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小东: 闲聊大庆工潮之二

【博讯3月22日消息】 闲聊大庆工潮之二

  小东

  接着昨天聊。今天主要就俺知道的情况,聊聊大庆的历史和现状(全凭陈年记忆,有与事实不合之处,请抚正,哈哈)

  大庆是五十年代勘探发现,六十年代全面开发的中国的第一个大油田,其产量在六十年代占全国总产八成以上,一直是所谓的“油老大”。到现在依然占全国总产1/3强(年产5千万吨,大约合350百万桶,所谓日产百万桶,沙特产量的六分之一)。

  正因为有了大庆,才有了本朝能在世界两大集团的共同封锁下,依然“建立了比较全面的现代化工业体系”,说句感性的,正因为大庆,这谷里的插哥,插嫂们当年才能混件的确良军褂穿穿。(哪位大姐给回忆回忆当时的激动心情?哈哈)。俺自己有个对历史的假如,当年若非大庆的发现,毛老爷子不一定敢下决心和苏联闹翻。瞎猜,瞎猜。

  而且在六十至八十年代初,大庆对日本的石油出口一直是中国最主要的创汇手段(至少占半壁江山),日本的几家大炼油厂是专门针对大庆原油的油质设计的,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在需要高价进口原油的情况下,依然不得不按约向日本低级出口原油的原因。(现在如何,俺就不晓得了。),应该说,大庆对中日邦交,甚至日本的经济起飞,都是有功的。不管怎样,大庆对本朝是功不可没。

  另外就是大庆精神,八个字:“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大庆人当时的说法是“先生产,后生活”,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形象点说,就是白天在油井边,泥浆里摸怕滚打一天,晚上啃几口冷窝头就睡窝棚,而且一睡就是二十年。所以先帝爷立的几个榜样在邓鸟上台后都给搞臭了,唯有大庆没给搞臭。就是这么一帮为本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们,其中很多还是从朝鲜的战壕里回来直接进窝棚的,只是在八十年代稍稍过了十来年安生日子。

  进入九十年代,大庆就走了下坡路,这地底下的东西,总有个挖完的时候,所谓不可再生能源。大庆的产量到八十年代就到了顶峰。介于其对中国经济翻两番不可或缺的作用,中央又让大庆立下稳产十年的军令状。怎么个稳产呢?一个字-榨。这采油分一次采油,二次采油,三次采油,一次比一次费事,一次比一次产量低。大庆在六,七十年代是一次采油,也就是管子插进去,油就出来了,省事。八十年代就是二次采油了,油已不会自己出来,要把水从别的管子里压到油层,油才能给混着水压出来,成本自然提高。到九十年代,光靠水也不灵了,要把蒸气打进地下,把强酸打进去,才能挤出几滴油。成本就更高了。到现在到底是几次采油,俺就不知道了。只是前两天中央四台有条关于满洲里的报道提到,大庆已经减产,连大庆炼油厂都要靠进口部分原油才能保证生产能力不浪费。

  也就是说,大庆要完蛋的前景,十几年前就很明朗了。那么中央为此作了些什么吗?没有。大家都该记得,八十年代中后期,石化工业是全国利税大户,龙头产业,而且很上马了些新项目,如扬子石化。如果按国际石油业的惯例,用石化这个高利润的下游产业养勘探开发这样的上游产业,象大庆这样的企业日子会很好过,产业结构转换也早完成了。可惜中央另有打算。硬是把上下游产业分离,而且不允许大庆这样的油田搞大型石化,大庆只能干瞪眼为别人作嫁衣裳。然后到了九十年代末,中央才把石油,石化两个条条,大致以黄河为界重新组合成两个块块,地处南方的大型石化及胜利这样正在盛年的企业以原中石化为主,成立了南方集团,而大庆等北方油田,及东北华北的老旧炼厂组成了到霉的北方集团(燕化好象特别给了南集团,不知是不是吴仪老太太的主意)。这样作的目的据说是资产重组,优优结合,易于上市。说白了就是好蒙国际资本和股民的钱了。

  中央不给政策,石油部(应该叫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眼看着百万职工十年后要断炊,想办法了没有。应该说想了,那就是找新油田,到哪儿找,新疆。找到了吗,找到了,够解决问题吗,远远不够。新疆的产量封了顶也就大庆的一半不到,而且很分散,又是吐鲁番,又是塔里木,都是不毛之地,井也深,其一次采油的成本就比大庆三次采油的成本还高。至于要二,三次采油,连人喝的水都是问题,哪有水往地下灌哪?所以楼下朋友建议把大庆工人搬新疆去,根本是外行话。石油部的官员们也不是傻子,如果可行,不早办了?其实这石油部开发塔里木,压根就是为了蒙钱,舒服一天是一天,在那里采油,算上生活设施的投资,根本就比进口要贵,而且十年后又是一个现在的大庆:废了。这和水电部为了搞饭,千方百计在三峡上马一样,根本是部门利益高于一切,三峡的预算要不飞上天,水电部百万大军就要喝西北风,现在看了大庆的下场,更是不黑白不黑了。这年头,你不疼自个儿,没人疼你。哈哈,扯远了。这新疆解决不了问题,这不又跑到西藏蒙事去了不是。

  接着扯。对了,忘了交代一下,由于石油一直属于条条,和黑龙江这个块块不搭界,所以黑龙江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谓抽了我的油,污染了我的环境,又不给我钱,因此黑龙江对大庆一直有气,不仅会袖手旁观,而且还幸灾乐祸。(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了,哈哈)

