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资本主义有“普遍性”价值吗?

【博讯3月30日消息】

经常在网上读到被转贴的韩德强先生的严肃文章,之所以说“严肃”,是有别于那些以卖弄知识和诡辩技巧、哗众取宠、甚至公开表明游戏取乐,来在非娱乐的场合下发表的东西,说明他的文字是受到相当一部分人的认同。笔者也是其中之一,觉得他对问题的分析判断,比较公正、客观而有深度。以最近看到的《全球化与死难打工者》(原文可去网页“新的里程碑”同名文字链接查阅http://home.computer.net/~pyd)为例,就是以西方资本主义初期对国内工人同样实施的残酷剥削以保证最大最快的资本积累,来说明今天想走同样道路的大陆,不断出现不重视工人生产安全的重大伤亡事故的必然性。这是真正接触到问题的本质,远比那些一味痛骂资本家“黑心”,指责“制度不健全”或基层官员 “失职”之类文过饰非的夸夸其谈,或类似九一一後出现的“要当一天美国人”的廉价煽情讨好方式,要来得“一针见血”得多了。可以给那里要进入民主时代的民众,在思考相关问题时,提供更客观而深入的有效参考,起码理论上有解决问题的希望,否则象前面那些说法的结果,大概除了再次“革命” 外,是不可能有出路的,现在那些问题的只见多不见少就是证明。这才是知识份子的社会责任,真正体现了知识份子的良心和部分良知的价值所在。

但是,指出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的残酷性和必然性,就认识层次而言只是在“知其然”的初级层次(《认识论》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7.html),如果知识份子的良知仅及于此是远远不够的,再以上面同一篇文字为例:

上文中继续客观介绍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时期,民主思想抬头,社会保障体系逐渐形成和完善,普遍生活质量得到提高,……。毫无疑问,这些叙述也非常客观和符合事实。只是必须指出,这样在 “知其然”层次上的叙述,对中国却很可能产生“误导”,以为这也是必然的规律,就象“生孩子” 一样,只要熬过一段阵痛期,一切就都好了。要真是这样,那实在是没有理由反对的,天下本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嘛。何况中国历史上的变革,包括上个世纪的“新中国”成立,哪一次不都是以数十百千万人的苦难、甚至生命的牺牲为代价换来的,更不要说这次有看得见、甚至有人已经尝到“甜头”的样板放在那里,当然应该义无反顾地去追求争取。

可惜的是,连这样文章,也没有考虑并指出另外一个同时存在的事实。那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福利的改善和民主的进步,总是跟它们的全球殖民地和海外市场的发现、建立和扩张,有着不可分割的必然联系。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会因为相对的富有而满足,因此改变无限追求财富的本质,只不过因为规模格局的扩大,要将原有的角色层次作相应的提升,并同步调整待遇的结果。就象共产党执政前的中国,一些小工厂作坊的老板,收几个学徒,白干活不给工钱,甚至早上还要给老板和老板娘倒夜壶尿盆。但是如果经营得当、机遇好,业务迅速发展扩大,自己成了大资本家。这时可以雇得起专职伺候生活起居的佣人,原来的徒弟们,可能就会被当做亲信部下委以重任,派到关键岗位上来帮助老板进行管理。他们同时也会获得较好的工资待遇,非但不用再“倒尿盆”,有的可能还可以享受由别人替自己倒尿盆了。这两种现象变化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是所谓“水涨船高”,而不是什麽社会或个人思想、精神境界的变化或提高。从这样的事实出发,也许可以总结资本主义的行为特征就是“以小搏大”。这个“小”完全是相对于它获取利益的对象的大小和数量而言,没有绝对值的规定,可以小到一对夫妻、几个合伙人、一个集团、直到某个国家或部分国家的联盟。但是绝对不能是整个世界或大多数国家,因为失去了可以搏的“大”,除非有一天真发现了比地球上人口还多得多、却比地球人还落後的“外星人”,并且有能力完成对那里的殖民。

从实用主义的现实出发,有人会说:『只要生活变得越来越富、越好就行,不管是什麽精神或本质』,如果真能办到,这倒也无可指责,手段总是为目的服务的,既然能达到目的,当然反对起来就没有说服力了。问题是这个方式真能在中国行得通吗?答案恐怕是正好相反。理由也很简单,中国的绝对人口基数就决定了自己国家没有实行“以小搏大”的资本主义的条件。不仅现有资本主义国家不能接受需索胃口如此大(人口数量摆在那里)的“伙伴”来一起分羹,整个世界也不能承受这麽巨大的人口比例,从利润提供者转为利润获得者这样一减一增的负担打击,必将一致反对、群起而攻之,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可以认为,这样的国家要是实行的“资本主义”,都将是一种“二级制资本主义”,也就是在国内实行残酷的原始资本主义(符合一个多世纪前西方社会的所有现象特征),然後并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而对人口大国来说,这几乎是没有熬出头的可能的,因为再也找不到那麽多 “替死鬼”了!

这听起来有点扫兴,但对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希望呢?因为他们早就应该认识到,自己文化对全人类承担的责任,根本就不是当“跟屁虫”(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0501.html)!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