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谈“精英和精英主义”

【博讯3月23日消息】

中国的语言文字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精炼。往往几个字、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一个重要的道理或概念。比如只要用一百多个字,就可以把广泛应用到包括军事、商业行为在内的许多方面的“三十六计”全部概括进来,既容易记忆,又容易调用,真是想要不聪明都难,甚至可以认为今天那里发生的许多问题,都是因为个人聪明过了头,结果又落入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陷阱,大家深陷其中,除了或文或武的内斗、混战外,至今找不到出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就是中国人都以不求甚解的态度接受了“不求甚解”的观念,将其“溶化在血液里,记忆在头脑中,落实在行动上”“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想当然地执行”。结果好事办成坏事,美事办成丑事,坏事办成灾难,……一切都办成“乱七八糟”。这个“精英和精英主义”问题就是其中典型之一。

毛泽东有一句名言“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对当时鼓励共产党的主要支持者基层工农民众和流氓无产阶级之类、处于社会底层一向被看不起的那些人,是起到相当作用的。後来的事实证明,这些人中间的确有许多聪明能干的人,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和那个国家後来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是那句话严格说来是错的,或者说起码是极不准确的,根本没有反应问题本质。一般而言,除了象英国之类还保持“爵位”或印度的“种姓”这样直接象征等级的传统制度外,“高贵、卑贱”是指社会地位的高低和受到尊敬的程度。这种区别,多取决于家庭财富、出身、名望、职业或职位高低等的不同。这其中虽然肯定有那麽一些不怎样的“蠢材”外,大多数应该被认为是要靠自己某种的聪明和才智进入那个层次的。几乎可以肯定,以“智力平均值”而言,那个层次是要比社会大多数高一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连猴子都要由“优秀”的来充当猴王,人又怎麽会愿意让许多比自己“弱”的人爬到社会上层去呢?何况老毛後来成立的政府行政或社会体系中,再次形成地位待遇的高低之分,却没有听到他说自己和他手下享受特权的那一批“高贵者(高干)”都是“蠢材”呀!可惜不仅毛本人不能本著实事求是的态度加以说明补充,也没有人敢或根本就没打算去思考一下那种说法,而“不求甚解”地加以接受,并在不知不觉中体现出来。这难道不正是那个“越穷越光荣”和“唯出身成分论” 的客观形成,以及“反右”和“文革”中,产生对出身不好的人或知识份子的偏差行为的一个理论根源吗?但是如果将上面那句话略加补充,成为“自以为高贵者最愚蠢,被其当成卑贱者很聪明”,往往就对得多错得少了。因为只要回过头去看历史,无论政权、理论或人物,往往都是被自己看不起的一方所打倒或替代,连不可一世的毛泽东自己,其实也是被他以为可以任意操纵利用的民众“打败” 的,因为他从来没有打算提高这些人的民主认识水平,而把他们当成可以按自己给他们输入的“标准” 进行判断操作的“电脑”,完全不知道天性和人性的区别和相互的关系。结果他们因为天性使然,在现实面前弃毛思想而选猫路线也是必然的,现在又有一些人开始厌“猫”而想“毛”也是同样道理,都是因为不求甚解的“短视”造成。而这样的反复在中国历史上已经有过许多次了。

这完全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象对待自然科学定义那样,去认真界定、统一过“精英、精英主义”的确切定义(《“文字官司”和“精英主义”》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1217.html),总是拿一个当时流行的观点来充当。比如过去以出身、职业、职务来衡量,现在用学位、文凭和学术名气地位来区别,没有人去追究这种区分方法本身的错误,只知不求甚解地接受。这样一来,出现事与愿违的效果也是不可避免的,于是又再次不求甚解地去对“精英和精英主义”作全盘否定。完全忽视从自然界的“优胜劣汰”,到人类社会活动中普遍的 “择优录取”,再到宣传提倡的“民主选举”行为,无不都含有“精英主义”观点的实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事实规律。正是这种对“精英和精英主义”的两个对立极端的态度,决定了中国历史的不断反复:每一个王朝都把皇帝的血统说成是与常人不同的“良种”,再由他选拔出来的“精英”组成统治集团,最後又往往总是被反精英主义的农民起义所推翻,然後又形成新的推行“精英主义”的统治集团。这是必然的趋势,因为不能想象任何时代的人,会挑选弱智、低能的人来管理自己和自己的社会的。而主张这样的挑选的观点,不是“精英主义”又是什麽呢?

其实真正的问题不是“精英主义”对不对、要不要?而是如何来判断和选择“精英”?

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无论思维和行为能力都不能和其它生物相提并论,所以也根本不能以动物 “良种”的概念来理解“精英”。这是过去以血统、家世、种姓来判断的问题之所在。

也不能以“卑贱者最聪明”的理由,根据阶级出身来选择“精英”,这是共产党建国以後直到文革,所犯的重大错误之一,那里发生的许多失误都和此有关。而今天那里出现的情况,很可能又是一个 “矫枉过正”转到了另一个极端,错误的後果将同样严重。

那种以学历、文凭和现代大多靠炒作出来的名气来判断“精英”也是错误的。其实“精英”是一个相对概念,不仅相对于一个可以比较的群体,更相对于具体的专业,一个专业的“精英”去从事另一个专业,不仅未必能有好成绩,弄巧成拙都有可能。今天的社会(甚至其每一个局部)都是一个极为复杂到根本不可能用“系统工程理论”来解决的“系统工程”,有什麽样的学历和文凭可以代表这样的能力呢?。可以认为,这样的问题,永远只能靠那种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说清楚、却毫无疑问地在被中外杰出领袖或有能力的各级领导人运用的“模糊理论”(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1119.html),这除了可能需要某种还说不清的“天赋” 外,就只有靠实践来获得,根本不是任何一般学历或文凭可以解决得了的。只要想想毛泽东和周恩来、以及那些总是让经过美国训练和武装的国民党将领吃败仗的“土八路”军事领袖们就知道了。

也许有人要说“时代不同”了。一点不错,笔者向来反对“向後”找出路,当然反对要原来的毛、周以及他们代表的制度“还魂”。只是对今天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不以为然,而想提醒人去进行一些更深入的思考,从中发现一些分辨假冒伪劣“精英”、落实真正“精英主义”的方法,在新的认识下重新规划那个国家的未来,以免再次落入不幸的历史轮回!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济弱扶差”—美国对中国内部问题的一贯政策
  • 潘一丁: 对“诚信”的缘木求鱼
  •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