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有关中国现实发展的探讨—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三

【博讯3月07日消息】 一段时期以来,“落後挨打论”是一个被很多人认同的流行观点。他们的逻辑也很简单,是一通顺的 “三段论”:今天的国际问题最後还是要靠战争解决;现代战争比的是高科技,高科技需要高投入,高投入需要“钱”,钱要靠经济来获取;所以我们一定要“以钱为纲”地发展经济。这表面上的推论,似乎一环扣一环地十分“科学”。所以尽管有一部分人总是觉得有点“似是而非”地不完全是那麽回事,却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说出一个令人信服的所以然来。加上这种政策如果被以“不求甚解”的群众运动方式来进行,“贪污腐败假冒伪劣黄赌毒失控”这种类似“无政府主义”现象的不断蔓延和恶化,就是必然的趋势。因为这同样是一种“矫枉过正”,和毛泽东为了达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目的而采用“文化大革命”那样全民投入的群众运动方式,在本质上完全相同,结果当然也不会例外,只是“文革”从另一个极端、以“打砸抢抄抓”的“无政府主义”形式表现出来而已,连双方的思维方式都没有区别—全盘否定对方,最後两方共同完成那个国家历史的又一轮“螺旋形进步”!笔者不希望有人再公开鼓吹“落後挨打论”,因为可以用来对比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如果几年前看不清这个问题还有情可愿的话,今天再说就象“猪八戒照镜子—自找难看”了。而这个问题要是用文明坐标来认识或解释,也是一点也不困难的。

>ͼ

首先承认一个事实(暂时不讨论原因),那就是在物质文明的发展水平上,中国和西方的确有相当一段差距。而且事实证明,在这个领域里的发展速度,往往是呈现几何级数的特征,也就是越来越快。那麽按正常推理,除非有证据证明中国人的确是比所有民族都“特殊优秀”(实际上绝对不是),否则很难想象,按人家的思路和方法,还要遵守人家制订的绝对有利于他们自己的竞争规则的条件下,怎麽可能赶上或超过人家的?这在图一上看得更清楚,如果还是以当前中国的物质文明水平在X1点,美国在X2点。那麽就算现在大家都以同样速度进步,那也不过只能保持同样的距离不变而已,根本理论上就没有赶上的可能。现在的那些所谓多少年能赶上甚至超过的说法,不是自己的无知,就是他人有意地误导,都存在根本性的错误:

一是在计算自己进步(如到X'1点 )的同时,忘记考虑别人的进步(如到X'2点),以自己将来才达到的X'1,去和人家现在已经达到的x2比较的结果,不去想想到那个时候,人家已经在x'2那个位置上,准备著下一步“算计”你呢;

二是忘记从拿破仑甚至更早的时代开始,西方一直在奉行让中国强不起来的政策,至今没有改变,既然在滑雪、长跑之类的体育竞赛中都知道卡位策略,千方百计地要阻止对手超越,怎麽能想象别人会 “袖手旁观”地,让中国在这被认为“性命交关”的问题上超越自己?要是国际上“跑”在前面的人一起来阻止(这种心态非常自然,跟体育比赛没有区别),那最後除了在自己内部“窝里斗(竞争)” 外,不会有任何突破;

三是还有更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中国以自己的人口、土地、能源、水源等国情,就注定中国不可能在物质文明上达到西方国家水平,这其实是一个简单的数学常识问题。如果要以“预支”子孙的自然资源来满足自己,这种“寅吃卯粮”行为的性质和後果,要远比美国人借钱来提前消费的“寅吃卯粮” 行为要严重、危险得多。

以这样的坐标图,可以很容易指出“落後挨打论”的错误。因为在代表物质文明的横坐标OX上,中国近代以来一直处于落後状态,在近一、二百年内从来没有领先过,要是这种理论成立,再根据上面分析,等于认为中国将永远处于“挨打”地位而没有出头之日!幸好那个期间内又的确有一段时间是没有挨过“打”,足以证明这样的观点不正确或起码不完善,并可以用这样的坐标原理来解释其真正的原因。

在《文明的图解》(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2.html)一文中,提出过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社会能量分成正负两个部分,而有效能量是这两部分能量之差。一个国家的实力,就是取决于这个有效能量,而不是那个正面能量。这是反对“落後挨打论”的理论根据,是绝对经得起任何正反历史事实考验的。

在图二中,毛泽东时代的物质文明条件比现在差很多(如在X1点),只是因为他靠自己的威望和极权统治手段,在效果上起到大大提高精神文明的作用(如在Y1点),其社会总能量O.Y.X'1.X虽然不大,只是因为社会的正面能量O.Y1.Y'1.x1远大于负面能量Y1.Y'1.X'1.Y。所以两者相减後的有效能量(S1) 未必小,足以抗衡外力而避免“挨打”(详细阐述见拙文《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8.html)。反之,如果以牺牲精神文明(从Y1降到Y2)来取得物质文明的发展(X'2),这时虽然社会能量大幅度增加,但是由于原来那个拉抬“精神文明”的外力已经不存在,加上自己的道德观受到西方文明冲击,而西方赖以代替道德的“法制观念”却没有建立,所以社会的负面能量y2.y'2.x'2.Y也大大增加,抵消了相当一部分的正面能量O.X2.X'2.Y,结果有效能量(S2)可能没有太多增加(甚至可能减少),要想不“挨打”,当然就要付出更大代价,这在今天恐怕已经有太多的实际感受而不需要举例了。

那这麽说,中国岂不是注定“没戏”了?当然不是。恰恰相反,中国本来的确有条件为探讨、实践人类未来的正确道路作出最大贡献的。只要中国人把那个一味从自己历史中寻找借鉴,改成从自己文化精华中寻找启发就行了。他们总有一天会发现,原来自己从来没有抽出过祖先留下的那把锋利无比、无坚不摧的文化“宝剑”、当然也没有练就运用宝剑的“武功”,只不过将它连剑鞘一起当成“讨饭棍”“打狗棒”了!

(注:如果不能看图 ,请移驾《新的里程碑》查看同名文字。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306.html)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