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觉梦:独立何必出尘──给出尘《给大庆工人运动及政府的建议》的建议

【博讯3月22日消息】 独立何必出尘──给《给大庆工人运动及政府的建议》的建议

觉梦

大庆工人运动来势凶猛,十三年前被砍杀的学生运动有了姗姗来迟的后起之秀,引起海内外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更引起国际社会,尤其国际工会系统的关注。《给大庆工人运动及政府的建议》也在这样的风潮中因运而生。

出尘持有何等建议,大家原不必计较,各人有各人的立场观点发言权。我只为他给自己披上“独立知识分子”的外衣而惊诧。我想写一篇“出尘何必独立”的短评,但又觉得“独立知识分子”的称号这么时髦,谁都有权利打扮自己,谁也不能因为阿Q的什么地方不光就不许人家独立。所以,这不,我反过来说,独立何必出尘?

出尘,当然是红尘不染的清高法;但独立是尘世中的一种气质,是只有世间浊物才可持有才可矜越的一种处世姿态。独立何必出尘,是说立于尘中;而出尘何必独立,就有点“何处着尘埃”的傻问劲了,你说是不是?

要建议,就要先入尘,这是我对建议的第一条建议。看看尘世间的有血有肉的人,工人,农民,市民,学生,是怎样在生活。你作过几天工,务过几天农,认识几个工农?你有没有资格对工人和他们的运动指手划脚?你的出尘法,“脚上没有牛粪”,又何必向粪土中建异?

独立,不是左右各打五十大板,不是中庸。要独立,就跟波兰的独立工会一样,是独立于统治阶级的官方体制之外,是为弱势群体代言,为弱体人民张目。不许州官放火,无疑是好事,但反过来也对等的不许百姓点灯,就不是出尘或独立,甚至不是中立了。

既然你已思凡沾尘,咱们就再往下说。看看你的“撇清法”:

一起头说到大庆工人的请愿示威,你就先来一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当然,中央社未报的都是谬论,新华社不表的也必然有误,没人强迫你听信谣传,但你这一客观,出尘出得太远,你首先不相信有政府之外的“独立”的新闻渠道:凡是敌人报道的我们就不能相信,至少是不能全信。

那你何不等新华社消息见报后再慎重地“建议”?空对空,怕也是一种出尘法了?只怕那时就不是工人示威,而是宪兵和坦克团示威的大好的振奋人心的“捷报”了!

然后,你又说“据说在事情闹大以前”云云,把“闹事”两字,强加在你还未知究里的工人群众身上,你看看,你有一点独立的样子吗?当然,你最示独立的立场说明书,还在于独立的阐发我们的政治体制:“就我个人来看……我们党是代表无产阶级的党,代表工人阶级的党,工人有困难,有意见,向政府领导反映,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他们呢?要知道,工人群众是我们党的基础,我们的政权是建立在劳动人民的真诚拥护上面的,我们党的宗旨就是代表着劳苦大众的利益。”话没有说错,只是数了半天,只有两个代表,(如果你不介意我剔除你的同语重述:“代表无产阶级的党,代表工人阶级的党”),三讲先生听见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一句“走火”的尘言,比你的建议好听得多:“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他们呢?”这是你的真心话吗?你是不是不相信大庆的工人已经受到如此的“对待”?如果是你的真心话,那么你是不是还要加上许许多多的“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他们呢?”因为这样的对待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孤立的仅一回。

但是,如果你真地问那么多,你就不再是那假设的“出尘”了。

你表面上的建议,无疑是在说“想动用军警和坦克来镇压工人运动就更不应该了,想想看,我们党可是代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利益的党,当年我们党就是利用工人运动与反动派斗争,最终把反动派赶跑的,只有反动派才会用军警和坦克来对付我们的工人兄弟,想想林祥谦,他是怎么死的?”那么可想而知,“动用军警和坦克来镇压学生运动就更应该了,想想看,我们党可是代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利益的党,当年我们党就是利用学生运动与反动派斗争,最终把反动派赶跑的,只有反动派才会用军警和坦克来对付我们的学生兄弟,想想刘和珍,她是怎么死的?”──你自己说说,你这是半入凡还是半出尘?

