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茉莉文章: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博讯3月29日消息】 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茉莉

中国政府申办奥运的游戏已经胜利结束。但海外人权人士对待申奥的态度,至今仍然存在很大争议。持支持中国申奥态度的人说,他们是“爱国”的。持“中立态度”的人说,他们要“面对中国人民”,所以不能轻易反对。为了提高我们大家对人权组织、人权人士角色定位的认识,我们有必要就“面对人民”这个问题进行探讨。

瑞典人前几年也为瑞典是否申奥困扰过。当时,为了了解民意,权威调查机构做了一个负责任的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是,百分之四十几的瑞典人反对在本国办奥运;其他有百分之二十几的人没有表态。那么,支持申奥的公民不超过一半,因此,瑞典申奥的议程就暂时搁置下来。

记得当时中国奥运会的一位女性官员到瑞典考察。她在电视上说,她对瑞典人不赞成申奥感到很惊奇。其实,对于一个民主富裕国家的居民,这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一)瑞典政府是合法的民选政府,它不需要依赖主办奥运来给自己脸上贴金,藉以巩固政权;(二)瑞典人民是有自信、有尊严的人民,他们不需要依赖主办奥运来弘扬什么“国威”,以掩盖自己的自卑和自傲。相反,瑞典人担心他们绿色的环境被奥运巨大的体育设施所破坏,担心闹闹嚷嚷的体育竞争会扰乱他们平静的生活。

我们看到,即使是这么尊重民意的瑞典,他们暂时不申办奥运的决定,也只能代表一部份人民。“人民”是一个抽象的集体名词,任何政府和组织都很难代表其全体。如果谁要象中国政府那样,动辄以全体人民的民意发言,那么,他绝对有行骗的的嫌疑。何况,在中国申奥问题上,中国政府从来就不让反对者发表看法,从来没有任何负责任的全国性调查,谁能肯定地说,中国申奥是全体人民真正的愿望?至少,在笔者所认识的国内朋友中,就有不少人对中国申奥表示愤怒与悲哀。

既然连最民主的政府,都只能代表大部份的人民(没有一个民主政府获得过百分之百的选票),那么,定位于为中国人权事业服务的组织和人士,他们有必要为所有的“人民”服务吗?如果他们注定只能为一部份人民服务,那么,他们应该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呢?

例如,国际大赦组织的宗旨决定,它只关注遭受酷刑、死刑的犯人和政治犯人的人权。如果这个组织要面对所有的“人民”,那么,它在许多国家的分部都要解散才是。因为,不少国家的人民是赞成死刑的。你要符合大多数民意,你这个组织就不要存在了。

因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权组织或人士,只能关注少数人权被剥夺的弱者,而根本无法也不需面对所有人民。相反,在必要的时候,他们甚至要反对自己的国家和大多数的“人民”。如德国纳粹时期的反战组织“白玫瑰小组”,在绝大多数德国人拥护希特勒的时候,他们豁出生命,也要抵抗希特勒和丧失良知的本国人民。

主办奥运是一种奢侈的光荣,而不是人民生存的必需。把这种光荣的花环献给一个专制政权,是对奥运和平理念的粗暴践踏,是对中共血腥镇压人民的承认。这是一个违背原则的问题。就在海外讨论一些中国人权人士在申奥问题上的态度时,国内的一个“6.4”受害者——被子弹打中腰脊髓导致下半身瘫痪的庞梅青──给我来信。他讲述了在申奥前后、中国政府变本加厉迫害人权的亲身经历,痛切地质问:“奥运宗旨还存在吗?”

笔者只能再次忠告那些矢志捍卫中国人权的组织和人士:我们只能为人群中被侵犯的弱者服务;他们可能只是少数,但他们的权利是不容剥夺的。一个人权工作者不能象讨好民意的政客,必须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理念,而绝不应该被所谓的“民意”所支配。

(2001年8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茉莉:“这里浇铸着中国人的敬意与爱心”
  • 茉莉:囚徒们的新年──八九"6.4"系狱纪事
  • 茉莉:《人权之旅》第一篇 "六.四"灾难:一、在法庭上──一九八九年审判纪实
  • 人生因此不虚此行──读茉莉《人权之旅》
  • 茉莉自述--写在《人权之旅》出版之际
  • 茉莉文章:“反动大众”与西藏文明
  • 茉莉文章: 在大兴藏学的背后
  • 茉莉文章: “卖国贼”──大写于史册的人
  • 茉莉文章:网上中国人“爱国没商量”
  • 茉莉文章:甘地之后,弱者何为?
  • 茉莉: “全球华人反独促统大会”之有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