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东海一枭:为杀人者徐勇鹏叫一声好(转)

【博讯3月21日消息】 转帖床头捉刀人

狗眼看人世之二:为徐勇鹏叫一声好

罗马众神中有位正义女神,左手持天平,右手持长剑,掌管公平和正义。表示凡事一律按照天平公平称量,对于不公不义的人与事,挥剑便砍。德国学者鲁道尔夫·封·耶林这样描述正义女神的含意:“正义之神一手提着天平,用它衡量法;另一只手握着剑,用它维护法。剑如果不带着天平,就是赤裸裸的暴力;天平如果不带着剑,就意味着软弱无力。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只有在正义之神操剑的力量和掌秤的技巧并驾齐驱的时候,一种完满的法治状态才能占统治地位。”

剑和天平,正好象征法律的公正、权威。司法公正是司法机关的生命和灵魂,“以公正的逻辑代替武力的逻辑是法律本质的全部所在”。

最近几年,司法不公的现象泛滥成灾,已经演变为另一场信任危机。在许多地方,地方保护、长官的意志、人情关系、金钱美色、权力诱惑等变换着各种手法、面目干扰着司法,还有法官循私枉法,都影响了司法公正的实现。而不公正的裁判层出不穷,严重影响了民众对司法的信心。

司法是维护公正公平和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当这最后的一道防线也宣告失守的时候,受了冤屈的老百姓还有活路吗?能不拿起原始武器、倚恃武力暴力,来多少发泄一点仇恨、讨回一点公道吗?近几年来,暴力事件此伏彼起,大都种因于此。前不久羊城晚报等媒体报道的《讽刺小说引发官司 文学青年刺杀法官》的案件,就是其中的典型:

“1999年,云南江川县《星云》文学季刊第四期登载了一篇不足2000字题为《送礼怪招》的小说,作者是该县27岁的农民徐勇鹏。

2000年2月18日,时任江川县法院副庭长的谭震状告徐勇鹏和《星云》杂志社侵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10万元。谭震的理由是:在当地,“谭庭长”只有他一人;小说中描述谭庭长家住四楼,他家也正好是这个楼层;而且他曾受理了徐家的一起相邻权纠纷案,未在审限内结案,徐勇鹏有理由对他报复。

玉溪市中院判决徐勇鹏赔偿谭精神损失费1万元,《星云》编辑部赔偿5000元。两被告同时上诉,但结果维持原判。

一审宣判后,徐勇鹏及其亲属即在法庭内谩骂,还抓伤两名干警,法院对徐勇鹏的父亲、妻子等4名家人给予司法拘留15天,对徐勇鹏等3人给予训戒和批评教育。

本来仅25元的稿费,却惹来上万元的侵权赔偿,亲人还被拘留,徐勇鹏难以接受。7月4日,徐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昆明中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徐勇鹏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多么荒唐无耻的玉溪市中院判决、多么可恶可憎的江川县法官和法院、多么可怜可悲的小文人和老百姓啊。有人说,徐勇鹏无论怎样不该杀人。老狼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虽然会写写小说,毕竟还是底层小人物,没有高层朋友,无法求助权势或依赖金钱,受了冤屈,只能求助于法律。当法律的执行者也欺负他时,他不靠刀子,就只能忍气吞声!还能怎么办?我们的许多法律条文本来就偏向权力集团,如果连这本不公平的法律都得不到比较严肃的贯彻执行,走投无路的老百姓能不挺而走险吗?

徐勇鹏是好样的!杀得好!这些无理取闹、循私无法的法官,披着法官羊皮的狗官,该杀!可惜他武功不高,本领不济,还有该杀的没杀,连一个也没杀死,还白白陪进去自己!唉。如果早认识我,向我师兄弟学几招,也不至于如此亏大本。如果小老百姓们都象徐勇鹏壮士那样,有冤必伸、有仇必报,法律法官靠不住时,就靠伯己、靠武力,为己伸冤为民除害,那么,那些狗官在仗势欺人、以权谋私、因私枉法的时候,在无理取闹、无事生非、无法无天的时候,多少要掂量掂量吧。

床头捉刀人2002、3、20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东海一枭:重建“盗”德
  • 东海一枭:搭起民主大框架
  • 东海一枭:抛残弃旧取新经------给执政党的一点建议
  • 东海一枭:向朱熔基进一言
  • 东海一枭:警告民运分子:家丑外扬太不该!
  • 东海一枭:还我言论自由
  • 东海一枭: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 东海一枭:夏老爷和米老大---读出尘公子《伪善的正义》有感
  • 东海一枭: 国家领导人必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