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博讯5月25日消息】 潘一丁

笔者的一篇文字(《毛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18.html)贴出後,这种似乎有点“离经叛道”之说,马上招来批评。这其实正是笔者的愿望,也是“言论自由”的价值所在。因为对一些重要又有普遍意义的概念(如民主、自由、人权等),由于每一个个人所处时代和环境条件的不同,年龄、教育程度、经历的差别,以及所属社会层次相关利益、政治目的的各异,对同一个问题一定会有不同甚至相反的认识,这实在是非常正常甚至是必然的。

但是,从“认识论”和自然科学理论及实践中不难总结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尽管对任何事物的认识过程中,可能出现很多不同的“答案”,不过最後真正正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真理,任何事物一旦获得了有关它的真理,那麽就可以正确地认识它,能够解释它在运动过程中出现的所有问题,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已经是自然科学领域内屡试不爽的经验。而这样的真理,既不能由什麽“专家、学者、权威”来信口开河、指鹿为马,也不能靠统治集团以权力来认定,任何靠这样方式了得出的 “真理”,往往都一定不是真理,当然也就不能靠它来正确认识相关问题,更不要说靠它来解决什麽相关问题了。不幸,这正是到目前为止的社会科学的现状。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学者、理论的数量,和现实社会出现的问题甚至危机成正比”的怪现象,对一个同样的问题有永远打不完的文字官司的原因。因为它们就好象在除2以外的“1+1=3,4,5..”之类的答案间争论谁对一样。

其实社会科学也是一种科学,在一些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上没有区别。具体来说,一个正确的社会理论,应该和正确的自然科学理论一样,能够毫无例外地,解释相关领域内所有问题,并经得起推敲和检验。

但是不可否认,和自然科学理论相比,社会科学理论研究的对象远比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复杂,过程和个人生命相比也长了一些,很难通过实验研究。但是它有自然科学不具备的特点,那就是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是直接参加者,只要设法把有代表性的东西搜集起来加以比较、鉴别、筛选,就一定能够找到其中的真理。具体方法就是通过真正的言论自由(不是那个想说什麽说什麽)来进行“精神战争” (详细阐述请查阅《文明、文明冲突和精神战争》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18.html)。

出于上面这样的认识,笔者对网友就笔者文字提出具体批评的行动,以及希望展开讨论的建议表示真诚的欢迎和感谢。因为这个问题(民主)是当前被最多的人关心的问题,更对中国未来前途走向有着重大影响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吃亏上当更不止一次,再重蹈覆辙的後果将更严重。笔者将怀着求之不得的期盼心情,来迎接这样的讨论(其实就是打一场“精神战争”)。

但是,为了让这样的讨论能够有所收获,而不至于沦为网上普遍屡见不鲜的“文字官司”,觉得有必要对一些具体方法问题提出一些看法。

首先请分清批评和一般讨论的区别。一般的讨论是指大家就某一个问题各抒己见,参加讨论的每一个人,都处在相同的位置上,相互可以各说各话,先无需交集。但是批评形式就不同。已经有一个明确的观点放在那里作为目标,作为批评者,只能围绕这个目标来谈。在没有足够理由先否定那个观点之前,不宜再就同一个问题提出其它观点,不然就可能再次沦为没完没了的争论而已。比如有关民主的问题,笔者已经极为明确地提出,认为它是一个任何社会客观存在的事实(只有“显性”“隐性”的分别),也为此作过专门的阐述(《论民主》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1.html),并对其它把民主当成目的、手段之类的观点作出过批驳(也提供了有关文字的网址)。要是现在回避笔者的观点,却再次拿出目的、手段之类说法来反复炒作,就很没有意思了。

笔者来自于基层,关心的是实际问题,追求的是正确认识问题,目的更是解决问题。所以希望批评者以事实为根据来批评,而不要象在象牙塔、学术沙龙中那样,用那些“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陈芝麻烂谷子理论来说事,要是这种东西能够解决问题,世界也就不会象今天这样乱七八糟,所有问题最後还是要靠不文明的“肉体战争”来解决了。

遗憾的是,有一些跟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批评内容,只是以诸如“毒草”“混蛋”之类粗俗语言作为代表他的意见,不仅丝毫不能动摇文章中的任何观点,反而等于在替笔者的观点当场提供“反证”,证明民主的表现,是有高下之分的。从“精神战争”的层次来看,这只是一种不堪一击的“义和团” 行为。而这样的行为,跟被毛泽东给了“民主”的红卫兵表现没有区别,只是“给”予两者“民主” 的来源不同罢了。而再进一步仔细想想,这难道不正是那个社会的极权制度,能够长期存在的基础吗?无论怎麽改朝换代都不行,因为这恰恰是“主人”们长期形成的习惯。当一部分“主人”进入国家权力机构,这种习惯就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了。其实回顾共产党掌权以来,进行的历次思想运动的行为模式,就是这种习惯和权力结合後的表现。有这样习惯的人,要是进了执政党或国家宣传部之类的权力机构,会怎麽做,就不难想象了,这也是为什麽当初用来骂国民党的话,可以原封不动地拿来批评共产党的原因。只要没有从根源上设法改变,就几乎可以肯定那些话还会一直有效下去。

毛泽东说过一句军事名言『攻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对“精神战争”而言,也同样正确,因为既然是“战争”,就是要分“胜负”,甚至消灭“对手”,所以要学日本武士力争迅速击倒对手,而不是象用花拳绣腿来进行“武术表演”。但是,这样的“胜负”是指排除谬误、找到相关问题的真理,而不是要分出参加者本身的高低。而要“消灭”的,更只是那些错误的观点或理论,跟持有那种观点、理论的人毫无关系。其实“精神战争”要坚持的理念,跟“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一次“战争”结束,留下的应该是“进步和友谊”,是真正人类文明的体现。现在有人不愿意进行、甚至回避谈论 “精神战争”,却津津乐道于那种比任何动物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肉体战争,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形容?

为了有的放矢和提高批评效率,欢迎批评者先来笔者个人网页《新的里程碑》(http://home.computer.net/~pyd/)上的相关文字浏览,以便发现真正错误问题(好比进攻之 “软肋”所在),一举中的,笔者也就跟著一起进步了,谢谢大家!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