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芦笛:听老芦讲革命,看老毛败用兵.

【博讯4月24日消息】 咱们那代人小时候没什么看的,只能看《星火燎原》、《红旗飘飘》那些革命回忆录,所以本人对我党我军的光荣历史是比较熟悉些。前几天我在坛里数落老毛,有同志认定我没看过《毛选》前四卷,只看过第五卷,于是强烈建议我去看那雄文四卷。他不知道小芦16岁前便通读了四遍红宝书。那时记性好,能大段大段背出来。上高二时我有一次闯了祸,全班开会帮助我。斗争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谁都拿我没办法。随便他们说什么,我立刻就用对口的毛主席语录把对方驳得哑口无言。须知那时敬爱的林副统帅还没把小红书编出来,我就已经先走一步,首创“语录战”了,呵呵。连我写文章都受了老毛的影响。例如我常用“不此之图”,这就是老毛爱用的一个词。

还是来说红军吧。我其实根本记不得那么多番号,知道的一点不比你的多。红军初期编号比较混乱,我记得的只有朱毛的红四军,老邓的红七、红八军。这是李立三上台前的事。他上台后,因为好大喜功,便把红军吹成百万之众,定出三个方面军来。一方面军当然是中央红军,下面似乎是第一、第二、第三军团,以林彪、刘伯承、彭德怀分别为军团长,盘踞在江西一带。其实那所谓军团不过是个团级水平。二方面军头子是贺龙、关向应,盘踞在洪湖地区;四方面军是陈昌浩、徐向前(张国焘是政委),在鄂豫皖三省边界落草。本来还要弄个第三方面军出来,但后来没搞,这其中原因我看过,但忘记得乾乾净净了。

这三个“方面军”中,以中央红军势力最大,但长征损失惨重,到与四方面军会合时,人员和装备远远不及后者。其实张国焘长期在苏联,到红区是后来的事,他治下的区域远比中央苏区小,兵力也远远不及。连他自己在回忆录中都承认,鄂豫皖根据地是学习中央苏区的经验搞起来的。但老蒋把中央红军当成主要打击对象,所以到会师时两军的实力完全倒了过来。四方面军兵强马壮,战士吃得饱,穿得好,而中央红军不但减员惨重,而且衣破褴褛,跟叫花子毫无差别。

这里插一句话:我党洗脑,把全国人民洗成了亚白痴。只要你一说“红军”二字,大家脑海里立刻出现一个头戴八角帽,身穿蓝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的英雄形像来。不用说,小芦当年建立的条件反射也是这个样。后来进了工厂。一次厂子里请某老红军来讲光荣历史。该同志是一方面军的,参加了长征,但文化太低,最后什么官也没捞到。他回忆说:

“哎,那时我们谁知道该叫‘毛主席’,不都是叫他‘老毛’么?咱们从江西出来,一路走一路抢,那叫‘打土豪’。到一个地方,先找到地主老财家,把能抢的全抢了,有剩下的才分点给老百姓。粮食和衣服都全靠抢。抢得到的时候就大吃一通,抢不到的时候就只有吃野菜。衣服穿的倒不错,就是花里胡哨的。有穿长袍马褂的,有穿中山装的,还有的更好,把土豪少奶奶的绸缎衣服都套在身上。看上去根本就不像什么部队,倒有点像土匪。不过,蒋介石不也就是骂我们是土匪吗?哈哈!那年月,也真顾不上那些了,能逃出去就算命大了……”

Can you believe it? 直到那会儿,我才第一次想到,红军长途逃命,根本就没有后勤补给。既无被服厂,亦无粮秣站。不靠抢,吃的穿的哪儿来?当然只可能穿长袍马褂中山装,外加瓜皮小帽配偏襟绣花袄了。光从这个小小的例子,就能看出人的头脑可以让专制政权塑造到何等简单的地步。所以咱们尽出比动物还愚昧的精英,良有以也。

话说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张主席一看毛润之他们的军队如此凄惨,大为惊讶,问何以如此落魄,毛答曰:“中央军的飞机大炮厉害呀!”

对张主席手下人马的兵强马壮,毛主席是又妒又恨。记得他那时的警卫员叫陈昌奉(跟张主席的大将陈昌浩差不多,我常把这两个名字混起来)。张主席和毛主席会面那天,张主席先声夺人,先驰来一个警卫连,官兵一律骑着高头大马,而伟大领袖这边一个个面黄肌瘦,穷形饿状,跟丐帮也差不大离。那陈昌奉看对方如此威风,又不知道首长们的过节,以为四方面军也是自己弟兄,便盯着那些高头大马看呆了。这情景让最最敬爱的毛主席看在眼里,他中人家顿时打翻了醋坛子,又恼又妒地骂道:

“别盯着那些马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毛后来在延安跟斯诺说,那是他“一生最黑暗的时期”。的确,张主席是北大出身,是我党的13名创始人之一。过去的职位一直比毛主席的高,而且在苏联呆过很长时间,斯大林对他也熟悉。老毛虽然参加建党,但丝毫不懂马列,在开一大时什么话都没敢说,怕露怯(他是到延安后才恶补了点马列的),又没去过苏联。斯大林对他很不了解,常说:“那个毛泽东是不是人造黄油马列主义者?哪有无产阶级革命者去农村干革命的?”(根据索尔兹伯里《新皇帝》)毛那时刚刚爬进三人小组中去,如何敌得过张主席?张主席在该时出现,又人多枪多,的确对毛的皇帝梦构成了最大威胁。他不许警卫员看人家的马,无非是那恐惧与嫉妒的心声流露而已。

