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王伺贝: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了?——评潘一丁“中国文化论”

【博讯3月28日消息】 看了最近潘一丁先生的《现代“精神原始人”》一文,我强迫自己冷静地坐下来写一篇具体针对的文章,所以看客们和网友们能够对中国的“文化”问题有一个不模糊的认识。

如下是对潘文的全文刊载(以免断章取义之嫌),并对该文的每一段加以驳斥,看完了全文,我虽不敢保证大家对中国文化的问题有了盖棺定论的了解,但是至少不会在糊里糊涂地轻易接受片面的宣传了。 潘一丁:现代“精神原始人”

[潘文] 在网上经常看到,当讨论中国问题、批评那里的人或事时,很多最後总是要归咎于“文化落後”。如果是外国人到也罢了,一句“狗屁不通”就可以打发掉,不服气的只能进一步证明其“狗屁不通”到了连起码“举一反三”的联想能力都没有。因为从他们自己发明的电脑操作软件发展中得到的“向下兼容”规律就知道,骂中国文化“落後”跟用“win95”的人骂“win2000”“落後”没有区别。所以相信真正有水平的西方人是不会提出异议来“自找难堪”的,这也是为什麽许多诺贝尔科学奖(千万不要把那个什麽“文学或和平奖”拉进来混为一谈)得主,曾经要把人类未来的“希望”寄托于中华文化的原因。因为他们尽管可能对中华文化所知不多,但其杰出的联想能力不容怀疑(这是创造发明者一定具备的基本能力),从而认同那个“兼容规律”的普遍适用性,并从中得到启发,这应该是绝对合理的判断。 [潘文]

[评论] 首先,自相矛盾:既然潘先生认为中国的文化不“落后”,那么为什么却又得出“精神原始”的结论呢?“原始”是不是“最最最落后”的意思呢?这是什么样的文字游戏呀?(二)如果中国的文化从来就不落后,那么中国为什么会有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呢?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五四运动”是针对“帝国主义”的话。连我们“敬爱的毛主席”都在黑板写下要向西方的“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的话。五四运动过去多少年了,然而中国人的崇拜帝皇思想、奴才思想等等又变了多少呢?这样的文化非常“先进”?(三)不知潘先生哪里搬出了诺贝尔奖得主的赞美中华文化的“至理名言”。你也能信这些“吴征”记者们的话?另外,这样的论据本身就是侏儒的阿Q心理在作怪。如果中国和中华文化真的那么伟大,我们又何必需要西方人的“尊嘴”来证明呢?你何尝听到美国人说过,“连中国人都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真正有水平的西方人”恐怕是不屑,而不是“不会”“提出异议‘自找难堪’”吧?[评论]

[潘文]但是,如果这种说法出在日本人身上,那就要替他们的先人“汗颜”了,说明当初他们并未得到中华文化的真谛,就象没有取得珍珠,只是匆匆忙忙迫不及待地、把一个装珍珠的“盒子”(外表)当成 “宝贝”拿回来装自己的杂物,现在他们的後代再翻出那个古董盒子。来和中国人今天的“包装盒子” 比较,就嚷嚷起那个文化“落後”来了。 [潘文]

[评论] 想起日本人,这最伤中国人的痛处。因为在没有比日本人更了解中国人的劣根性了。一个日本学生离开中国时说,“我一直听说支那人劣等,但是我现在说,支那人比我想象的更劣等。”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大学生对他说,“象黄继光这样的傻瓜再也不会有了。。。”日本人知道靖国神社里的是战犯,但是大和民族永远不会忘记他们自己的英雄。中国人的英雄在哪里呢?这个没有英雄,人人为己的社会中,有什么高尚的文化?这还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潘先生,你对人类的未来恐怕太悲观了吧,全人类最终不至于都“Go To Hell”吧。[评论]

