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博讯4月23日消息】

看到一报导摘要介绍了一篇评论在欧洲再次出现“新帝国主义思潮”的文字(原文请去新闻网或网页《新的里程碑》中同名文字下的附件查看。http://home.computer.net/~pyd)。文章认为“九一一事件”打破了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形成并趋于稳定的国际秩序,现在欧洲社会再次重现了一百年前导致後来两次世界大战的极端思想,一种“新帝国主义思潮”将严重干扰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笔者觉得这篇文字有确凿的论据,分析也很客观冷静,没有“耸人听闻”或“哗众取宠”之嫌。更重要的是,这篇文章有力地提供了笔者对世界未来的分析和担心的旁证,戳穿了许多口是心非的宣传,给那些对未来盲目乐观者浇了一盆凉水。如果说世界上大多数人看不到这一点,是受文化局限而有情可原的话,那麽对拥有最强大的联想功能的文化,以几千个单字组合,就可以包括万物的中国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其实这样的趋势应该是可以预料的。因为人类的行为起码就整体而言,是受到某种固有理论所宣扬的价值观、认识论的影响、支配的。比如接受“种族优越论”观点的人,可以一面高呼“平等人权”的口号,并且身体力行,却同时可以对发生在其它地方的种族杀戮无动于衷,因为他们的确认为那是不配享受“人权”、理应被“淘汰”的“次品”。而接受社会达尔文主义影响的人,当然更认为不择手段地去获取财物,是正大光明的行为,不仅不用自责,反而可以证明自己的“优秀”。这种情况下,怎麽能期望社会中大多数人会有相反的表现?这不正是“帝国主义”的思想基础吗?

以这样的认识来看二战(甚至一战)至今发生的事实情况,就很容易理解为什麽非但没有如期望那样逐渐获得“世界和平”,反而越来越令人不安,连在最安全的美国纽约世贸大楼里面工作的人,都可能突然遭到生命的无妄之灾,更不要说美国已经把世界上多达五个国家列入“邪恶轴心”,除非投降,否则武力解决只不过是迟早问题。而其认定更无需通过“国际大法官”,只要需要,把中国也加上是一点也不困难的。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完全是由于过去那几次战争的结果,并没有改变社会科学的任何基本认识理论。而什麽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客观来看都只不过是象推销“商品”的不同宣传用语和手法而已。虽然由于一个跟科学理论上的“进步”完全相反的原因,让一方取得取得了必然的胜利,这是只要略有力学、矢量知识的人就完全能够理解的。(有关详细叙述请查阅拙文《文化的升级是当务之急》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0523.html和《文明的图解》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2.html)。很明显,接下来要的不是“公平竞争”而是如何“垄断”。总之,客观整体而言,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就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本质上是争夺利益的分配而不是什麽“正义和邪恶”的斗争。而且可以认为那以後发生的所有战争,背後也无不都可以和这样的动机作联系。任何为此作出的反驳都将是虚伪无力的。因为任何其它的理由,逻辑上一定违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样一些百年来越来越被奉为圭臬的“丛林法则”。我们什麽时候看见有人愿意自己站出来“自打耳光”地承认“口是心非”的?他们又为什麽不在“正义、公平”上口是心非,而反而要在这个切身利益问题上口是心非呢?笔者就是因为这样逻辑推理的结果,而不是因为这是一个英国首相的外交政策顾问发表的文章中所主张,那样的文章总是真真假假同时存在的。

这个问题对中国而言,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

一,中国尽管在两次世界大战都属于“战胜国”之列,却并无“战胜国”之实,而且非但没有“战胜国”之实,既没有获得任何实际损失的赔款,连原来被强行夺取的特权都收不回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凡尔赛条约不顾中国的反对,把战败国德国的在华特权转给了日本),甚至最後反而还要割去自己的国土(二次大战的雅尔塔协定同意外蒙古独立),整个“享受”了全套“战败国”待遇。接下来也看不到可能改变的迹象,虽然在毛泽东时代似乎曾经看到过一点希望,可惜好不容易聚集的那点精神和物质能量,又被他在“与(自己)人奋斗,其乐无穷”中消耗殆尽。现在口袋里美元虽然多了一点,但是下一次类似情况发生时,恐怕想当“名义战胜国”都难,因为要是新“帝国主义”不把现在这样的中国当成目标,那一定是他们事前已经受过“降”了。其原因还是不说为好,因为应该知道的人是心知肚明的,那真不知道的知道了也没有用,胡乱发泄一通的後果只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已。

二,这又是中华文化真正的契机。因为只有运用这样的文化才有可能发现相关的问题本质,并找到解决的方向所在。在这样基础上升级发展出来的人类新文化,才可能让全人类看到真正光明的未来,而不用象现在那样去为吃有限的“死老鼠”(以有限地球资源生产出来的物质)争得你死我活、不亦乐乎。说得“玄”一点,冥冥中让中华文化能够几千年後半死又活地保存下来,正是为人类在危险的关键时刻,提供一个出路的希望,就象冷冻起来的真正文明“脐血或基因”。但是这不是什麽中国人的骄傲,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正确运用过这种文化,现在更要把自己的不长进嫁祸于中华文化,象武功不到家的人用锋利的宝剑反而削了自己的脚指头,只能令人不胜唏嘘。

今天世界各国的人都在津津乐道地讨论象动物一样地要以肉体战争的方式去威胁或消灭同类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完全不去想想这样的方法已经用了几千年都没有解决,反而使得问题和後果越来越严重。这完全是因为不懂得“相生相克”的道理、没有“对症下药”的关系。人类今天获得的一切成就,都和自己特有的精神思维能力分不开,现在出现问题,当然也只有从这个方面去想办法解决。如果一定要用“战争”这个名词,那就是要靠“精神战争”(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18.html)才能真正、彻底地解决问题。一旦进入那样的境界,用“沉舟湖畔千帆过,病树根前万木春”来形容未来的世界,就一点都不过分了。反之,“心病”要是不用“心药”(比如以库珀的主张行事)後果当然可想而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