可惜张主席太傲慢,隐然对中央的其他人、特别是资历很浅的28个半(博古、张闻天【当时化名洛甫】、王稼祥等)构成威胁。所以那夥人便联合起来对付张主席。中央开会,为此后何去何从吵了很久,张主张南下,毛和其他人主张北上,到中苏边境去建立根据地,靠苏联军火对付蒋介石那很厉害的飞机大炮。最后张同意大多数人意见,红一、四方面军混编成左路军和右路军。毛和大部份中央委员以及陈昌浩、徐向前在左路军(还是右路?记不得了),张和朱德等人在另一路。分道北上。

过了草地后,某晚,叶剑英去向毛秘密汇报:他见到张主席发给陈的密电,反对北上,要陈武力解决中央。毛一听大惊,立刻秘密通知中央委员们和一、三军团,于半夜人衔枚、马去铃,悄悄从营区出发,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一道烟逃走了。等到陈、徐次早醒来,发现阶级弟兄们忽然不见。奇怪莫名,陈问徐:“要不要追?”徐答:“不,天下哪有红军打红军的。”于是便报告张主席。张主席一听大怒,便决定掉头南下,再过草地。同时成立了“伪”中央,敬爱的朱总司令也在里面任要职。因为老朱让毛做成了个打鬼锺馗,毛后来决定替他遮丑,便说朱“临大节而不屈”。其实照张主席的说法,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这“密电拔毛”案一直是我党历史上的一桩悬案。老毛终生坚信此说,多次表扬敬爱的叶帅立了大功。老叶一生不过是个参谋人员,从未带过兵,却也竟尔当了元帅,我想肯定是那次告密挣来的。徐向前本来是当事人,此事他应该最清楚。不过他却三缄其口。直到敬爱的叶帅作古,敬爱的徐帅才出来说,其实张主席根本就没发过什么密电,那事属于科学幻想一类。党史研究人员也遍查档案,从未找到那封密电。我记得这事曾登在国内的《新华文摘》上。

后来贺龙的二方面军和张主席会合,张主席便同意取消第二中央,共同北上到陕北去了。因为陕北是死地,红军到那儿后便试图向东西扩张。老毛和老彭率原来一方面军的人马东征,让山西的阎老西打得大败。老毛怪老彭,老彭便请他自己来指挥。结果还是大败,溃退回黄河西岸。现在那些在网上歌颂“毛主席呀,用兵真如神”的同志不妨去看看彭德怀自述,看看老毛打不打败仗。

这里再顺便插两句:我党的历史,大部份是毛共捏造出来的,而毛的神话形像就建立在这谎话的基础上。那些在网上建神坛的同志可能是出于真心崇拜,可惜他们不知道膜拜的不过是个小说形像而已。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凡是看过史沫特莱的《伟大的战士》(朱德传记,在毛死后由中共翻译出版)的人都知道,朱德自称,红军的游击战是他首先开始的,而那其实也不是他自己的发明,乃是他当年在云南作军阀,剿匪时从土匪那儿学来的。那书上根本就没提到毛对游击战的任何贡献。而且,他将红军长征从云南逃出险境完全归功于自己。据他说,他在云南时,被其他军阀追赶捉拿,星夜兼程逃回四川老家去。后来长征时,他便领着红军,走他当初逃命时走过的小路,因此而化险为夷。那里面没一个字讲到后来才吹起来的“四渡赤水出奇兵”。

不仅如此,据白先勇(白崇禧公子)的回忆和相关文章,毛在东北初期的战略指挥犯了大错。他先毫不现实地想让林彪死守锦州,把国军关在关内。后来林彪反对,才没走那步臭棋。但他又令林死守长春等坚城,让国军打得大败。四平一役,共军精锐尽丧,一度连哈尔滨都准备放弃,转入农村打游击,再不行就逃到苏联去。可惜马歇尔来华调停,蒋公以为东北匪患已清,便命令停火,使共军绝处逢生,日后大举重来,终于夺去了东北。东北一失,华北自然也就没法保住了。

在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中,老毛也并不如那些同志歌颂的那么英明。细看《毛选》四卷就可以看出老毛的决策和战役具体展开的方式并不相同。例如老毛命令四野打锦州,却不安排打阻击的部队,要攻城部队在攻下锦州后,不离开原地即大规模地消灭从沈阳来援之敌。这完全是说梦话。幸亏(其实是不幸)敬爱的林副统帅没听他的疯话,安排了十纵一个整军(纵队相当于后来的军)专门在黑山打阻击,几乎把一个军贴了进去,才堵住了沈阳来援之敌。平津战役也是这样,细看毛选就能看出全靠林副不听毛令,这才大获全胜。

话又扯开了。却说毛主席东征失利,张主席的人马西征更惨。这经过,记得老狼已经讲过了,整个全军覆没,只有小量残匪逃到新疆去(彼时新疆军阀盛世才亲共)。人马折腾完了,张主席便再没本钱和毛同志斗法。最后,王明同志从苏联回来,张主席怕遭毒手,便逃去投奔国府,据说是当了军统特务。他在回忆录中恨恨地写道:一方面军后来之所以急剧膨胀,是因为他们搞等级制度。长征中,干部受了伤便让士兵抬着走,而士兵受伤则扔下不管。所以他们虽然人少,却尽是指挥员,等于是个军官团。而四方面军对官兵一视同仁,不搞这套,所以人数虽多,干部却是正常比例,扩充起来自然没有一方面军那么容易。

张主席后来移居北美,晚景凄凉。写了部非常有价值的回忆录,还让香港出版商坑惨了,几乎没拿到什么版税。职业革命家除了干革命便无一技之长,离开了革命便只有饿死一条路。有道是: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张主席离不开共产党,干民主革命无论是哪种都离不开毛泽东思想。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