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博讯7月01日消息】

记得十几年前,母亲患了绝症卧病在床。她年轻守寡,凭自己小心谨慎、兢兢业业、安分守己的工作了数十年,也算历经过一些“人间沧桑”。“文化大革命”中,由于有她自己早已向组织交待清楚了的“复杂的海外关系”,而被宣布“隔离审查”,虽然相比之下,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肉体的折磨,但是那当时周围的“红色恐怖”和突然加到她头上的无妄之灾,足以让一个孤立无援的弱女子,饱受精神恐惧和打击。以致文革还没有结束,就决定退休,退休不到两年就得了癌症。以致每当想及此事,一种“命运对她不公”的心情就油然而生。

但是,即使到生命的最後,她在和笔者谈起过去生活中的种种时,都总是以极为真诚的语气,表示了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感激和肯定。这是一个非无产阶级出身、且受过一定高等教育的老人的评价,相信是出于历史的、客观的比较。笔者因年龄的关系,对“解放前”没有太多印象,只有两件事还记 得,一是一位有国民党军队背景的长辈在好象是一起交通事故中仗势欺人,连交通警都不放在眼里,二是象母亲那样的公务员,每逢发薪後就要请假,以便尽快将才发到手的纸币(好象是“金元券”之类)换成生活必须用品和“大头(一种有袁世凯头象、具保值作用的银币)”,否则,那些纸币很快就贬值到只能用来当“糊墙纸”了。正是这两件事帮助我理解和接受了母亲的判断,并且通过自己亲身经历的历次运动中对各种不同层次、党派人士的表现的体会,令笔者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无论公开或或朋友私下的讨论中,都坚持一个观点,那就是“即使中国举行真正的民主选举,我也会投共产党的票”。尽管从个人而言,一直处在“控制使用”的歧视地位的自己,曾经对那个政权的付出要远大于得到的回馈。只是因为受益于那个文化提供的能力、出于对那个文化的理解,当仁不让、义不容辞地自动接受了它“赋予”的责任(大丈夫当以天下为己任)。

由于同样的理由和目的,笔者来到国外,希望从更客观、对各方都比较方便的立场,继续自己的探讨,用中华文化的“原汤”,去化那几千年一直都没有被很好消化的“原食”。现在可以有绝对把握地说『这是完全办得到的』。可惜被很多掌握不住“真理和谬误之间,只差一小步”的分寸的人,认为是 “唐吉科德”式的想法(这是早就料到并在阐述一些基本观点的系列文字《新的里程碑》中,作为序言的《信仰之梦》里答复过的,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01.html),反而主动充当起对新观点、理论无动于衷的“风车、城门”,却看不到那个新“唐吉科德”骑的是“事实之马”,拿的是“真理之矛”,驰骋在“现实的大地”上,即不可阻挡也无法回避(就算把骑在“马”上的人从肉体上消灭掉也没有用)。大陆当前出现的情况和趋势,已经可以证明,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就是他们而不是笔者在做形形色色自欺欺人的“白日梦”!

本来从“解铃还需系铃人”的原理出发,那里现在掌权的共产党继承人,是最应该也最有条件来担起 “复兴民族和文化”的重任,从已经重复过多次的历史中吸取教训,再从自己文化的深入理解中找到正反两方面的启示。不仅可以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找到真正光明的前途,更将发现一旦开始这样做,不仅会让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找到正确的出路,更会让已经逐渐陷入悲观恐惧的全世界,再次看到未来的一线“曙光”,这难道不正是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宏图大志”吗?

笔者不仅抱这样的想法,也更付诸于行动,几年来利用天时(世界发展的错误趋势)、地利(美国发达的网路)的条件,发表了数百篇文字。不仅在国外的大中文网站上贴,也向国内如官办的“强国论坛” 上贴,希望通过具体发生的事物的认识、分析甚至推测,并回答任何质疑或挑战。以便给世人提供一些用另类理论进行思考的启发,使他们真正体会到包括黑格尔在内的许多先哲们早就指出过的『我们从历史所能吸取的教训是,各国人民并没有从历史吸取教训。』结论的现实意义,而这个结论尤其对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有更重要的价值,因为那里的历史已经重复过许多次,早就可以成为这样结论的典型事例了。而中华文化自己也早有“前车之鉴”“重蹈覆辙”之说,而毛泽东的失败,完全是因为他实际上并没有看到人类“精神之路”的方向性错误,只是以为换一辆他设计的“新车”就可以继续沿着老“路”前进了。

不幸的是,毛以後的继承人,不是没有能力,就是来不及作深入思考和检讨,再一次靠“物极必反” 获得的动力,沿用“矫枉过正”的方式,选择了另一个错误的方向,赶着另外一辆换来的“二手车”,先“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索兴“朝着美元前进”了。要是能够成功是不可思议的,这样的追求不仅直接符合自己文化中“人为财死”的警告,连美国现在都在用越来越多的如“安然案”“世通案”的事实,去证明这个警告的正确性,更不用说中国根本没有可以靠战争(内战是没有用的)来转移视线、由国际来弥补自己损失的条件和可能。如果坚持沿著这条路走下去,其最後的结局根本已经不是需要争论的选择题了。

也许有人会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作为理由,来为那里的现行政策辩护。姑且不对那句话的不准确或不完善进行讨论,起码可以指出这是对其中“实践”含义,错误地缩小到只有自己去做才算数的范围,而不承认前人或他人的相同的经验或教训。难道我们非要自己吸毒才能认识毒品的危害;或亲身去“嫖妓”才会相信可能感染爱滋病吗?