  既然中央不管,新山头没找着,那怎么办?只能就地消化了,所以出来了这个买断工龄的办法,给你十来万块钱,生死自便了。本来大庆就是个等死的命,按保守疗法,再有十多年,也就自然死亡了。偏偏中央又要搞什么搞活大中型国有企业,非要把这人老珠黄的大庆打扮齐整,重找婆家。要搞什么扭亏为赢,扭小赢为大赢,说只有这样才能让洋老板看上眼。怎么个扭亏为赢法?不外乎两种,一是开源,二是节流。开源,谈何容易,管理层就只能在这节流上想办法了?怎么个节法?柿子检软的捏贝。一不能拿自己开刀,哪能和自己过不去,二不能拿在岗职工开刀,罢工怎么办,破坏怎么办,这刀要不落到下岗职工头上,这管理层就是傻子。反正是不宰白不宰,宰了,如果没反应,下次接着宰。哈哈,又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于是取暖费不给了,养老保险提高了,前两年你给我吃进去的肉(吃进去了吗?),统统给我吐出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

  说到这儿,俺得给楼下建议找管理层当替罪羊的朋友一板砖。并非大庆自己硬要市场化,这是中央的要求,朱老板的政策,大庆不节流怎么办?这叫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别说换一岔,如果中央这赶鸭子上架的的方向不改变,换八岔,这管理层也只能这样。

  话到这里,俺说两句算题外的悄悄话,如得罪了老几位,哈哈,不得罪白不得罪。一开始俺还有点儿纳闷,这大庆一般都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全家都属大庆的,应该是有在岗的,有下岗的。这管理层也短不了七姑八姨被砍着,这手下去就不会软?后来一想,不见得?这大庆中上管理层应该和全国处局级一样,是老红卫兵那一拨,而且是这拨人里善于钻营的。

  这帮人,十五六就敢和爹妈划清界限,二十五六就敢和一个炕上滚了十来年的哥们姐们反目成仇,以换取回城招工。进了城又是靠左蹬右踹才坐上今日的宝座,为了自己,别说七姑八姨,就是把亲妈卖了,也没什么手软的。想到这里,俺又一惊,难道这被砍的丐帮里就缺这帮好汉吗?不缺!这帮人什么阵势的群众运动没参与过?他们要成了讨饭的中坚力量,那就不是王丹柴玲这样的瓜娃子可比了。哈哈。这些年俺没少和来美探亲的老头老太太聊天,这些老人们提起单位里现在掌权的老插们,没有不咬牙的。哈哈。本朝要是毁在这批人手里,也算是天意把?哈哈。

  话说回来,其实大庆即便上了市,也不是什么香饽饽。设备老旧,油田退化,现在环保成本又高,说到这里,如果真有哪个外资入主大庆,黑龙江一定会借环保问题狠狠的敲,不断地敲,敲死为止,哈哈,所以国际资本应该不会看好大庆。当然,如果日本一类国家,另有战略企图,就不好说了。

  其实不管大庆,还是中央,想上市无非是想蒙钱,而且从石油内部来讲,大庆的内部原始股十年前就发到官员们手里了,这帮人早鳖着上市发财呢。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下石油帮。大家都注意到了老朱的清华背景,却少有人注意其石油背景。其实老朱打成右派后,正是在石油部混了十多年,并且在那里重新开始仕途的;曾庆红也是靠给石油大老余秋里当秘书起家的。可以说由于石油工业在本朝的特殊地位,形成了一个在本朝盘根错节的石油帮,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实前些年大庆就多次出事,都应为种种原因给封住了。所以楼下建议“反腐败”的,恐怕非可行之策。当然,如果真干,是件好事。会真干吗?哈哈。

  其实管理层在包装大庆时可以更策略一些,比如说告诉下岗难友扣的钱都算成入股,只是为蒙投资的股民,等等,没准各级干部正这样做示威者的工作呢。胡说,胡说,打住,打住。

  游胡了半天,谈谈俺的看法,

  第一,中央当局一定要把重点工业区的,特别是象大庆这样特大型企业的工人,特别是下岗工人真正当自己人,要养起来,要赎买,要给出路。原因很简单,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地。如果依然象这十多年来继续其温水煮青蛙的政策,总有一天青蛙会跳起来把锅给掀翻地,别忘了,这锅里煮了太多的青蛙。

  第二:对象大庆这样的且已迟慕的大型国有企业,应该采取保守疗法,顺其自然,当成养老院,考虑到其历史上对国家的贡献,现在吃点返销也是合情理的。千万不能推向市场,那样既不对职工负责,又不对市场负责。

  第三,中国由于地理,历史的原因,先发展东南沿海是有其内在逻辑的,但在东南沿海发展起来后,应该搞中国的马歇尔计划,把振兴东北,华北这样的老工业基地作为经济发展的优先对象,而不是搞什么华而不实的开发大西部。那应该是下一步的事情。鉴于东北华北的工业化水平,城市化水平,及人口素质,如果国家给政策,给投资,应该是可以象前些年的上海那样恢复活力的。当然,扶植的应该是私营企业,而非第二条所提到的国营企业。这样用同地区的新企业来吸收老企业的受过训练的职工,应该比到西部投资对外资,尤其是日资有吸引力。

  哈哈,扯的太多了,该为稻粮谋了。玩好,哈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小东: 闲聊大庆工潮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