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答潘一丁先生:中国的文化落后吗?(丹宁)

【博讯3月05日消息】 [博讯论坛] 首先,我要说,本人非常钦佩潘先生,也赞同潘先生的许多观点。以下是想和潘先生探讨和商榷的。

看到文章《中国的文化也落后吗?》,自己想起很多东西。这是我在来美国之后想的最多的东西。在国内学习的时候,觉得美国的特点在于科技发达,还有就是有法治,所以才有今天。但是,自己在美国学习、工作数载,所见所闻所感,使我感到文化也确实有先进和落后之分。

但是时常我们对文化的概念界定存在误区,如果将文化和艺术相等同,把书法篆刻和西方油画一比高低,那么说西方文化的先进性,就颇有“崇洋媚外”“盲目照抄”之形象。但是如果把文化加以归类、界定,分为政治文化、法治文化、社会文化、以及文化艺术诸类,先进和落后就非常容易区别开来。

其实,在潘先生的《中国人需要从精神上“革”自己的命》以及《文化的升级和统一是21世纪的当务之急》文章中,已经包含了文化有先进和落后之分的主题。在看看中国的五四运动,何尝不是向旧文化的遗毒提出挑战?

由于国内的教育滞后,知识分子在看待许多问题上存在局限性。这并不能够责怪知识分子,因为一些重要的历史、讯息由于种种原因知识分子无法获得。这尤其体现在微观地看待和分析问题上面。

举例来说,中国的文化一致认为“枪杆子里出政权”,“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但是这在美国历史却告诉你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美国的不是由军阀建立的,而是由几个农场主和律师帮助建立的。为了要说服民众接受这个建国理论,他们不得不用宪法以及他们在报纸上广而告之的宪政理论(所谓联邦党人文献)让大家接受他们。当时独立战争早已结束,军队早已解散回家。建国的“国父们”除了当年反抗英国殖民者时候所建立的名望以及他们的宪政建国理论之外,没有钱,没有枪,没有炮,更没有军队。

我还想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人们不满意美国初建的国会的低效率的扯皮推诿,拿着枪要造反,并准备对华盛顿“黄袍加身”的时候。华盛顿在国会大厅里,喝止住众人,在讲了一番民主的道理之后,他掏出一副眼镜,对大家说,“你们瞧,我已经老了,我的眼睛都快瞎了,我也许无法胜任你们所让我承担的工作。” 作为一名前陆军统帅,在当时的年代,拥有一副眼镜并不是让人骄傲的事,但是为了挽救这个岌岌可危的初建的宪政体制,这位老人将自己的“晚节”也“喝出去了”。在场的人们无不垂泪,大家默默散去,年幼的国会得以保存。

美国内战之后,林肯总统的名言是“Malice to none, charity to all”。他赦免了所有南方叛乱官员,并致力于对南方的重建。如果你去过美国南北战争的纪念地盖蒂茨堡,你会发现南北将士的墓地左右对开,没有任何贵贱、王寇之分。

如果你留意美国的电影,尤其是获得大奖的电影,仔细分析其背后的价值观念,再和中国的电影比较,结果会很有意思。例如《角斗士》,一个罗马的将军沦为奴隶,最后为了伸张正义,以自己的勇敢和智谋除掉了暴君,将罗马还给她的人民。为什么这样的故事永远不会在中国的电影、电视里出现?为什么昏君永远要被一个“明君”代替?为什么皇帝要么是残暴疯狂最后被另一个皇帝取代,要么银幕上就是深明大义同时又是搂着一堆美女、风流倜傥的好皇帝?也许有人回答,这是为了尊重历史么。那么中国封建史又是一部什么样的历史呢?鲁迅说,是一部“吃人”的历史。我同意,再加上一句,更是一部屠杀英雄,残害勇士的历史。

