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博讯4月27日消息】 笔者初来到海外时,看到那里的各种媒体的开放程度,对比当时大陆的情况,简直就象“刘姥姥进大观园”,真有被“镇住”的感觉。後来为真正认识人类及社会,实践、探讨言论自由的真谛,以“自由攥稿人”的身份,已经先後在海外中文报纸和网路上“游历”了好几年,在“横冲直撞”的尝试中,由“新光棍”变成了“老邻居”。现在终于发现:民主的确一定要落实在真正的“言论自由”而不是选票上。但是未来真正的“言论自由”,又只有靠网路来实现,因为无论“权力”或“金钱”的涉入,都会直接影响民主的正确方向。比如这次大法官的判决,把宣扬儿童色情行为也当成“言论自由”,笔者发表了一篇文字表示不同看法,有一网友跟贴问『你知道美国有多少大公司及就业人员的工作和色情有关吗?』,这的确点到了问题的关键。不过也许因为拼音文字的特点局限了大多数民众思考自己生活和专业以外事物的可能{所以那里的“民主”总是被设计成“是非题(民意调查)”或“选择题(选举)”的方式。}。但是却没有人考虑这样的後果给社会生活品质造成的损害和未来要付出的大得多的代价。现在有一个说法,认为中国人特别关心政治。这可能是事实,但绝对不是由于中国人的遗传基因里面多了一条“政治基因”,完全是因为中国的文字提供了这样的条件。一个人只要掌握区区几千个单字(只不过是拼音文字的十分之一),就可以毫无困难的读报或讨论国事,甚至可以把 “治大国”和“烹小鲜”作联系,这些难道不正是实行民主的条件吗?那里民众关心的所谓“政治”,恰恰都是当时发生的有关社会或国家的一些大事,一旦能够设法发动普遍而有效的讨论并集中代表主流的意见加以贯彻,岂不就是体现了最有价值的民主了吗?

由此看来,其实中国人主观上是更有条件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的(不是象现在这样的公认“从烂苹果中挑比较不烂的”方式(详见拙文《论民主》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1.html),只是因为客观上一直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这可能也是那些懂得实行“显性民主”的先行国家,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采用现在那样的民主形式,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以形式代替了实质。现在一些中国读书人“不求甚解”地,将自己国家的问题全部归咎于“没有民主”,等于把别人嘴里的“假牙”当成“牙”,反而要敲掉自己的“真牙”去学人家再重装一付“假牙”。这才是近一百多年来中国进步不大、反复不少的症结所在!

而今天网路的出现和日趋完善,正是为中国人提供了实现真正“民主”的客观物质条件。这实在是再次体现了宇宙大自然“因果循环、利弊交互”的玄机奥密。因为如果说古代中国人无意中给西方提供了启发(如“四大发明”)和後来又被迫提供他们发展所必需的资金财富。那麽,今天的西方科技,反过来又以电脑和资讯网路等顶尖的物质文明成果,为中华文化去启发全人类文明的升级,提供了最得心应手的工具(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现在中文的打字输入电脑的速度,已经远高于电脑设计的基本语言—英语的输入速度)。那个文字对所有其它民族国家的“难学难认”的缺点,将通过电脑加以克服;而那种文化对实行高质量民主的优点,将利用电脑网路得以无远弗届地充分发挥。

