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博讯6月27日消息】

大陆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其最受西方政府和海内外读书人谴责垢病的,就是在“言论自由”方面的表现了。作为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一贯策略而言,可以用一句中国民间俗话来概括,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完全符合从他们祖先继承下来的对中国的既定方针的,何况现在中国人的言行,更只能加强而不是削弱别人原有的印象,从而进一步加大执行的力度。

只是对对中国读书人也持这种态度,是有点不可思议的,难怪那里到今天还在嚷嚷着要从外国高价征求“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来指导自己国家了。其实以中华文化能达到的功底,通过对自然科学成功经验的联想比较,是很容易看出现在所谓的“言论自由”,根本就是一个定义域模糊的不科学概念。要是按这样的概念来衡量,事实上古今中外,既从来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也没有绝对的不自由。甚至可以从中国近代史中,总结一个规律,那就是“要自由”是手段,“夺取一部分人的自由来扩大自己的自由”才是目的,正是这样执迷不悟地相互不断争夺的事实,造成了历史的循环。

如果从现在这样的“想说什麽说什麽”的“言论自由”标准来衡量大陆。天地良心,说它们没有进步、甚至倒退,是完全无视事实而说不过去的。要是再以现在盛行的“百分比”方式,说它的“自由度” 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绝对不会担“虚报、浮夸”责任的。因为现在到大陆的网路上看看,不仅已经可以肆无忌惮的谈吃喝玩乐黄睹毒,不负责任地吹捧、贬伐其它国家和民族,直到发牢骚骂毛泽东、批评共产党(当然只能是“不伤筋骨”的那部分)的文字都可以出现,更不用说利用文字或电影电视来公开露骨地“借古讽今”了。

但是,就象当今流行的比基尼泳装,用的布料越来越少,就是不能不用。因为那要遮住的地方,都是对自己“至关重要”的“关键”,一旦放弃就什麽“本钱”都没有了。对那里的当权者也一样,他们可以顺应世界潮流,穿上“言论自由”的比基尼,不在乎别人对自己“身材、皮肤、容貌”的评头品足,甚至勉强容忍他人用手占点“便宜”。只是对那极为有限却是要命的“禁区”,就绝对不能让人 “染指”。这个“禁区”,就是任何可能直接动摇“用来增加和保护既得利益的权力”的言论。这在人类一味追求自私和物质利益享受的阶段,也是必然和不可避免的。仔细想想,“有钱能使鬼推磨” 跟“有权能使鬼推磨”,在本质和层次上并无区别,都是以客观掌握的条件(钱、权)来“谋私”而已。正因为如此,可以肯定,这样的现象今後国际上只会增多不会减少,跟世界各国的贪污腐败现象越来越多一样,这已经是明摆的趋势了(在这篇文字写作过程中,美国又出现了另一件类似“安然案”的Worldcom公司的大经济丑闻,赶着来替笔者观点作“背书”)。

这本来是中国人重新思考评价自己文化的启示。为什麽“落”的中华文化训练出来的人,总是带头做别人要逐渐才能慢慢领会、并跟上来的“坏事”?我们不是早就认识到“最好和最坏的事都是由最聪明的人做的”吗?怎麽不进一步再问一个“为什麽”呢?

其实毫无疑问,中华文化是一种可以训练出相对聪明的人的文化。所以他们很早就发明了文字和印刷,并且在人家还靠奴隶相互残杀和“人牛斗”来取乐时,就已经知道玩“烟火炮仗”和“宫廷足球”了。而且,至今还不容质疑地表现出对接受一切正反新事物的特别能力。但是训练得出“聪明人”的文化,是绝对不能用来训练出“聪明的猴子”的。而今天的世界,恰恰是要按适用于包括猴子在内的一切动物的“丛林法则”来行事,其必然会产生的严重後果是可以想象的。

中国古代的学者,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就根据自己的文化赋予的能力,总结出“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事”的观点作为给统治者的建言,被中国後来所有统治者沿用,形成那个国家一贯缺少言论自由的传统。这完全是因为那个时代,人类还没有创造出必要的物质条件,和积累足够的正反社会实践经验,不能更深入、科学地认识自己,没有发现真正能够控制或制约自私、贪婪之类,对社会稳定和进步绝对有害的“天性”的“人性”,所以只好用“禁”的方式来企图避免天性对社会的必然伤害。虽然用“禁”的手段是绝对错误的,当然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那几句话准确地揭示了精神(心)、言论和行为之间的层次关系。历史地看,对一个能够认识到这样层次的文化训练出来的民族,在言论上加以一定的限制(禁),是完全可以说成是没有第一的“第二好”的。真正的问题是後来的中国人,没有能够充分利用客观环境条件变化提供的机会来发展、提高自己的文化,从而找到那个“第一好”的办法(当然是有的)。毛泽东是第一个想以自己的思想来突破那个最高的 “禁区(心)”的领袖,可惜他的理论只不过是原有观点的对立,并无认识层次上的提高,只能靠个人的权力和威望来灌输。他一去世,一切也就烟消云散,社会再次由几千年形成的固有意识所左右。

但是,如果我们不是要设法去找到“第一好”之前,就迫不及待地要废除“第二好”。不仅达不到预期的目的,反而还要产生严重的後果,今天的大陆就是如此。

可以认为,那里社会从上到下出现的所有被垢病、而且越来越严重的现象,恰恰是被那些已经获得 “自由”的言论所鼓励或鼓吹的。而我们真正希望的那一类(批评、反对政府行为的)“言论自由”,不仅看不到开放的可能,反而越来越受到限制(现在连那里曾经有点名气的民间论坛,都要公开发表紧跟“主弦律”的声明)。这样一来,本来就不准确、不完善的“言论自由”,可能产生的优点被彻底扼杀,而因其不准确、不完善带来的负面影响却如鱼得水地泛滥起来。如果将过去年代没有“言论自由”说成是“不准做未经批的好事,也不准做未经批的坏事”,那麽现在这样的做法,等同于 “不准做未经批的好事,却不反对做未经批的坏事”。这样的政策,用到因为文化训练得比较聪明的中国人身上,表现出来的负面能量可能对社会造成的全面破坏,是怎麽形容都不过分的。不信等着瞧吧!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 潘一丁: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之四-- 如何彻底根治“恐怖活动”?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三)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