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茉莉:天安门事件与西藏命运--"六四"13周年纪念

【博讯5月25日消息】 “一千年会过去,而我们的罪行仍然会被记忆。”这是一位纳粹军官,在战后等待被处以绞刑时所说的话。 中国的屠夫们似乎不必有这份担忧,还不到半个世纪,他们的罪行就很少有人再提起。对于许许多多卷入八九民运的中国人,“六四”是早该忘记的一个名词。既缺乏宗教情操也缺乏人文关怀,既恐惧镇压也恐惧利益受损,于是,遗忘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当恐惧成了习惯,人们也就用沈默认可了专制的暴行。灯红酒绿覆盖了长安街上的血迹,只有屈死的六四英灵,在长夜中呼喊永不停息。

遗忘意味著屠夫们的成功。然而,中国的屠夫们不可轻言胜利。有这样一群母亲---六四受难者的遗属,在漫长的十三年中,她们不爲恐惧所吓倒,誓言“见证屠杀,寻求正义”,在高压之下向官方的谎言挑战。她们不是孤立的一群,在她们身后,有全世界善良的人们。

来自达赖喇嘛关爱

十三年来,在印度北方一个秀丽的山镇───达兰萨拉,始终有一双关爱的眼睛,在注视著北京六四难属的抗争。每到“六四”这个日子---死难者一年一度的祭日,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总是要举行宗教性的仪式,爲中国六四死难者超度。达赖喇嘛多次发表纪念六四的演说。

在一次又一次纪念演说中,达赖喇嘛诚挚地表示:“我爲那些爲支援自由和民主向强权政治挑战的青年人而感动。”“我对他们的努力表示支援,对当时失去生命者表示衷心的怀念和敬意。”“ 我寄言中国的兄弟姐妹们:永不放弃你们的希望与信心。” 2001年初,正是海内外人权人士爲天安门母亲获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提名之时,我本人把全美学自联网站上有关天安门母亲的资料,寄给印度的西藏朋友,请他们转交给达赖喇嘛,希望身爲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有提名资格的达赖喇嘛,能够爲天安门母亲提名。

由于二月一日是诺贝尔奖提名截至日期,时间紧张,达兰萨拉的西藏朋友以第一速度把我们的材料送到达赖喇嘛办公室。但遗憾的是,达赖喇嘛当时已经离开居所,前去印度佛教圣地菩提伽耶,主持时轮金刚大法会,后来因生病中断了宗教仪式,被送往医院治疗。虽然达赖喇嘛没来得及在二月一日之前给天安门母亲提名,但他在病愈之后,阅读了我们提供的有关材料,写下了一封感人肺腑的支援信。

在2002年4月11日达赖喇嘛的亲笔签名信中,他写道:“ 我了解到,天安门母亲已经把实现这些目的作爲她们抗争的焦点,与此同时,她们互相之间提供了实际援助和道义支援。我乐于支援她们,并且鼓励他人以其任何可能的方式给予支援。我祈愿,天安门母亲的努力将带来成功的喜悦,将爲中国和周边地区的每一个人创造一个机缘,使他们生活在更大的和平与尊严之中。”

暴力压迫不分种族

直到今天我们才认识到:没有五十年代的西藏“平叛”,就可能没有1989年的六四镇压。因爲,专制暴力的本质是一致的,是不分种族的。对他民族的残酷镇压,不可避免地导致对本民族的暴力。

丁子霖女士和蒋培坤先生在一九九五年撰写的一篇文章《大家都来关心西藏的人权问题》里,表达了他们作爲中国知识份子对西藏的愧疚,并清楚地指出不同暴力之间的关连。他们说:

