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博讯6月09日消息】 二,“恐怖活动”可以御防吗?

上面已经说过,“恐怖活动”的实质就是战争(或者说一切肉体战争都是“恐怖活动”),只是因为受到政治和权力需要的误导,将弱势一方发动的“战争”去跟社会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行为放在一起,称为“恐怖活动”。所以这种活动也一定遵循所有战争都要追求的“不择手段,争取胜利”的最高原则。为了讨论的方便,姑且先按这种普遍形成的说法将这样的战争特称为“恐怖活动”。

作为极端弱势的国家,一定都是经济不发达、科学技术落後的贫困国家。根本没有条件打高科技战争,甚至也打不起现代的常规战争。所以一旦被迫或认为有必要进行战争时,当然就会按照“因人、因地、因时制宜”的原则,扬长避短地按照自己的条件和可能来进行,这本来就是人的本能,《孙子兵法》只不过是利用那种文化的优势,把这种客观本能,从军事角度加以提炼概括而已。

那麽,从这样的角度来看,他们今天发动的“恐怖活动”方式,需要的经济成本和技术含量最少,确同样可以制造“恐怖”的效果,所以当然是他们一旦需要(或被迫)进行战争时,可能选择的最佳方式。但是这种方式是真正的“超限战”(不是指被大陆书籍炒作出来的那种概念,具体定义,请查阅拙文《超限战》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1009.html),不是任何国家或民族在任何时空条件性都可以使用的。选择这种战争的必要条件,就是一定要结合“人的因素”,更具体的说,就是一定要和“牺牲精神”相结合。由于充分利用发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所以将同样物质条件可能产生的效果扩大了“人”倍,而这样的“倍数”是无法用数字来确定的,因为人的智力和想像力是无限的。当初中国共产党军队在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抗美援朝”战争、越南战争等,以及现在凯达组织和巴勒斯坦哈玛斯的行为,都部分或全部属于这种“超限战”的典型。

九一一事件後,美国的情报部门和政府都受到“失职、防备不力”的指责。虽然对他们的实际运作毫无所知,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认为布什总统和情报部门指“恐怖攻击无法完全避免”的说法是事实,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超限战”行为本来已经总是属于难防的“暗箭”,现在这根 “暗箭”又被直接装上功能远比电脑强大的“人脑”,同样对防御的难度也增加了”人”倍。虽然不便举例说明,但只要想想一些人在吃饱没事干的情况下,进行的“脑筋急转弯”游戏的表现,就知道一旦要把这种能力,在不惜牺牲生命的情况下,绝对是防不胜防的了。

现在布什总统宣布要成立“国内安全部”,来专门负责“反恐”。其中有关的许多政治考量不敢妄加评论,但是根据上面的理由,可以断定未来美国本土上的“恐怖活动”绝对不会因此消失。当然,也不能说这种做法一点用没有,只是它的“有效率”,绝对跟民众能够享受到的“自由度”成反比。这对九一一之後的美国人亲身体会来说,应该不是不能想象的问题了。

其实这个问题对中国人就更是如此,现在很多人诅咒曾经实行过的“居民委员会”制度干涉“个人自由”,却不知道当时国民党退到台湾以後,留下和继续派遣了许多特务,目的就是要从事“恐怖活动” 来扰乱社会正常生活、打击新政权的威信,意图“反攻大陆”。正是因为那些居委会的老大娘大姐们的警惕和积极性,让这批人几乎毫无作为地就被收拾掉了(这难道不是现在美国人最希望达到的“反恐效果”吗?)。只是那里现在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有点“上智下愚”了,尤其是那些“在野”的读书人,不先去探讨人类自由的真谛,利用自己博大精深的文化,为世界找到这种“自由和恐怖”之间存在的悖论的原因,从新给出正确的定义,从而真正让人类享受到可以没有恐惧的自由。反而一个劲地嚷嚷,要那些动物从来没有失去过的“自由”,难怪那里现在色情、庸俗、粗鄙的“自由”越来越多,而严肃认真讨论社会问题的自由却反而越来越少(这个问题欢迎国内的读书人用事实来批驳)!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