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三峡工程问题浮现 南水北调步履艰难: 朱镕基会否放弃自己的树碑工程?

【博讯4月25日消息】 朱镕基这一届政府有四大工程:西气东送、西电东送、青藏铁路和南水北调。前三项已经在进行中,倒是南水北调突然沉寂下来。前年,中共五中全会通过十年规划,决定了这四项工程为全国骨干工程。朱镕基专门召开南水北调听证会,初步决定今年先在较为成熟的东线和西线动工。然而,今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会上,朱镕基没有提这件事。

反而,不少人大代表在会上议论纷纷。其中,曾在李鹏政府中任水利部长、现又为人大常委、人大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振怀公开提出,南水北调工程是否上马,为甚么不拿到人大会上讨论?过去三峡工程论证了几十年,还要由人大票决,现在南水北调不拿到人大讨论,说不过去。更何况,南水北调工程总投资三千五百亿元人民币,是三峡的好几倍。

「大坝开裂」抖出重重危机 杨振怀公开指摘,显示了李鹏那一届政府和人大,与朱镕基政府的矛盾。不过,也有专家说,朱镕基正是背了李鹏三峡的黑锅,才使到南水北调骑虎难下。如果南水北调今年不能开工,就意味这项巨大的工程不能在朱镕基任内动工,不能成为朱镕基的树碑工程。

三峡大坝到今年下半年,就要截流蓄水了。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愈到末段,原来反对修建的「反上马派」愈是坚决。事情首先从「三峡大坝开裂了」 说起。有大陆记者实地采访发现,大坝壁从上到下有一条条裂痕,缝宽可以插入成年人手掌。开始发现时,裂缝只有零点一至零点二毫米,后来发展到最深的裂缝有两米多。但是,三峡工程的负责人说,坝面裂缝完全避免是不可能的,问题是会不会对大坝造成危害。现在发现的这些裂缝,最近经过专家的鉴定,不属危害性裂缝。不过,他又承认,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发展成为危害性裂缝。

由裂缝带起,三峡工程的一系列问题被提出: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并没有以前宣布的那么大。到二○○三年国家将投资二百亿元加固长江中下游重要堤防,以确保三峡工程首批机组按计画投产发电。上游三峡的发电要靠下游固堤来保证?显然不合乎逻辑。北京风传,朱镕基是在按清华水利教授黄万里先生的遗嘱,在做最后补救!

在全国人大通过三峡决议的前后,很多人打包票说移民不是难事,可以就地解决,把所有的移民都靠山上移,但最后靠不住,朱镕基下决心把十二万农民移出去,把大夥花钱又搬了一次。同经国家批准的静态投资比较,到二○○一年末,移民费用支付超前六十一点四亿元。移民经费愈来愈不够的另一原因是贪污腐败。

政府财赤严重缺「水」调水 三峡库区的污染愈来愈严重,被称为另一个没想到。库区污染治理缓慢,大部分垃圾向长江倾倒或堆弃在江边,给大坝蓄水后的库区水质带来大隐患。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邹家华指出,长江流域的水环境不容乐观。二○○○年与一九九九年相比,长江劣于三类水标准的长度占总评价河长的百分之二十六。邹家华说,仅重庆市生活污水排放量去年底达到四亿多吨,全市污水处理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最令人担心的是,地质灾害接连不断 。三峡开工八年来滑坡三四六五个,崩塌和变形体一一九○处。目前仍有一五○○处崩塌、滑坡体。三峡库区存在地质灾害隐患的地带有一三○二处,宜昌市辖区内达二○二处,滑坡总面积二十三点一平方公里,总体积为五点一亿立方米,需作出处理的有一四一处。从国家追加四十亿元拨款整治地质灾害来看,三峡工程的决策者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是,能否加以补救,现在还是个谜。

三峡工程在没有蓄水情况下就出现这么多问题,如果蓄水又会怎样?不少专家都望天打卦。针对三峡的问题,引发对南水北调更为激烈的争论。本来,南水北调的东线工程,由大运河引水到山东,被认为是最成熟的方案,但是有人提出从东北引鸭绿江水更方便节省。另外,朱镕基政府赤字严重,如何调动巨额资金,非常头痛。在这个背景下,南水北调降低声调并不奇怪。就不知,朱镕基是否轻易放弃自己的树碑工程? ( 太阳报4月24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胡少江:朱镕基也没有说实话
  • 东海一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 胡平: 评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
  • 胡平:评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
  • 任不寐:评朱镕基记者招待会
  • 博螯亚洲论坛接待不周组织混乱 朱镕基致歉 会议秘书长险被撤职
  • 朱镕基记者会上谈政经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