“在中共统治西藏的四十多年时间,在我们这个有著十二亿人口的国家,除了象胡耀邦那样的少数中共领导人和魏京生那样的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之外,几乎没有人站出来爲藏族‘同胞’的非人境遇说一句公道话,或对藏人的苦难表示过些许同情;相反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默认了中共政权对藏民的镇压,默认了中共当局在藏族地区推行的剥夺藏人自由和民族自决权的政策。更让人难于理解的是,很多人居然相信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意识形态宣传,而且至今甚少省悟。我们中国人的头脑实在被共产党改造得太麻木迟钝了,有时这种麻木和迟钝竟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89年春天北京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学生民主示威运动,但是,人们在沸腾、喧嚣的天安门广场上,却没有听到过中国学生声援西藏人民的声音,而参与那场运动的人们不可能不知道,仅仅在这两个月之前,中共当局刚刚在拉萨对藏人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在认识到每一个历史事件都不是孤立的,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和他人的命运相连之后,丁子霖和蒋培坤两位衷心地祝愿:

“愿中国人抛弃掉昔日的傲慢, 愿中国人不再有昨日的麻木, 愿中国人和西藏人携起手来, 爲了中国的明天。 也爲了西藏的明天。”

战胜恐惧 共同奋斗

在纪念六四10周年时,达赖喇嘛曾说:“ 作爲一个西藏人,我感到通过天安门事件使中国人更好地了解了西藏的遭遇,使他们第一次认识到我们西藏人提出的一些自治条件不仅仅是在做宣传。我也深深地被来自中国的要求领导层关注西藏问题的呼声所鼓舞。解决西藏问题不仅仅是西藏人民自己的事情,而是全体中国人民的。”

可以说,正是给中国人带来巨大震撼的六四事件,使得不少人重新认识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政策,追寻西藏的真实历史,反思西藏人长期反抗的正义性。然而,认识到的问题却无力解决,长期生活在专制暴力的恐惧之下,人们不知不觉地与专制配合,从而丧失了与之抗争的意志。

在纪念六四13周年之际,我们不能不承认,屠夫们至今逍遥法外,专制之所以延续而强大,是因爲我们的恐惧与怯懦。对此,同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昂山素季说:“恐惧是一种习惯。当然,作爲内观修练者,我已看到这种习惯可以被多种方法所打破。也许打破这种不真实习惯的最重要的方法,是与真诚的人们共同奋斗。”

昂山素季战胜了恐惧,她的奋斗已经取得初步成功。在同一块大地上流过鲜血的中国人和西藏人,让我们在六四这个日子里誓言:永不退缩!

写于2002年六四前夕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茉莉:瑞典工人大罢工值得中国工人借鉴什么?
  • 茉莉: 李鹏恐惧喊抓人
  • 茉莉: 读王力雄《我与达赖喇嘛的四次见面》
  • 茉莉: 世界的良心微弱仍在跳动──第58届联合国人权会议闭幕
  • 茉莉: 谈少数民族人权
  • 茉莉文章: 中国的死刑和受害者 ---在瑞典国际大赦研讨会上的演讲
  • 茉莉文章:佛教与人权
  • 茉莉: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言稿)
  • 茉莉文章:“邪教”审判与殉道牺牲
  • 茉莉文章:为了不让西藏死掉
  • 茉莉文章: 张志新的凄然清泪
  • 茉莉文章: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 茉莉:“这里浇铸着中国人的敬意与爱心”
  • 茉莉:囚徒们的新年──八九"6.4"系狱纪事
  • 茉莉:《人权之旅》第一篇 "六.四"灾难:一、在法庭上──一九八九年审判纪实
  • 人生因此不虚此行──读茉莉《人权之旅》
  • 茉莉自述--写在《人权之旅》出版之际
  • 茉莉文章:“反动大众”与西藏文明
  • 茉莉文章: 在大兴藏学的背后
  • 茉莉文章: “卖国贼”──大写于史册的人
  • 茉莉文章:网上中国人“爱国没商量”
  • 茉莉文章:甘地之后,弱者何为?
  • 茉莉: 爲那些死不瞑目的中国农村妇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