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陈劲松: 透视工潮 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

【博讯4月04日消息】 透视这一波工潮,再一次感受到当今中国严峻的经济问题与社会问题。 所有这些问题,最后都可能导致民意的山洪爆发,专制的防堤溃决,整个中国,在付出沉重代价之后,或者支离破碎,或者焕然一新。

陈劲松: 三月中旬以来,辽宁省辽阳市和黑龙江省大庆市先后发生工潮,随后,在四川、江西、和广东深圳市,都发生不同程度的工潮。规模大至数万人,小至数百人,造成相当声势。在当局软硬两手的围剿下,工潮看上去渐趋平息。

透视这一波工潮,再一次感受到当今中国严峻的社会问题。

首先,从工人方面而言,诉求并不高,几乎都是基本的经济诉求: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资或退休金;要求就业或失业保障。唯一具有一丁点政治色彩的,是要求制止共产党干部的贪污腐化。总的说来,还仅仅停留在“要工作,要吃饭”的初级层次上,并没有上升到制度改革的高度,示威工人的表现,可谓非常温和与谨慎,一再声明“我们不是要反对政府”;当局逮捕工运领袖之后,工人诉求又转为“要求释放被捕人员”。总体上,示威工人显得竭尽克制,谨小慎微,甚至显得被动,甚至表现出心有余悸。他们公开承认“胳膊拧不过大腿”。

其次,从政府方面来看,正如他们一贯表现的那样,一方面高度紧张,出动大批军警特务,对工潮实施全程监视、跟踪、和驱散;另一方面,则毫不手软地实行镇压,逮捕工人领袖,瓦解示威群众。而且,毫不理会工人和外界的抗议,将被捕工人领袖径直交付起诉、“法办”。处理手法之娴熟、老练、和武断,真可谓目中无人,为所欲为,显示出他们反民主、反人权、维持独裁政权的一贯政策和铁定决心。在对待民众抗议活动方面,毫无通融的余地。这再一次给充满幻想的温和反对派或天真国民,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其三,从旁观者的角度而言,不管是国际媒体还是流亡国外的反对派,对国内工潮都寄予莫大期望,却爱莫能助,最大程度的支援仅仅是新闻披露,就这一点点,北京政权还连忙给被捕工人领袖扣上一顶“勾结国外敌对势力”的帽子。可见,成熟的有组织的反对派,遭到北京当局的刻意分化和有效隔离,难以与自发的民众运动相结合,一时难以发挥作用。

总的说来,北京政权至少在目前还能表现出控制局势的能力。但是,鉴于这一波工潮,和在此前后,其他零星工潮所揭示的经济问题,却成为工潮不可能断绝的社会问题。工潮,或者其他形式的社会抗争,将注定呈现一浪高过一浪的大趋势。

这些经济问题,也即是社会问题的构成是:国营企业的长期亏损和改革无方,导致工人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大批失业;贪官污吏的大肆鲸吞和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相并行,加剧社会贫富分化和心态失衡;中国加入WTO,面临国际竞争,产业重组,普通民众、尤其工人农民的实际利益容易遭受直接损害,成为中国入世首当其冲的牺牲品;而北京政权对民众以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表达民意,表现出极端仇视或不屑一顾,加以持久控制和镇压,堵塞民众情绪宣泄渠道......

所有这些,最后都可能导致,民意的山洪爆发,专制的防堤溃决,整个中国,在付出沉重代价之后,或者支离破碎,或者焕然一新。 (RFA)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知识分子面对工潮的悖论
  • 小东: 闲聊大庆工潮之二
  • 小东: 闲聊大庆工潮之一
  • 工潮南下蔓延江西1500名矿工示威
  • “北京党部”对东北工潮的声明的错误
  • 抚顺又开始大规模示威工潮
  • 中共官方不愿证实辽阳大庆两地爆发工潮
  • 中国武警准备镇压工潮
  • 中国劳工通讯:韩东方对四川广元工潮的采访
  • 新闻分析:中国工潮迭起突显社会隐患
  • 京人:从八十年前的安源大罢工看今日下岗工人工潮
  • 上万工人抗议 当局严防大庆辽阳工潮连成一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