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世界未来会怎麽样?

【博讯3月15日消息】

—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四—

据说八○年代已经宣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走向衰退,而大受瞩目的左派社会学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在九一一後接受台湾一杂志采访时,认为全球化自由市场经济已走入绝境,资本主义全球化处在崩溃中,会出现取代资本主义的“新秩序”。……

这样的判断是有道理的。说明他感觉到资本主义过分强调竞争的本质和人的贪婪天性的结合、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必然性。以及起码懂得从总结历史规律中,去推测未来可能的轨迹。但是他的认识并没有超出“知其然”的层次(详见拙文《认识论》),只是相对更客观和实事求是一点而已。所以有点象鲁迅笔下描写在人家孩子生日宴会说“孩子将来一定要死”一样,虽然正确,但除了让人不痛快以外,没有任何正面积极的作用。这位学者起的作用也是如此,因为他和其他人一样,都不知道什麽是人类真正理想的社会,甚至至今连正确的努力方向都没有找到,只能在“第二好”或“不太坏”上面绕圈子,除了助长“末日心态”和对灾难的“预期心理”外,就只能鼓励一些“挺而走险”“孤注一掷”的行为,看看今天的现实,那种以为只有资本主义一条路,准备走到黑的趋势就知道了。这是典型的“当局者迷”,因为我们从自己成功的物质文明建设经验中,早就应该认识到正确理论的重要性,也就应该发现自己社会面临的问题,都是因为没有正确认识自己,更应用了几乎完全错误的社会理论的原因。如果说过去这样的说法不足以服人的话,现在将任何已经或将要发生的现象,放到文明坐标上来讨论(详细阐述请查阅《文明的图解》


>图

中华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差异。中华文化强调精神文明(纵坐标OY)的建设,只是因为後人不求甚解的结果误入歧途,将其当成可以由少数人控制去操纵多数人的手段和工具,所以总是只能起到暂时性的作用。美国则全力发展物质文明(横坐标OX),甚至认为社会就是这麽一条比赛看谁跑在前面的“跑道”。世界就是在这两种极端的观点的角力中发展,即有物质文明的发展和进步,也因此产生更大的社会负面破坏能量,造成许多难以克服的问题和危机。

忽略精神文明建设的国家,不知道天性和人性的区别,以为“人性”跟“猴性”“狗性”等动物的本性一样,是生下来就有的,完全不懂人性是用来约束、控制自己也的确生来就有的、类似“猴性” “狗性”那样的天性的,但它是要靠後天的教育和家庭、社会环境的影响才能获得的,不仅不能遗传,而且只要不注意正确维护(不正确维护的例子,留着将来跟西方人说)就会退步。在这种情况下,和当初形成社会所积累的人性相比,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在代表精神文明程度的纵坐标OY上的位置不会很高(如在图二的Y1点),一些极端的自私和个人主义及自由主义之类形成的反社会能量(面积 y1.y'1.x'1.y)也就大,而且物质文明越发展(从x1到x2),其负面能量也越大(面积y1.y'2.x'2.y),所以产生的社会问题也更多更严重,但真正的有效能量增加不多,这是当初美国不能打赢越南战争而要抽手的理论原因(其负面能量从大规模“反政府的战争政策”表现出来)。如果光这一件事不能说明这个问题的话,那麽今天他们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补充了。因为他们在九一一事件以後,进行了的舆论控制和“爱国主义”宣传、以及对某些自由的限制(纯属现象叙述,没有任何是非评论的含义)和大陆毛时代采取的一些措施,在原理上并无区别,都是以外力拉抬起到和精神文明提高等效的作用,以减少社会负面能量,达到增加有效能量的目的。所以尽管经济受到一点损失、“威风”似乎受到打击,“气”反而好象更粗、行动好象更有恃无恐,就是这个道理。

