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博讯4月17日消息】

大陆江泽民主席最近访问了欧洲和中东五国,其中居然有两个被美国称为“邪恶轴心”的国家(利比亚和伊朗)。笔者对其中内情一无所知,不敢妄加论断,但从表现上,似乎看到一点变化。

世上一切事物,都存在有相对比较的关系,如大小、轻重、高低、好坏等。比如美国电影行业,就不但有象征最高水平的奥斯卡奖,还有代表水平最差的“金草梅奖”,就是这个道理。那麽要是根据这个道理来评选一下大陆近年来的外交政策,那个“金草梅奖”一定非“韬光养晦”莫属!

中国的谋略是举世闻名的,那里很早以前就存在的兵法,至今仍被世人广泛研究学习和重视,足以说明那种文化达到的能力程度,已经可以从本质上正确认识、总结事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社会(当然包括美国和国际社会)还没有中华文化认识不到或解释不了的现象。历史必将证明任何否定这样的事实的,都只能是无知或愚蠢。

但是,文化是一种高级而复杂的“工具”,而中华文化甚至可以认为是一种高超的“武功密籍”,需要融会贯通才能随心所欲地运用,而不能象那一般的花拳绣腿那样,可以随便拿个三招两式出来唬人的,这样弄不好不仅不能“制敌”,反而可能伤了自己。

“韬光养晦”最有名的运用成功的实例,就是当初吴越相争时,战败的越王勾践的所谓“卧薪尝胆”,以表面顺从、讨好吴王,骗取到好感和信任,然後暗地发愤图强,重振国力,最後反而打败并消灭了吴国。可以认为这种策略就性质而言,绝对属于“阴谋”(这里没有是非的概念),运用的前提就是有绝对可靠的保密条件,否则一定功亏一篑。当初勾践时代,国家本来就很小,没有政策需要“公民投票”的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概念,更没有“无孔不入”的记者,只要身边有几个亲信和忠臣知道并配合就行,很容易满足这样的条件。但是以後这样整体的行为就越来越困难,而只能在个人或小集团范围中应用了。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在蒋经国时代和以後的崛起,是近代“韬光养晦”策略的又一成功实例。而他的成功背後,同样有上述的所有必要条件,要是蒋经国和国民党知道他後来的那些行为,恐怕他只能跑到大陆从事另外一个“韬光养晦”行动计划了。但是即使今天集中全世界的历史学家、用上最先进的电脑去搜索全世界发生过的事件,大概也不会找到一个违背上述条件的“成功事例”的。

但是这样的事例却的确在中国发生了。那里一段时间以来,居然以一个最高领袖的名义,要国家实行 “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完全和上述要求反其道而行之,予以大张旗鼓地加以宣传,好象生怕有人不知道,差一点让笔者翻烂自己的词典,以图找到一些哪怕可以牵强附会地将其和“韬光”作联系的解释。更不要说在今天这样的信息时代条件下,一个具有1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有外国奸谍卫星监视着每一平方公里的国土,下面执行着鼓励“向钱看”的政策的国家,怎麽能够做到“韬光养晦”?当然,如果将这几个字,换成“掏光(国家)养贿(赂)”,倒是很顺理成章的。

事实正是如此,这几年外交上的几乎每一具体事件(大概不需要再举例),都可以证明这种策略“阴谋阳施”的错误,完全等于告诉别人,无论碰到什麽情况都会“逆来顺受”的。在这种情况下被人 “吃定”,也是理所当然的,否则反而是不可思议了。

其实中国人早就应该认识到“富有”和“满足”都是相对的(《什麽是幸福?》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07.html)。当初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大多数人都处于饥饿状态,能够有足够的东西填饱肚子就是最大的满足(这是笔者的亲身体会),现在粮食不愁,马上变得食不厌精起来。当代大多数人希望拥有一辆“奔驰”,是因为还只有少数人拥有而“物以稀为贵”。要是人人都买得起,还有人会刻意追求吗?财富也是同样道理,其之所以有“吸引力”,完全是因为相对的巨大差距造成。否则就算每个人都有微软盖茨一样多的财富,又有什麽意义呢?“保持财富永远的差距”,是资本主义竞争的动力来源。从这样的认识出发,就可以知道中国是永远进不了“富国”行列的。因为全世界无论是现在的富国或穷国,都不能接受人口绝对值基数如此巨大的国家去分享或从自己身上取得财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要自己设身处地想一想就知道这绝对是犯“众怒”的。所以从理论上就可以肯定,中国根本不可能靠资本主义来达到任何富强的目的。除非故意回避,否则现实已经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中国从国际现实出发,自己只有两种选择,当富国的“跟班”或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乞丐头”。其实,这本来就是那里从建立民国以来,尝试进行过的几次政治实践的实质。开始时革命党受读书人的影响,以为只要学习西方,采用他们的制度,就能使自己的国家同样富强起来。结果孙中山就已经发现西方没有“平等待我”之意(他不知道人家是要你当“跟班”不是拉你来当“合伙人”的,何来平等之有?)。而蒋介石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後那段期间受的屈辱和“窝囊气”,就再明显不过了。只是因为出于他个人和代表的集团的利益而“忍”了下来。但是如果不是後来朝鲜突然发难,打乱了美国的计划,恐怕他也还是难免被“炒鱿鱼”的下场。

毛泽东以他的性格气质特点,以及对历史和中国人的了解,再加上他自己多年实践的体会。在上台执政以後不久,就决定选择了当“乞丐头”的目标。只是他受时代和自己知识结构条件的影响和限制,在理论、策略、手段上都不可避免地犯了重大错误,导致必然的失败结局。但是那个时代和中国任何其它时代,无论正反面都产生强烈的对比,给人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这样的印象是走不同路线的结果,只能随现实比较的造成的反差来减弱或增强。任何人为想它消失的企图都是徒劳的。

笔者无意去比较或指出两种选择孰优孰劣?因为客观来看,整个世界正在朝一个错误的方向前进(《对世界未来的探讨》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312.html),在大方向错误的前提下,往往出现“负负得正”的数学效果,根本无所谓优劣,何况更有“因人、因地、因时”制宜的问题,不是想走什麽路就可以走什麽路的。只是看到现在有许多人,拿当“跟班”的地位,当做别人的“伙伴”来夸夸其谈时,提个醒、留个“话把”,省得将来吃了亏、受了气时,又有人为此把脏水泼到中华文化头上。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