你真正的建议是“要给工人群众的一个忠告,那就是千万要警惕……不能让不法分子和有暴力倾向的人混到运动队伍里去。……最让我担心的是,千万不要让一些境外的反政府势力参和进来。具我所知,流亡海外的一些民运组织最近正蠢蠢欲动。这些人一向勾结国外的反华政客,勾结法轮功、台湾和西藏的独立分子,如果让他们参和到工人运动中来,那么工人们理性争取自已利益的运动就将变成一场漫延全国的颠覆政府的暴力运动,那样的话,对我们党、我们国家和工人群众都将是一场灾难。所以千万千万要警惕。”记得十三年前的那些年青人们,也曾千万警惕,不让不法分子和有暴力倾向的人混到运动队伍里去,可最终未能逃脱死神的魔掌,你这前半个建议等于没说。

真正画龙点睛的,是后半个正蠢蠢欲动。不过,尘间的担心是不必的,“具我所知”,即使没有这些“蠢蠢”们参和到工人运动中来,工人运动的自身也会开创它自己诉求的新纪元。知识分子,尤其是独立的知识分子,在立场和根本利益上,都是与工人运动等同的,还别说几十年的劳动人民知识化,多少要出乎我党的意料,会在而且已在广大工人中间产生了自己的独立的代表。

这不,他们已经成立了他们自己的独立的工会,而且是在你所揭示的“蠢蠢欲动”之外的你已经称之为经典正牌的工人运动,那么,我倒想听听,你对我党的下一个建议,是以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名义建议党容忍这一独立工会,还是以出尘的姿态顾左右而言他。

好了,不多建议了。我也没跟你打过文字交道,所以建议你再在尘世间多待一刻,来几个反建议,抖抖你身上的尘土。

附:出尘:给大庆工人运动及政府的建议

------------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忠告

说到示威、游行、罢工这档子事,就不能不提到法国,据说在法国,罢工啦、示威啦,是司空见惯的事,对法国人而言,罢工、示威、游行就好比是吃饭睡觉一般,是习以为常的。在巴黎,一个月内就可能会发生三、五起示威游行,也都是中、下层的劳动人民如工厂工人、货车司机、出租车司机、甚至警察,而且游行队伍都是颇具规模、声势浩大,其气魄绝不是美国人那种仅十来号人扛着大旗拎着牌子就上市政府门口“抗议”的小家子气可比拟的。但难以想象的是示威者们却个个都是斯斯文文地排成整齐有序的队伍前行,伴着乐鼓的节奏喊着口号,不时还有人溜出来和路边看热闹的路人聊几句天。

罢工、示威几乎就是法国的一种传统,法国人能为任何一种在我们看起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游一天街、罢两天工、罢三天课,原因多是一些诸如吃不到热饭菜一类的“不值一提”的小事。但这就是法国人,他们不停地为争取自己的利益而上街示威游行,哪怕这点利益有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他们团结而且有组织,并且知道自己要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政府和人民相互信任,政府不怕示威人群失控,而示威的人们也绝不会越过雷池一步。

本月1日,大庆石油管理局约3000名买断工龄的职工开始聚集在管理局举行抗议集会,到3月4日,参与行动的工人达到5万多人,至3月18日止,每天仍然有数万工人聚集在铁人广场上。据说这次示威抗议运动的导火索是因为大庆石油管理局取消了工人每年的3000元取暖津贴,并将每个工人必须交纳的社会保险基金,由2000年的2600元一年,任意地在2002年提高到4600元。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说一句,大庆石油管理局这么做的确是过分了点。因为这下岗职工本来就没有别的收入了,生活已经是非常的困难了,大庆石油管理局这么做无异于是在下岗职工的伤口上撒盐,使他们本来就艰据的生活雪上加霜。就我个人认为,局方的领导应该要负责,尤其是想出这个缺德主意并实施的领导人及领导班子,更应追究其主要责任。如果查出其中藏有腐败及违法勾当的,更应追究其刑事责任,移交司法机关法办,切切实实地给工人群众一个交代。