[潘文]不过最令人遗憾的,就是那些天天叫中国文化“落後”的中国人自己了。这些人既不懂科学又不懂文化。一遇到“好事”就以为中国人特别“聪明”好象上帝专门为他们开了“小灶”,根本不知道科学至今没有发现人种间有决定智力的基因差别。一碰到问题,又全部推到“文化”的头上,文过饰非地怨自己“投错了胎”,也不想想许多问题的真正原因,更不去看看这些问题(如贪污腐败)在世界其它地方是越来越少、还是正在後面“跟上来”? [潘文]

[评论]现在开始攻击中国自己的同胞了。不至于跟您意见相左的人都是“不懂科学又不懂文化”吧?学会讲道理,而不是用谩骂、欺骗和暴力来解决观点的分歧,这恰恰是中国文化亟待改进的。[评论]

[潘文]文化是一个加工“人”的手段和方法(《文化的升级和统一是21世纪的当务之急》),按常识就可以知道:相同的加工对象可以有不同的加工方法;同样的加工方法去加工不同的对象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所有有关文化产生的问题或困惑,都可以从中找到原因。 [潘文]

[评论] 你也许想说,西方的“加工手段”一加到“中国人”这一“对象”只上,就会产生“不良”的影响。所以文化本身是“中性”的,是因为“中国人”这个“对象”本身——“劣等”?基因有问题?这样的观点似乎和纳粹德国描述犹太人异曲同工吧。

[潘文]今天,实际上从联合国开始就从来没有给“人”作出一个完善准确的定义,以致形成普遍认为“人就是高等动物”这样的低级生物学认识层次,却迫不及待地去定什麽“人权”,在这样认识层次上定出来的“人权”会有什麽样的水平和价值就可想而知了。(《现在所谓的“人权”,根本就是一个“假冒伪劣品”!》)。而在“加工对象(人)”的性质和指标都不明确的前提下,去讨论“加工方法” 的优劣,实在是很荒唐可笑的,我们可以认为能够用同样的方法去培养一个人或一只猴子吗? [潘文]

[评论] 吃鸡之前,必须要先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定义“鸡”这一禽类动物的。否则,这个“鸡”一定是“假冒伪劣”。你因为没有找到“鸡”的定义,而拒绝吃鸡,这不干我的事。但是,如果说联合国没有对“人”作出“完善准确的”定义,就不能主张“人权”,这就是笑话了。如果你杀了人,你是不是要对警察和检察官说,“请你证明这个被杀的某某某,是属于人,而不是动物。否则,你对我的杀人罪指控不成立!”[评论]

[潘文]上面这样的批评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今天许多公开指中国文化“落後”的日本人或中国人自己,其一个最自以为“振振有词”的根据,就是中国在以“消灭同类肉体”作为手段来达到目的的战争中,总是打不过人家、屡屡吃“败仗”,把文化等同于训练“斗鸡、斗狗”的手段。这样的判断标准,实在是典型的动物思维、猴子观点,是世界和平、普遍人权不能落实的根本原因! [潘文]

[评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正是中华文化“弱肉强食”的残酷一面。不可否认,许多批评中国文化的知识分子自己身上,也或多或少带有中国文化的阴暗一面(包括我自己)。但是,人一定要跳出自己,超越自己,这样这个民族才有出路。康有为、梁启超戊戌变法的导火线就是甲午海战的失败,得出结论,只有变法才能自强,落后必然挨打!这样的思路是不是也是潘先生所言的“动物思维、猴子思维”呢?认真研究问题,耐心分析事情,不要感情用事。[评论]

