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东海一枭:互联网万岁

【博讯4月09日消息】 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在封闭型的小屋子里呆久了,感觉就会渐渐麻木、迟钝起来,进一步更会视阴暗为光明、以窄小为宽大,甚者大小不分,黑白颠倒。我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铁屋子里,虽然读书多、交际广、眼界颇宽,也能了解不少外面世界的信息、屋内事物的真相,却也没感觉怎样的窒息和痛苦,而且经过十余年海上风涛的历练拼搏,在物质金钱、人生经验、处世能力、人际关系诸方面有所积累和“进步”,自我感觉有时还挺不错的哩。 堕地今将四十年,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下来了。尽管一直对那些肥头大耳凸肚的所谓款爷充满鄙视,但自己入仕无途从军乏缘,在老妻和弟兄、亲友们的鼓励下,还是准备在商场上真正施展拳脚大干一番……不干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呀。

忽然间鬼使神差触了网,仿佛触电,仿佛睁开了第三只眼睛,仿佛体内某种沉睡千年的东西忽然间惊醒过来、尖叫起来。感谢互联网,为我打开了一扇暂新的窗口,不但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感悟外面世界的光明和精彩,也让我真正发现了屋子里远远近近大大小小许多事情的真相——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我常常一瓶烈酒,独坐深夜,面对网络,如饥似渴地移动著鼠标,并常常感受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喘不过气来的窒息!尽管早就知道自己与许多平头百姓一样,被蒙蔽被欺骗被强奸,随著目光和思考的不断深入,一种耻辱和愤怒的感觉还是愈来愈强烈!

在这个物质至上、欲望泛滥、精神堕落、信仰崩溃的时代,如果还有所谓的希望的话,只能在网上了。新闻、舆论的真实,事物、时代的真相,思想学术的真诚,在网上。网上代表民间,网坛就是江湖。

由于种种原因,包括有关部门恶意的误导、对新生事物的恐惧和反感,许多人对网络抱有一种可笑的偏见,老妻就曾一言定罪:网上的东西,假多真少,不可信!一些名家也颇有微词,日前读到甘阳文集《将错就错》中一篇《狗而屁之》的短文,引用梁启超讲过的一个“狗屁分三等”的故事,奋勇砸网:

“粱任公如果活到今天,看到兴旺发达的网上文化,必然大开眼界,因为这网上文化实在把他说的所有三种狗屁都发展得淋漓尽致。前两天右边黄粲然专栏谈作家莫言的上网经验,妙不可言。莫言说:“短短的上网经验使我体会到,人一上网,马上就变得厚颜无耻,马上就变得胆大包天”。因为上网写作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借助网络厚颜无耻地吹捧自己,就是要借助网络胆大包天地批评别人”,不过莫言又说“当然我也知道,下了网后,这些吹捧和批评就会像屁一样消散——连屁都不如”。

其实应该说,虽然都是屁,也还是有等级的。例如那些偶尔上网厚颜无耻自我吹捧的人,大概相当于粱任公说的“放狗屁”,亦即到网上“偶放一狗屁耳”;另一类是不断上网胆大包天攻击别人的,这就是粱启超说的“狗放屁”一类了;最后一类则是天天上网散布流言蜚语、专事造谣中伤泼污水的家伙,这些大概就属于职业性的“网上放屁狗”了。”

这个甘阳似乎是“新左派”的代表人物,其实学术上是个糊涂虫大草包。因为他认为,官僚的腐败和社会的不公,其根源在于“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这话与贪官落马后将自己的问题归功于“资产阶级腐朽享乐思想的影响和糖衣炮弹的袭击”一样妙不可言。

甩句套话: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随著网络时代已经的到来,不免产生了一些负作用,如网络垃圾、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等。一些少男少女或成人聊天室、不入流的情感、文学类论坛,确实文学成分不高,甚至垃圾成堆,但网上许多以思想性取胜的网站、网坛、网刊,则是五彩缤纷、精华荟萃,远非国内传统学术刊物所能望尘。

这些网上媒体,都是值得擂三通金鼓隆重推荐的。遗憾的是不少海外优秀中文网站被屏蔽了!----有关部门如此严防死守,实在是可笑复可耻!须知奇士不可辱、真相不可蔽、民众不可欺、历史不可蒙呀。

还有网上的政论、思想名家,人数太多,数不胜数,论文采之飞扬、文笔之优美、见解之超卓、思想之新锐,许多人都达到了一流水平。他们论事则实事求是,论理则入木三分,论人则抽筋伐髓,论世则一针见血!与传统刊物上大多数隔靴搔痒、隔雾看花、半遮半掩、欲说还休的文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正如王怡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所说:“上网之后,我看到网络的意义并不在文学的园地,而在思想的传播。我在网上的写作迅速从文学性转向思想性甚至是学术性的写作,也是部分的出于这种理解。对文学爱好者而言,网络除了提供了一个新的成名渠道之外,没有更大的价值。至少我看不到更大的价值。网上的写作,和网下的写作没有丝毫品质和尺度上的差异。但思想性的写作就不一样了。今天的中文网络世界,我觉得已经形成了一个迥异于传媒也迥异于正规学术体制的思想空间。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网络为主的写作者和研究者群体,和旨在寻求传播与表达的一大批民间的网络媒体。网络文学老实说拿来给传统文学提鞋都还不配。但今天网络上的思想和学术水平及其自由的品质,可以反过来说,中国绝大多数的所谓学术刊物包括各地所谓的中文核心期刊,拿来给学术网络提鞋,那也是不配。网下的所谓学术,人文社科类的,少说有60%都是垃圾。但你到世纪中国、公法评论和思想评论这样的网站去看,基本上已经没有垃圾了。”

王怡所言也不免偏激,网络文学就比传统文学精彩高级的也不少,例如旧体诗词,网上名家辈出,精品纷飞,许多网下名家和精品,倒是“提鞋都还不配”。

就新闻的真实性而言,其实莫言、甘阳之流的话反过来说才对:传统媒体——从中央到各地市县的电视、广播、报刊、杂志,大部分是垃圾。不是有人说嘛:宣传部是假话批发部,电视台是大话转播台,记者站是空话中转站。

互联网,堪称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也将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挡不住、阻不了、蔽不成,一切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举措都是愚蠢和徒劳的,纵然一时成功,必将付出更加高昂的代价。

感谢网络!互联网万岁、万岁、万万岁!

(略有删节)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东海一枭:世纪大逃亡?
  • 东海一枭:沉默的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 东海一枭:请朱总理让位
  • 东海一枭:谁害了贪官们?
  • 东海一枭:杀得好!杀得少!
  • 东海一枭:求名之道
  • 东海一枭:为杀人者徐勇鹏叫一声好(转)
  • 东海一枭:重建“盗”德
  • 东海一枭:搭起民主大框架
  • 东海一枭:抛残弃旧取新经------给执政党的一点建议
  • 东海一枭:向朱熔基进一言
  • 东海一枭:警告民运分子:家丑外扬太不该!
  • 东海一枭:还我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