一些持“文明冲突论”的西方学者,认为因此只能靠战争来解决,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姑且暂不讨论不同文明之间究竟孰高孰低,但是可以肯定他们感觉到各种文明之间是有差距的。所以要利用自己因物质文明领先而取得的武器和军事优势,去征服其它文明,推广自己的文化。如果不考虑这种想法的实际可能性,仅从理论上看这样的想法,这就等于让世界处在同一个精神文明的坐标点上(从图一的状态变成图二的状态)。这时,不同地区或国家之间的强弱对比,就直接和物质文明的程度对应了(如图二中代表有效能量的面积s2和s1)。这难道不正是美国希望的吗?看看那里鼓励好莱坞电影、可口可乐饮料、快餐等上不了高层次的文化的输出,却对高科技关键技术行业限制输出、不准网路终端处理企业迁出国内、甚至不让非美国出生的人加入,从文明坐标上,前者意味著把大家都拉到纵坐标OY的同一点(y1点)上,後者就是要保持代表绝大多数国家的物质文明水平的OX1和OX2(自己的水平)的差距,那麽那个代表社会有效能量的面积S1和S2相互之间的消长,也就和纵坐标OY(精神文明)无关,仅仅只取决于横坐标OX(物质文明)的先进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稳操胜券”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现在是美国人实现这样计划的最好时机。因为原来的对手苏联和中国,在经历了一段物质匮乏的痛苦年代(相关讨论请查阅拙文《毛时代辉煌的探讨》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8.html),已经没有勇气拒绝物质文明的引诱、甚至不惜以牺牲精神文明为代价,根本不具备可以和美国对抗的有效社会能量。相反美国倒能够利用九一一事件的恐惧和仇恨产生的凝聚力,形成一种支持政府的爱国主义民意,起码在原理上,和当初大陆毛时代采用的方式手段没有区别,等于暂时提升了精神文明的程度,使得社会的有效能量大大增加。这样的的一升一降,力量的对比就极为悬殊,只要一旦能够说服欧洲盟国,美国成功实现自己的计划就是毫无疑问的,根本没有中、苏置喙的余地。要是就事论是地站在现有国际政治现实来看,是不能不承认他们相对有“远见卓识”的。

但是,如果以这种可以很容易解释过去社会,更还没有遇到过象样挑战的坐标理论看美国的这种很可能实现的“胜利”,就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地方,包括美国大多数人自己的长远利益在内。笔者愿借这种理论,对世界的未来作一些推测:

人类的精神文明将逐渐全面走上歧路,社会整体接受“拜物教”、信仰“拜金主义”而变得苟且。其个人典型特征是矫情、任性、自私、浮躁、冲动、对专业和个人兴趣爱好以外的整体无知、没有社会责任感,并以追求各种感官刺激代替真正精神快乐和幸福的感觉。结果就是只能让社会负面能量增加、有效能量减少,刺激社会进一步发展经济以弥补有效能量的减少,却增加自然资源的消耗和浪费,使生态环境更恶化,让除了物质以外的生活品质落入越来越严重的恶性循环之中。

由美国独大的霸主地位确立,任何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有效“努力”(包括“统一台湾”),都成为不可能。未来世界上可能发生的问题,主要都是因为精神文明层次低下,导致社会负面能量增加而造成的社会内部矛盾和冲突(包括分裂和民族独立问题),其严重性和危险性将和物质文明的发展程度同步增加。

未来没有人可以威胁美国(连阿拉伯人也不可能)。其实以这种坐标理论,不难发现美国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真正的问题都因为自己社会的负面能量所致,不要说九一一至今还没有“真相大白”,就算由拉登一手包办,对美国总体最後恐怕反而“因祸得福”,更何况後来的“碳疽热”之所以迟迟不能“破案”,一定也有其“难言之隐”。笔者虽然不敢妄加论断,但是却敢断言,美国人将来一定会遇到让全人类跟著遭殃的“大麻烦”,而这个“大麻烦”的制造者,一定只能出自于那个社会的内部,正如格言“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所说那样。而任何社会(当然包括中苏等在内)一味片面发展物质文明的结果,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笔者从提出“文明坐标”理论以来,先後又发表了三篇文字(这是第四篇),希望从不同范围来实际应用,以便抛砖引玉或接受一些正面挑战、质疑的考验,从而也为那个在本文开头提到那位著名社会学者、从“知其然”的认识层次提出的『会出现取代资本主义的“新秩序”。』推测,提供进一步的补充,以期让世界能在比较中发现正确的社会理论,并因此找到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再会因为找不到“第一好”,而窝囊地将就、拼凑、甚至厚着脸皮吹捧那什麽“第二好”。

只是大概因为自己连能够引人注目的“假学历”都提不出一个,所以居然还是没有什麽象样的回应。而那有限的几篇批评文字,却总是回避正面讨论笔者的观点,却采用“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真理”的策略,拿那点被笔者早已否定过的陈词滥调来反复说事,或劝笔者去读那些“以本身难以自圆其说之昏昏、去使人置实践事实不顾还自以为昭昭”的理论书。虽然也在意料之中,还是有点令人遗憾,有被迫去当“预言家”的感觉,而这本来是应该起科学地“趋吉避凶”的作用的,笔者不能肯定上面的事都会发生(原因请查阅拙文《推理和预言》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0915.html),但是可以肯定所有发生的事无论正反,都将完全符合文明坐标理论的解释。任何人可以回避笔者的提出的问题,装出对这种理论“不屑一顾”的样子,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是这些问题是回避不掉的,它们迟早一定会找上门来的,等著瞧吧!

(注:如果不能看图或要查阅相关文字,请移驾《新的里程碑》查看同名文字。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312.html)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就文化讨论答丹宁
  •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