[潘文]最近看过一部台湾电视剧,虽然也属于“戏说”之类的伪历史剧,但其中倒也不乏有益的观点和启发。比如怀有武术绝技的高僧,却不把传授重点放在此上,反而要徒弟花更多时间去学习思考“为人、处世和治国之道。这种观点也获得当时皇帝的赞同,因为他们都知道武力最多只能“敌万人”而不能 “平天下”的道理。这拿来和今天还以为只要“打遍天下无敌手”就可以统治世界的认识相比,实在是高一个层次的。所以既可以用来判断“文化”的先进程度,也可以根据选择来判断人的进化程度(跟动物思维的距离),因为从精神文明坐标来看,人的进化一定代表和动物行为差距成正比,以肉体的痛苦和生存威胁,作为征服对方的手段,乃一切动物最典型的表现。尽管有人可以不同意、并嘲笑为“阿Q”也不要紧,难道我们因为自己打不过野猪、狗熊,就要承认它们比自己“先进”、就值得向它们学习吗?而这种认识上的偏差,正是人类社会找不到真正出路的根源。就象原始时代自然资源比现在丰富得多,但物质生活比现在差得多,就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发现加工、提炼和利用自然资源的方法。今天的人类在精神文明方面就还处于“原始时代”,因为他们同样还没有找到加工、提炼和真正利用自己“精神资源”的方法。说明这一点是并不困难的。比如: [潘文]

[评论] (一)我承认,中国文化中有不少好的东西,比如上面讲的高僧的这个例子。然而,请不要忘记,许多认为中国文化存在问题的知识分子并没有要“全盘否定”中国文化。但是最让人害怕的就是用一两个故事、一两句论语诗经说明中国文化根本不需要改进,毫无缺点可言。我钦佩这位高僧,那么是不是中国历史上的文字狱、对知识分子的残酷镇压、自欺欺人、落井下石统统都可以跟着“光荣”了吗?(二)关于“野猪”和“狗熊”的比喻,你想说,不要认为谁能够在物质或体力上战胜中国,他一定是比中国先进。我用同样的比喻:“野猪、狗熊”和人的区别至少包括如下两点:1。在正确的文化指引下,人可以向一切为师,仿生学就是向“野猪、狗熊”学习,但是野猪和狗熊做不到,所以永远只配做畜牲了。2。在正确的文化引导下,人可以对野猪和狗熊显出爱心和慈悲,而野猪和狗熊不会。为什么美国每个州都有《反虐待动物法》,而中国的大学生却在残害可怜的动物?[评论]

[潘文] 我们现在总是把成本、经济效率挂在嘴上,当成重要概念,甚至可以不顾国情地乱嚷嚷,争相把各种崇拜、赞美的桂冠,戴到莫名其妙的经济学家头上。但是却没有人去研究那个最重要的、人类普遍追求希望得到的“幸福、快乐”目标的成本或经济效率,不仅不设法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使得更多人能够得到而皆大欢喜,反而“反其道而行之”,拼命设法提高成本,降低效率,使之成为“紧俏商品”,让世人为之不惜寡廉鲜耻地相互争得你死我活,在打得头破血流之际,还不忘诅咒那个本来完全可以提供解决之道的中华文化“落後”!此等表现,只能以出家人的口头禅“罪过”来形容了。[潘文]

[评论] 第一部分,我赞同!但是你以为把成本和经济效益挂在嘴上是“西方资本主义”做的虐? “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古来有之。现在人们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中国包二奶的情况不正是反映了中国传统的“讨小老婆”的丑陋文化?你想把这屎盆子扣在西方资本主义头上?这样的藐视婚姻、歧视女性的文化不值得“诅咒”吗?中国的文化中是有精华的部分,但你必须指出来,所以人们才能够用实际行动去接受![评论]

[潘文] 现在有不少人在议论文化的先进和落後,提出交流学习和取长补短的问题。字面上正确合理、无懈可击。但是认真想来,不禁要问两个问题:[潘文] [潘文] 一,我们弄清什麽是“文化”了吗? [潘文]可以认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真正找到文化的真谛,只知道拿如饮食、服装、文学艺术和经济、法律之类,由文化结出来的果、屙出来的屎来吹捧或贬伐,看起来热闹却没有摸到门道,找不到病因、击不中要害的结果,就只有再模仿动物世界,以肉体武力的较量来定精神之“胜负”,只能不断反复地重蹈历史覆辙。[潘文]

