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博讯4月04日消息】 潘一丁

记得在大陆生活时,後来有一段时间使用罐装液化气作燃料。虽然清洁又方便,但是计划供应而且连容器钢瓶在内,加在一起重量不轻,换气不易。所以为节省起见,多买一高压锅用来做饭、或烧煮其它不容易煮烂的食物,的确收到省时省燃料的明显效果。但是用高压锅有一定危险,笔者就遇到过一次,当时在煮粥,可能因为数量太多或事前没有检查安全阀的畅通。结果过程中突然听见一声巨响,到厨房一看,生铁炉架被炸去一角,高压锅已经“身首分离”地落在地上,而里面的米粒则全部象 “天女散花”般地布满天花板(锅里反而一粒不剩)。幸好当时无人在场,否则後果不堪设想,事後想起还害怕不已,相当一段时间都没有敢再买一个新的来用。

来美後,可能因为鼓励消费甚至到了不在乎“浪费”的地步,再加上其的确存在的危险性,所以很少看到再有人使用高压锅(虽然还是可以买得到)。但是却发现这里大多数人用的烧水壶,都是一种在壶口上带有一个哨子的“叫壶”。当水开後,产生的蒸汽通过就会发出叫声,除非有人前去拿开或熄火,否则就一直叫下去直到水烧干为止。由于发出的声音并不悦耳,所以没有“催眠作用”,足以提醒许多可能忘记它存在的危险发生。

据说当初的瓦特就是受到水壶盖因蒸汽而跳动的启发,发明了蒸汽机。笔者愚昧,没有老瓦那样的天才。只是受中华文化强大的联想功能之赐,从这两个现象想到了今天海峡两岸的“言论自由”。

中国自古就有“上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行”之说。只是心根本无法禁,比如公主长得很美丽,可以不准人碰,不准人看,甚至不准人谈,却无法不准人心里想跟她“上床”。结果社会只能靠反复那些皇帝、圣贤或道德家自己都做不到的说教,压制任何质疑反对的言论和行为来进行治理。久而久之,养成了靠谎言和专制进行统治的习惯。即使民国以後也没有能够突破开放真正的言论,在国民党统治大陆的後期,还是要老百姓“莫谈国事”。而到了共产党毛泽东时代,从反右开始,正式实行以“言论入罪”,最後到了“文革”期间,居然能够提出“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谁反对就打倒谁”口号,更将这样的传统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以,当前海内外总是喜欢把压制“言论自由”的责任,全部推到毛泽东和他的共产党身上,却根本不考虑自己文化形成的特殊条件(没看见那里连计程车司机谈起政治,恐怕都足以当议员或人大代表的)。所以是一种文过饰非、推脱历史传统责任的说法,既过分夸大老毛和共产党的能力,也完全不符合历史,更对那个国家的未来毫无益处。

其实,中国起码从秦始皇以来,每一个朝代的言论环境就象一个“高压锅”,开始时无论里面煮什麽东西(具体制度、国情)都跟一般锅一样,没有什麽特别。这就是很多朝代的开国、中兴时期的礼贤下士、广开言路、从善如流的“太平盛世”。只是因为天性(自私、贪婪、好色等产生腐败的因素)使然,在权力的包庇纵容下,日益增长扩大,最後破坏了社会的公正和稳定,引起民众的不满。这样的“不满”,通过具有特殊强大功能的汉文字和语言制造出来的“言论”,来扩散传播和积累,最後成为破坏政权威信,制造支持反对者推翻其统治的舆论,和励革命力量的源泉。使得所有当政者都不敢忽视,终于形成那里总是靠自己的“谎言”、和对反对者“禁言”这样“双管齐下”的统治传统,制造出类似“高压锅”的环境,大多数时间看起来很“稳定”,但是内部的不满的能量却在积累,直到那个统治“高压锅”一旦承受不了那个压力时,就会产生破坏性的“爆炸”—武装暴力革命。那里大多数朝代的更替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也是毛泽东名言“反动派不打不倒”的根据,因为那里从来没有靠舆论影响政府的习惯。连今天的中文网路都是如此。除了打文字官司取乐、相互抵消影响外,从来没有看到建立足以影响政府的一致舆论(或者说真正能够影响政府的舆论,都被“删除”了)。可惜中国领导人总是“当局者迷”,只知一味向他们的各朝前辈们学习制造、使用“高压锅”,却不接受那个“高压锅”最後都是以“爆炸性”完蛋收场的教训!

不过现在出了一个例外,那就是和大陆同文(包括“台语”都是中国某省的地方语种带过去的)同种的台湾。尽管他们在极力想跟中国“脱离关系”,但是从精神文化上来说,总是要象那个齐天大圣 “孙猴子”一样,怎麽变那根“猴子尾巴”还是要露出来的。

这不,为了增加两岸的言论自由的“对比度”,台湾包括新闻自由在内的“言论自由”程度,同样从另一方向达到“登峰造极”。从未破大案的办案内情、政治名女人亲自表演“打真军”的春宫录相,到关系政权安危的外交贿赂内幕,都可以成为百无禁忌的公开内容。真是“想说什麽说什麽”,大概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连西方民主社会也要“自愧不如”的程度。但是这样的“言论自由”,对改善、提高那里政府和社会的品质又起到什麽好作用了吗?不仅除了“白晓燕撕票案”因为凶手肆无忌惮地继续作案而“恶贯满盈”地自投罗网外,其它如“县长官邸血案”、“民进党女高层被奸杀案”、 “尹清枫军售丑闻被杀案”等绝对够得上国际档次的大案、要案一个都没有破。“兴票案”、“拉法叶舰采购佣金案”和“前总统夫人转移七千万美金疑案”等,也无一能象当初尼克松总统的“水门案” 那样地“水落石出”。难道我们可以认为那里“洪桐县里没好人”?否则怎麽能够认为这样的“言论自由”,对社会起到正面的积极作用呢?当然,全盘否定也是有欠公允的,因为那里的“言论自由” 起码起到了“叫壶”的作用,象一只毫无乐感、但叫起来你想不听都不行的“叫壶”!

整个中华民族现在就在不断改进“高压锅”的承受能力,和“叫壶”的灵敏度过程中“前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