笔者的这些似乎悲观的论点,不是用来哗众取宠的“耸人听闻”之举,而正是企图以“历史教训”来提醒那里的政府和人民,是否准备让历史再重演一遍?因为笔者已经具体感受到那种可能的临近。

笔者近两年来,几乎所有发表的文字,除了在新闻网和博讯新闻网等海外网站发表外,也同时发到大陆官方“强国论坛深水区”,并且坚持只用一个正式姓名,以表示对自己言论的绝对负责。并曾经因为他们多次扣发而公开向他们“叫板挑战”(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0206.html),而当时获得的答复也让笔者看到一点进步的希望,尽管後来还是有扣发的情况,从那个国家具体国情而言,笔者愿意从发展进步的趋势上,来谅解他们的处境的,并且多次就言论自由问题,提出过积极建言。可惜现在这种趋势,现在根本看不到进一步改善的希望。而今天一个没有真正言论自由(当然不是现在西方鼓吹的那种“想说什麽说什麽”)的社会,不会有任何希望!

说实在的,笔者在那里上贴的文字,除了极个别几篇外,大多数的“点击率”只有几十(甚至只有几点)而已。但是笔者始终坚持向那里发稿,因为笔者的用意或出发点,和那个论坛的名字是再吻合不过的了(不同意者,欢迎提出批评指教),“看不看”是别人的权利,“贴不贴”是笔者对那种文化的责任,笔者真诚地希望在那样层次的论坛上有接受质疑、挑战或进一步阐述的机会,因为笔者虽然对“文字官司游戏”不感兴趣,却积极主张用精神领域里的“战争”,以思想理论的“优胜劣汰”来代替靠肉体战争解决问题的“丛林法则”,让“奥林匹克精神”真正提升到人的精神层次。这本来应该是中国人最有条件、最应该带头来做的事,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而不是象著名作家还珠楼主的“剑侠小说”中描写的那种,对身边“宝物”提供“本能保护”却不去用、也不知道怎麽用的情景。

现在笔者真是失望了。因为尽管从来没有怀疑自己根据从实践总结、归纳出来的理论方法作出的判断的正确性,却希望通过这样的提醒,让那些有同样文化背景和在同样社会大环境生活过的人,能够有所警觉和启示,及时“悬崖勒马”并“亡羊补牢”,是完全来得及的。一旦这样做,他们将很快发现,包括冯友兰在内的许多中国大学者,对『中华文化前途不可限量』的预言(尽管他们可能因为“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只能空谈而没有明显说服力),用最不尊重的说法,也是“歪打正著”地说对了。一个由这种文化训练出来的民族,要是有了这样认识和觉悟,还能做不出一番有利于全人类的大事吗?

笔者更不能不承认犯了一个错误:既高估了自己的能量、也高估了一些人对中华文化的正确理解程度。或者更应该认识到,这本来就是一场伟大文化内部的正面和负面应用对抗中,力量悬殊、“寡不敌众”的较量。

笔者也不能不承认自己是“失败”了。原来当一个功能强大的文化被负面应用时,同样是“无敌”的,否则反而成为不能自圆其说的“悖论”了。所以至少暂时对那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失望”了,因为这不是靠用任何手段“打倒共产党”或“换人来做做看”之类换汤不换药的办法可以解决的,这也是笔者为什麽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参加以这种诉求为目的的“民运”的理由,其“无效性”是早已被中国历史、尤其是近代史所证明了的。当前有关那里的所有行为模式,总是可以从现在流行的历史电视剧中找到,年长者更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是,这丝毫不意味著笔者坚持的理念失败,相反是通过这种失败的实践获得了进步,提高了认识的层次。正因为不是悖论,所以中国现在这样的状况,起码理论上是绝对有办法克服的,那就是靠改变掌握这种文化的人,在正、反应用的力量对比。这种力量的对比,不是简单人数的对比,而是对那种文化的理解深度和运用能力的对比。当然,现在还看不到可以从那里开始的可能,或许,“中华文化” 的下一个出发点,根本就不是从那里开始!

记得曾经有一首藏族民歌《唱支山歌给党听》,回忆当时,听起来的确充满那个时代普遍对共产党的真挚情意而动听感人。但是几十年後的今天,又逢中国共产党的生日,用同样的感情却只能对它唱出这支“悲歌”,表示对那个民族整体的“悲哀”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 潘一丁: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 潘一丁: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之四-- 如何彻底根治“恐怖活动”?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三)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