[评论] 小学生开始学习的第一课是什么?是老老实实从认字开始虚心接纳呢?还是教给他们“学习”的定义吗?说别人没有击中要害,那么你找到要害了吗?你的观点还是,在没有研究完成 “人”的定义之前,“人权”是不存在的。精辟![评论]

[潘文] 二,我们准备用“熔炉”还是“染缸”的方式来交流和统一? [潘文]对文化而言,这两者在作用上有类似,结果上却有天壤之别。前者通过激烈的高温燃烧,将剔除有害杂质,形成性能更好的新品种;後者却让许多美丽的彩色,最後都变成一样的“黑”。[潘文]

[评论] “高温燃烧”?打算“同归于尽”?毛的文化大革命不就是想这么“轰轰烈烈”的烧一把么?送你一颗原子弹,保证一切有害物质“统统完蛋”,蘑菇云也很美丽吧?真不能理解你这样的比喻究竟说明得了什么问题?[评论]

[潘文] 不幸的是,今天世界似乎正在选择“染缸”来交流。结果中国学美国的法制而学不到美国人的自觉守法习惯,除了增加社会成本外,真正的问题还是要靠权力来解决。而那只美国“老虎”嘛,从那个社会当前的一些表现中,也完全可以找到中国“猫”的并不值得学习的一部分影响。而且随著交流的增加,”染缸效应“会越来越明显的。这跟”精神文明“的进化,实在是背道而驰的。[潘文]

[评论] 你一定没有去过美国。美国的文化就是三个词概括:自由,多元和包容。Freedom, diversity and tolerance. 现在既然连“人”和“鸡”的定义都统一不了,为什么一定要有“统一”的文化呢?如果世界上的人口死了就剩下一个人了,文化一定“统一”了。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对不同观点、价值的包容,同时又不乏针砭、批评的勇气。所以,潘先生,虽然我非常不赞同您的许多观点,但是我绝对捍卫您发表不同的意见的权利。这样的文化,很遗憾,中国没有。[评论]

[评论]美国人也不是自觉守法的,要不然为什么还要设独立的最高法院、独立检察官,防总统跟防贼一样?但与此同时,文化的不同(小弟害怕了,不敢用“优越”两字)至少让美国人比中国人更加诚实。有人在不同的国家做过一项 “诚实度”的调查,故意忘记钱包在公共场所,暗中观察录像,看有多少人归还,中国人在十几个国家之中,名列倒数第二,最后一位是墨西哥。高兴了吧,文化的优劣,中国人至少还有“老墨”垫背![评论]

[潘文] 原来我们是享受高度物质文明的“精神原始人”![潘文]

[评论] 我不再想多增加任何评论了,读者们应该有一个结论了。文章中有冒犯潘先生之处,多多原谅。虽然我今天措辞颇为强烈,但我相信如果我们有机会相见,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过去也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权力的问题,但是来到美国之后,才发现,一个国家的成功,必须要有(宪政)制度、民主制度、宗教、言论自由和良性的文化,只有这些构成合力,才能创造出真正的发达国家。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知识分子也只能够攻击攻击“文化”这个不懂的报复和镇压的小东西了。但这一事实不能否认文化本身的重要性,它和自由、民主、法治都互为因果,不可分割。 我是中国人,中国的文化中有了不起的东西,但是毛主席说得对,我们要“甘当小学生”。认真学习西方国家的文化精髓,越来越有包容心,才能够集思广益,思考问题能够海阔天空,不要对不同的观点、哪怕是错误的观点抱着仇恨的心态。中国的文化也必须兼容宗教,“爱你的敌人”,保障人们的自由,勇于向恶势力挑战,讲礼貌,尊重女性,爱护弱小,有公共意识,自觉意识,诚实不欺,不取笑善良、纯朴的人们,反对一切歧视,中国人需要学的太多太多。[评论结语]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现代“精神原始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