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中国农民遭受歧视备忘录

【博讯4月19日消息】 淮生

关于中国农民在中国全体国民中的比例,我这里采用“80%”的通常看法。因为,江泽民在为《中国农民基本常识读本》所作序言的开篇写道:我国有12亿多人,9亿在农村。这里所透露的比例,也是近似于80%。

中国农民这个群体,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其人口直逼世界人口第二大国印度,更远远超过美、英、法等西方七个富国俱乐部成员的人口总和。可是,他们活得那么艰辛、那么绝望。我愿意在此以具体数字说明:他们在自己国家的权力和权利分配格局中,拥有什么样的比例、以及什么样的分配状态。

一、政治权利

(一)农民在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里拥有的比例席位:

   ◆1993~1998年度,在全体2,978名代表中占有9.4%;   ◆1998~2003年度,在全体2,979名代表中占约有9%。(极有    可能达不到这个比例。)

(二)农民在国家中高级公务员队伍中的比例:近乎0%。

也就是说:在中国,真正有决策权力的阶层里,基本没有农民。

原因:除非你是一个拥有(或者取得了)城镇户口的中国人,否则,你没有被选拔成为公务员的资格。

对比:在世界的大多数国家,任何一个农村放牛出身的孩子,任何一个贫民窟里擦鞋匠家里出来的孩子,都可以期待拥有这样的机会——在自己国家里成为国家元首的机会。

再对比:一个在中国农村出来的人,在自己国家的首都想成为一个司机、一个公共汽车售票员的机会都没有。——不是我捏造:您在1998年12月17日、1999年12月17日的《北京晚报》上可以找到刊载这种规定的公告。

二、经济权利

(一)关于农民的就业权

   前面说的“做司机”、“做售票员”的就业权利,就属于经济   权利的范畴。尽管在“劳动法”有明确的条文规定“劳动者有   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但实际上,在中国共产党政权   建立的50多年来的操作中,农民从来没有被算作“公民”,无   法期待能够享受“平等就业权”。

   北京劳动保障局的扈小红,曾经公开对《中国青年报》记者闵   捷表示:在北京,外地人没有这个资格。(内容在该报1999.   1.28)。也就是说:在北京这个长期宣扬“依法治市”的城   市,一个地方政府的劳动部门官员,可以公开藐视提供他行政   执法之依据的国家大法——劳动法!

(二)消费水平

   据两年前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全国83%的消费额产生在城市。   这意味着:占全国80%的农村人口,可供他们花销的钱不到总   量的20%!

(三) 经济赔偿权

   两年前,对重庆的綦江虹桥垮塌遇难者进行的赔偿中,有权的   人施行了一种公然羞辱农民的赔法:城市身分者每人赔4.845   万元;农民出身者则仅赔2.2万元!

对比:在此期间,新加坡006航班失事。其赔偿标准为:每人40万美元。在这里,对遇难者没有国别、出身的差别对待!

三、教育权利

从1999年《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来看:在中国这个城乡两阶层人口比为2:8的国家,人民上大学的机会比是8:2!(另一家报纸《南方周末》所刊出的数字则是7:3)。

这则调查报告在对北京多所高校2,000余名学生的抽样调查中发现:这些学生里,28%来自北京,30%来自北京以外的城市,24%来自全国各地不出名的城镇,只有18%(尚未达到20%)来自农村。

这种畸形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呢?原因是:在“有中国特色”的教育资源分配与运作里,长期存在着人为设置的歧视性门槛。

(一)收费门槛

   比如北京前些年对小学生的收费:北京孩子每年收400~500元   的话,外地来的农民的孩子则收2,000~3,000元,甚至更高。

(二)分数线门框(高考、中考各举一例)

   大学招考:1999年,北京一般理科院校招生,录取分数线是这   么划的:北京考生421分;湖北考生(包括农民考生)535分,   相差114分!

   高中及中专招考:1998年7月,山西省太原市公布本年度的中   专分数线的录取公告显示:城镇考生录取线为376分,农村考   生的录取线为532分,相差的额度竟然达到了156分!(据《中   国财经报》,1998.8.0)

小结

我写着这类文章,心里淌着泪水。

我的人生,已过“而立”之年。我现在所关心、所担心的是:我的余生还会在这种歧视、不公中度过吗?

还有,我那可怜的(我认为他是可爱的)7岁孩子,还会和我一样,在这种屈辱、无望的成长环境里、去重复地经历他爸爸曾经、并且正在经历的一切吗?

祖国,你这个在歌曲中被歌颂的“母亲”呀:什么时候,你会懂得善待你的所有子女?什么时候,你能成为一个真正仁爱的母亲?

转载自《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昌平: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我向总理说实话》节选
  • 中国农民的生老病死(四):死的荒唐
  • 工人苦,农民更苦
  • 野夫:农民有没有贡献?
  • 白沙洲:农民是受欺凌的社会集团
  • 白沙洲:保护农民的政府在哪里?
  • 梁京:会场内外的空话与现实——评"人大"会议的农民问题热
  • 农民的一首好诗:歌拟奥登
  • 中国入世后农民何去何从
  • 中国富裕农民中务农者仅四分之一
  • 中国农民生活在九地之下 --余英时
  • 中国农民的生老病死(三):病的无奈
  • 两百名农民于北京人大静坐示威 抗议政府官员剥夺土地(详讯)
  • 北京150农民市政府外静坐
  • 我为农民说真话
  • 不满执法粗暴 汕头农民示威毁旅巴
  • 阜新一农民16年植树成了百万富翁
  • 白沙洲:地方党政机构成农民袭击目标
  • 北京电邮快讯:解放军坚拒参与对工人农民抗议活动的镇压
  • 带领群众静坐示威 广东2名农民被判管制
  • 广州公安局森林分局为何加害一个无辜农民?
  • 经合组织中国经济报告:农民养官太多
  • 胡锦涛说大陆需要调整农村结构增加农民收入
  • 朱镕基《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扩大内需和增加农民收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