丁: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之四-- 如何彻底根治“恐怖活动”?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三)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