遗憾的是,中国人自己好象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优势”,只知道拿它来当成消遣、发泄和“内斗”的工具。就象他们的祖先当初发明了火药,只知道拿来做喜庆娱乐的烟花爆竹;发明了指南针,却只知道拿来给死人找坟地或给活人看风水一样。最後反而被别人拿了去,後来居上地造出了坚船利炮,反过来把自己打得一败涂地,割地赔款,还要被人讥为“落後”。现在也一样,明明一种送上门来,最能发挥自己文化优势的工具,却又被很多中国人当成用来开心取乐的新花样和打“文字官司”的利器,形成一种新的“分子热运动”,和他们的祖先当初对火药的认识、利用没有区别。只是能量更大得多,却因为分散而没有对国家的民主进步起到明显推动作用,反而对社会起到更强的骚动、加温作用(这是“分子热运动”的典型表现)。不仅让政府为之惊惶失措惧之如“洪水猛兽”,倒过来又被外人当成自己的“死穴、软肋”屡屡进攻而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整个一个“优势和劣势大颠倒”!这样的尴尬令笔者想起一件事:当初住在纽约地铁线路附近,老鼠很猖獗。曾经有一次以“捕鼠笼” 捉到一只大老鼠,有人抱来一只猫,没想到结果老鼠在笼子里龇牙咧嘴一付穷凶极恶的样子,倒是那只养尊处优、大概从来没有见过老鼠的宠物猫,反而一个劲地向後躲(可能它的尖爪已经被送去美容院修过了),感叹中,却想起中学时代读过诗人屈原的一句“阴阳易位”来(只是前後都忘记掉了)。

今天的人类和世界的确处在一个危险的十字路口。因为他们的物质文明进步所获得的能力,已经具备足以毁灭自己和自己生活的社会的能量。这样的能量一旦被信奉“社会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规则” 的高等动物所掌握,其後果可想而知。这也不是杞人忧天,因为已经有过希特勒和日本人的那次教训,而且其後果的严重程度,绝对和物质文明的发达水平成正比!所以长远来看,任何以武力竞争和对抗的策略手段都是错误的,一方面“恐怖平衡”的毁灭性能力随著科技进步而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加,又会因为许多因素(相互的诚信度、力量对比的差距、相互判断的失误等)而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绝对是不负责任的危险方式。如果中国只知一味以这种方式行事,等于违背兵法中的“扬长避短”策略而想反其道而行之,失败是必然的,何况已经有前苏联的“前车之鉴”了。

但是这丝毫不意味著只有“屈服”和“投降”一条出路。这完全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懂得“良知” 的力量和作用,也不知道如何唤起全人类(当然包括美国人、中国人、西方人、东方人和阿拉伯人等)真正的“良知”。这种“良知”是不能靠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理论,象训练动物一样的方法来训练出来的,因为动物根本没有“良知”。也不能靠肉体战争来统一,因为这样的战争总是建立在相互你死我活的基础上,客观整体是和“良知”背道而驰的。

真正的“良知”只能靠“精神战争”(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18.html)来建立和统一,而“精神战争”的进行,又必须建立在有真正言论自由(绝对不是“想说什麽说什麽”)的条件下。可以认为这样的条件现在尚不具备(包括美国在内,欢迎美国人为此跟我打官司!)。

这不仅关系人类的前途命运,也是中华文化的优势所在,而且今天电脑资讯网路的发展,又提供了发挥优势的物质条件。如果中国人看不到这一点,忘记“扬长避短”的兵法原则,只知道跟在人家屁股後面“竞争”,那是很可惜的。要是世界看不到这一点,则是非常危险的。道理也是很清楚的:麻雀有一对很小而对称平衡的翅膀就能飞翔;老鹰有一对对称而强壮的翅膀也能飞,只是比麻雀飞得更高更远;但是无论麻雀或老鹰,要是长了一只麻雀翅膀和一只老鹰翅膀,就根本飞不起来。人类社会的发展,靠的就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这样一对“翅膀”。翅膀的强壮与否可以决定社会发展的快慢高低,但是一旦两个翅膀失去平衡,就会开始“兜圈子”直到掉下来。看看今天世界的现状,不正是如此吗?

没有比认为一个能够自然存在几千年、影响地球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的文化“落”更愚蠢的了。他们浅薄的眼光只看到那种文化因为长期没有清理、打扫,而在表面上积下的污垢和尘埃、甚至是不肖子孙在它身体上留下的涂鸦,就要将其整个扔掉,包括里面那副“金心银肝”(注)和进行“精神战争” 的“武功秘籍”。只能叹以“呜呼哀哉”而为世界遗憾了!

注:传说“文革”时的“破四旧”中,在砸毁一些古老佛像时,发现体内有用金银珠宝做的部分内脏和佛经。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