西方的价值理论究竟优越在哪里?她的什么文化价值是全世界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一个价值,就是对法治的尊重——仲裁精神。对于法的认识,西方的观念是,必须公平,符合正义,而且绝对中立。但是中国的文化却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古代则称为“王法”,从根本上丧失了中立和公正的基石。西方“法”的观念,还和“契约”“仲裁”的观念密不可分。我的同学住在美国的学生“co-op”宿舍,大家每个人都有对宿舍的日常管理事务的投票权,例如花多少钱订购杂志,报纸,如何分摊水电费和餐饮费。在例会上,同学往往会对某一事项有激烈的争论,但是一旦大家决议表决,所有的人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相比之下,在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如果某人落选,非常有可能就会开始“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更有甚者还会暗中捣蛋。

第二个价值,就是宽容和原谅(爱)的精神。你会发现,美国好莱坞的电影,爱的主体几乎是永恒的。有的人曲解、诬蔑成这是对“性”的宣扬,对阶级感情(仇恨)的抹杀。我看《拯救大兵雷恩》最大的感触是,它第一次活生生地将这些可爱的年轻人放在你面前,然后一个一个无情的让战争将他们活活戕害,虽然你看到的是“杀、杀、杀”,但是你最后的感触确实发现自己以及他人的生命的价值,是“爱”,永恒的爱。再看看《秦颂》和《刺秦》吧,你满眼是“杀、杀、杀”,脑子里充满了“杀、杀、杀”,除了感官的刺激,剩下的就是觉得生命的卑贱。导演和编剧到底想告诉人们什么呢?我迷惑。但是看了两部《秦》片,我没有任何“爱”的感觉可言,也没有突然变得对人的生命尊重起来的感觉。

宽容和原谅,体现在政治文化上,就尤为显得重要。美国2000的总统选举,最后能够如此和平的结束,这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现代政治的最佳教材。全世界有多少国家在选举出现纠纷时不会出现暗杀、迫害、镇压和恐吓的?

现在我要提一个西方人所最钦佩的东方的英雄——神雄甘地。他曾经对印度的人民说,“不要认为我所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就是意味着不杀人,不打人;我认为我们要超越这一点。英国人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现在做的,只是在说服我们的朋友去做正确的事情。当我们的朋友要离开的时候,我们要友好地说‘再见’”。然而这位倡导“爱”和“宽容”的英雄并没有得到印度种族主义者的宽容,最后遇刺身亡。(甘地早年毕业于英国,获得法学学士学位,获得律师职业资格,并在南非工作了20年之后回到印度。) 在美国的中学历史课本上,有一页就是把甘地和毛泽东进行比较。大家不妨试试看,做做这道历史考题。

第三个价值,就是对不同的意见的尊重,包括对不同宗教、不同政治观点的容忍和尊重,对于太多的问题,中国的智者说“让历史自己去作出评价吧”。但是,如果不允许他人发表意见,镇压异己,最后虽然“历史”确实做出评价了,但是代价就是让人民、社会弱势群体付出惨重代价,国衰民弱,然后再出现新的一轮大变革、大震荡。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够向西方社会一样能够将社会问题自觉地进行协调、调节进而消除矛盾呢?美国在历史上“丑事”不可谓不多,但是都一项一项逐步都解决了,而且国力越来越强大。

潘先生在关于安然破产一文中提到“制度决定论”失败了,但是我可以保证,美国会从这个问题中吸取教训,而且会逐步甚至是“迅速”改进的。可以比较一下,看到底是中国的腐败问题解决得快,还是安然式的企业腐败问题处理得快。“让历史去决定吧”。

第四个价值,就是崇尚真正的英雄。在美国,一个伐木工人被大树压住肢体,最后不得不锯断自己的腿,爬到高速公路上求助,最后得救,他成为英雄。冒着生命的危险,冲向火海,就出他人的消防队员,被人们称为英雄。勇于揭发水门事件,敢于和巨大的官僚体制挑战的记者,被人们称为英雄。虽然是职业杀手,但是绝对不伤害妇孺,为救他人敢于挺身而出的,被人们认为是英雄(好莱坞著名电影The Professional)。

然而,在地球的某个地方,吴征和杨澜成为英雄。飞黄腾达的官僚被北大女生奉为英雄,“他好潇洒,我好崇拜他”云云。中国,你的英雄在哪里?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毛时代辉煌的原因探讨
  • 潘一丁: 中国的文化也“落後”吗?
  • 潘一丁:文明的图解
  • 潘一丁: 文明、文明冲突和和精神战争
  •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