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东海一枭:谁害了贪官们?

【博讯3月26日消息】 在一半轰轰烈烈一半遮遮掩掩的反腐运动中,不断有大大小小贪官中箭落马的捷报传来。如果问一句:贪官是谁害的?答案一定多种多样。 一般老百姓会说,是小偷是记者是歹徒是妓女是情人是二奶是前妻是离退休老干部是不屈不挠的告状者…是坏运气、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偶然事件害了他们!如《杂文选刊》一篇《全民福尔摩斯》的妙文所言:沈阳十六个一把手一窝烂的大案,是退休老干部周军捅出来的;河南卢氏县流氓书记杜二蛋是记者揪出来的;湖南一女同志把捡到的一个内装几十万元钱的提包交给警察,结果带出一个贪官;某妓女在北方卖淫后跑到南方,向所有嫖客写敲诈信,敲出一串贪官;许多贪官是小偷举报中落网的,例子不胜枚举……

一些御用文人会故作深刻状:是不断膨胀的物欲、财欲、权欲,是传统的贪腐文化,是当前特殊的的社会土壤和官场环境…,害了他们。

有关领导和“喉舌”们会装腔作势:是以法治国、以德语国的巨大威力,是不断完善的监察制度,是党中央国务院反腐倡廉的巨大决心和有力措施,使腐败分子在党内失去了藏身之地。

除了有关领导和喉舌自欺欺人外,前面的答案都有一定道理,但太肤浅、太欠全面。所以,御用文奴和有关领导开出诸多反腐药方,什么“以德治国”呀、“切实改进党的作风”呀、“从事关党的执政之基是否巩固的高度,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呀,什么“自觉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袭”呀、什么“强化自控能力,做到极俭以奉身,极勤以为民”呀,等等,都是治标不治本的。

众所周知,我们各级公仆的权力是很大的,在各级党委、政府,在许多单位和部门,包括全民企业(什么时候全民所有变国有啦),“一把手”说了算,是普遍现象。他们手中的权力,可以当作换取金钱、美色的工具,可以当作个人飞黄腾达、为所欲为的途径,可以当儿戏,或敷衍塞责得过且过或胡作非为草菅人命。

据《工人日报》2月28日报道,从3月1日起,深圳所有的市管单位全面推行集体决策重大问题议事规则,实现决策科学化、民主化,以杜绝一些单位“一言堂”现象。据悉,这在全国尚属首家。

深圳一市的重大问题决策过程“搬到桌面”了,其他地方呢?中央国务院呢?而且,不卜可知,深圳这样做也终将流于表面文章,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因为,“只要条件允许,每个人都喜欢得到更多的权力,并且没有任何人愿意投票赞成一项旨在要求个人自我克制的条例”(英阿克顿)。

有党内开明派提出健全监督制度,当然好得很,可这监督如果仅仅局限于党内,等于自己监督自己、左手监督右手,机制最健全最完善,效果也有限得很。

哪个国家、任何制度下都会有贪官,但象中国这样,贪官污吏如此之多,贪腐现象如此之烈,古今中外,罕有其比。历史和现实及世界各国的经验都早已证明,只有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限制官员权力,并且民众监督、舆论监督、党外监督,平权监督、多管齐下,才能最有效地反腐。不然,腐败只能愈反愈烈,流于形式主义。不是权力集团对监督的重要性认识不足,而是他们充分认识到,完善、健全的监督机制将会捆住他们为所欲为的手脚。

从根本上说,贪官究竟是谁害的?只要想一想,各级官僚手中不受有效制约和监督的权力是谁赋予的,是谁培养、纵容、骄惯了他们,让他们身上的各种欲望恶性膨胀,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每见运气不佳的失事贪官可怜兮兮地表白什么“我辜负了党的培养,党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之类的话,老枭就不由得想起一个故事:一个烂仔成了杀人犯,在刑场上,抱著毋亲痛哭,冷不防将母亲的乳房咬了一口下来,骂道:都是你害了我!要不是你从小纵容我、惯坏了我,我也不会有今天啊……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东海一枭:杀得好!杀得少!
  • 东海一枭:求名之道
  • 东海一枭:为杀人者徐勇鹏叫一声好(转)
  • 东海一枭:重建“盗”德
  • 东海一枭:搭起民主大框架
  • 东海一枭:抛残弃旧取新经------给执政党的一点建议
  • 东海一枭:向朱熔基进一言
  • 东海一枭:警告民运分子:家丑外扬太不该!
  • 东海一枭:还我言论自由
  • 东海一枭: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 东海一枭:夏老爷和米老大---读出尘公子《伪善的正义》有感
  • 东海一枭: 国家领导人必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