据说在事情闹大以前,工人代表们有向政府机关反映过,但没有得到重视,并且还有工人代表被市政府及公安局扣留,以至于本来可以协商着解决的事情逐步闹大。就我个人来看,这种官僚做派已经严重违反了我国现行的法律及我党的宗旨。我们党是代表无产阶级的党,代表工人阶级的党,工人有困难,有意见,向政府领导反映,怎么能够如此对待他们呢?要知道,工人群众是我们党的基础,我们的政权是建立在劳动人民的真诚拥护上面的,我们党的宗旨就是代表着劳苦大众的利益。大庆局方及市政府某些官僚这么做,分明是违反党纪国法,不仅站到了工人群众的对立面去,也站到了我们党的对立面上去了。

我们伟大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就曾经说过:“……厂矿企业的领导同志,有群众监督比之没有群众监督要好一些,会谨慎一些。实行群众监督可以把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会提出很多好的意见。听说相当一部分厂矿企业的行政领导者对这一点想不通。他们总觉得:不受监督,自己下命令舒服,独断专行比较方便。正因为相当多的领导同志思想不通,看起来监督就更加重要了,不搞群众监督就更危险了。”(注1)也就是说,工人群众有权监督大庆石油管理局的一言一行,尤其是与工人群众利益息息相关的一些政策和决定。所以他们也有权力要求大庆石油管理局向他们拿出个合理的解释。这是我们党赋预工人群众的权力,如果某些领导干部想剥夺工人群众的这个权力,那便是偏离了我们党的领导方向,偏离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指导思想。

而想动用军警和坦克来镇压工人运动就更不应该了,想想看,我们党可是代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利益的党,当年我们党就是利用工人运动与反动派斗争,最终把反动派赶跑的,只有反动派才会用军警和坦克来对付我们的工人兄弟,想想林祥谦,他是怎么死的?他是被万恶的反动派杀害的,我们党的先烈们,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同意用武力镇压工人兄弟的合法斗争的,那样做是犯错误的。所以动用武力平息纷争的手法断不可取,那样只会激起民愤,强深矛盾,绝对不利于干群团结,并且也不能解决问题。

邓小平同志还说过:“中国共产党也经常犯错误。但是我们注意和研究犯错误的原因,及时改正。毛主席说,人要经常洗脸,房子要经常打扫,党也是这样,要经常改正错误。我自己也常常犯错误。每个人都是这样。毛主席还常常说,他也经常犯错误。任何人都会犯错误,绝对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注2)

--------所以根据总设计师的光辉指导思想,我们党和政府必须意识到自身的失误,拿出诚意来,诚心诚意地与工人代表们谈判,深入到群众中去,了解群众们的想法,听取工人的心声,了解他们的困难,改进我们政府及一些权力部门中的官僚腐败作风,站到群众这边来,切切实实地为工人群众做几件让他们满意的事情。并且惩办那些不负责任的贪官污吏,以平民愤,让工人们满意。这样才能把一件本来不该发生的事给它平息下去。

另外,我要给工人群众的一个忠告,那就是千万要警惕,抗争要理性抗争,示威要理性示威,千万不能使用暴力,更不能打警察、砸东西,也绝不能让不法分子和有暴力倾向的人混到运动队伍里去。因为你们这是一个理性地争取自己的利益的运动,绝不能演变为一场暴力抗争的运动。最让我担心的是,千万不要让一些境外的反政府势力掺和进来。具我所知,流亡海外的一些民运组织最近正蠢蠢欲动。这些人一向勾结国外的反华政客,勾结法轮功、台湾和西藏的独立分子,如果让他们掺和到工人运动中来,那么工人们理性争取自已利益的运动就将变成一场漫延全国的颠覆政府的暴力运动,那样的话,对我们党、我们国家和工人群众都将是一场灾难。所以千万千万要警惕。

希望我们的政府和群众们能借錾法国政府与人民的经验,政府能和人民相互信任,使事情能够得到圆满的解决。

出尘2002.3.21

注1:《邓选》-------共产党要接受监督注2:《邓选》-------马列主义要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黑睛睛: 辽阳大庆工人启示:工农是民主革命的主力军
  • 大庆工人示威抗议进入第三周
  • 《中国劳工通讯》就大庆工人抗争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