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就读书和知识问题答网友批评

【博讯2月08日消息】 潘一丁

先生:您好!

看到了你就笔者的“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一文的回应(批评原文以及所有引用其它文字,请去网页《新的里程碑》中与本文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home.computer.net/~pyd)。其实,就对宇宙的认识而言,也许只能用没有限度的“通天塔”来形容,所以就算你将笔者说成“已经爬到了纽约帝国大厦的一半”,也算得上“吹捧、过奖”了。但是对那些在“帝国大厦的门厅里”、甚至在图书馆或课堂上,只读了几本别人早年还不知道从哪一层看到的“帝国大厦风光”的人,因为笔者说的跟他们从书上读到的不同,就批评笔者“自以为是”,那是难以接受的,而且非但不能接受,更认为其中某些观点具有普遍代表性,是造成今天社会理论落後、无能的原因。是应该进行公开评论的。

“实践然後知读书人之不足”

笔者从来不讳言自己除了扎实的基础教育和学生时代读过不少包括武侠、科普、幻想以及中外文学名著等课外书以外,甚至几乎没有读完过一本马列毛的书,更不用说那些被部分读书人捧为“圭臬”的狂人、疯子“哲学家”的著作了。现在不仅不後悔,还从批评笔者“哲学理论书读得太少”的人的表现中,体会到前人“死读书不如不读书”“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应该理解为实践)”之类结论的深刻含义,认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问题(当然也要包括张铁生交“白卷”的问题),读书人都是难辞其咎的,正因为他们在资讯爆炸、书籍泛滥的今天,还在莫名其妙地宣传“唯有读书高”。在出现李嘉诚、盖茨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物的时代,不去认真总结一下现有教育的缺失和问题,再以为所有的书中都有“黄金屋、颜如玉、千盅黍”的话,就怕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只能找到“镀金屋、三陪小姐和千盅陈芝麻烂谷子”了。结果就形成社会理论“近亲繁殖,一代不如一代”的局面,终于到了今天要去猴子那里“取经”的地步。而且可以断言,当代的人,即使耗费毕生的时间精力,也不可能去读完哪怕是一个领域里的书,要是这些人再去写书,那麽当然就会产生今天这种“书越来越多,问题也越来越严重”的现实。其实人的能力(记忆力、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本身不会“进化”(听见过有“记忆力进化”一说吗?)只能“优化”,所以需要阶段性的更新,就象电脑的软件需要不时升级一样。这本来已经是自然科学屡试不爽的成功经验,比如掌握了太阳系自转和公转的知识,就不会再有把知道“天狗吃月”当成学问渊博来吹嘘,而“氧化理论”建立以後,就没有人会挑剔别人一定要知道“燃素论”,这几乎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了。而社会科学至今还在抱残守缺地,把成百上千年前的东西当成自己的“镇山法宝”,这难道不正是社会科学落後、无能的原因吗?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尽管笔者已经在许多具体的问题上,提出了新的见解,比如“天性本私,人性本白”的观点,并已经就相互的制约关系,在多篇文字中有过阐述,几乎可以没有破绽地解释相关问题(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试)。但是结果却没有人就事论是地来加以探讨、批评或质疑,反而继续喋喋不休地宣传“大公无私”或“人性自私”之类、只能搪塞却经不起推敲的观点。现在又有人指笔者读书太少,请问:难道这种观点已经被前人提出过,而又已经被实践结果否定了吗?至于这些观点受到“冷落”,笔者虽然读书不多,却不等于不知道历史上类似的“普遍现象”,乃是长期以来读书人总是“吹捧死人、名人,压其他活人”的惯技(详见拙文《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将来到底谁“难堪”,恐怕还要走着瞧了。

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探讨、建立正确的认识论、方法论和人生价值观。

有了正确的认识论,我们才能逐步真正认识宇宙中包括人类自己在内的一切事物和它们之间的互动、制约关系。而正确的方法论将提供有效少误的思维方式。正确的价值观则可以提供相互矛盾最小,能量最大的人生动力。

所以,笔者完全不能接受你的说法。首先把人跟动物联系在一起,只是一种低层次的生物学观点,充其量不能超过“解剖医学”的层次(因为稍为有点造诣的医生,都知道人的健康或疾病,除了受到体质影响外,还跟本人的心理以及精神状态有关)。所以不要说那种达尔文进化论已经随著科学的发展而越来越站不住脚,就算人原来的确是由猴子变来,现在也“由量变到质变”地不能跟猴子或地球上的任何动物相提并论了。今天的学者如果还坚持这样的观点,不是无知、就是为了维护或屈服于自己即得利益而别有用心(笔者愿为这种言论负责)。因为人类和任何其它生物之间的区别都要远大于相同之处,甚至大于有机物和无机物的区别,难道我们可以因为人是由“碳水化合物”组成,而把人说成是“超级碳水化合物”吗?。

也许可以断言,今天困惑人类社会的许多问题,就是因为这种认识的错误所造成。以错误观点误导社会的结果,绝对比“白卷英雄”张铁生的危害性要要严重得多(而且据说他今天也挤身于成功企业家之列,对贯彻邓小平理论的“贡献”,远比许多光说不练的人大多了,而且还不用为“文凭”的真假 伤脑筋)。现在有的人对把自己说成“高级动物”不以为意、泰然处之。象“绕口令”般地大谈“性善性恶”问题,却回避笔者对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模糊”的否定(详见拙文《“母爱”和“人性”》)。更对宣传“高等动物(人与人)之间争夺不可避免”的论调不遗余力。而把人类社会的进步,归功于“竞争”,更是忽略本质、颠倒黑白的说法。这类观点的盛行,正是今天大陆和国际社会危机重重的根源。将这种宣传说成是“为虎作伥”,是一点也不过份的。

宗教要靠理性来升级

这方面笔者已经在很多篇文字中(可以在笔者网页同名文字中的链接查阅)极为明确地作过阐述,并将自己定位于“广义有神论者”。你的说法只能证明你在没有看过那些东西前,就想轻率地以一些似乎“深奥莫测”的学问“虚张声势”地来吓唬人,笔者对这种以虚避实的讨论毫无兴趣。

最後谢谢来信指教,但是结果一定让你“失望”。笔者将象过去一样地坚持继续尽量多看报刊杂志、和包括你的来信之类一切认为必要看的东西,但是根本无意去按你的建议,去读那些狂人、疯子或大师的“经典”,理由非常简单:既然今天的社会学者都是他们的“门生”、以这些东西为圭臬,结果却让这个社会问题越来越多,反过来还要从猴子那里去找灵感、启发,足以说明这些东西的无用、早就应该忽略甚至部分抛弃了。否则最多只不过再多出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同门”而已。不过笔者从来没有否认知识的合作和继承,更认为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但是继承不等于复制,合作不是“党同伐异”,“巨人的肩膀”更不是让“矮子”爬上去坐在那里对别人指手画脚的“发号台”。

我们之间恐怕是很难沟通的,因为其中可能有一个“道不同”的问题。从你的来信判断,你可能是一个做(或想做)“学问”、凡事先要找“子曰诗云”根据为准的“读书人”,而笔者则是想探讨实际问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你来信中,一方面自称“人民的小学生”,却对笔者这个大半生直接生活在基层人民中的人,“技巧性”却空洞地“教训”起来,让笔者只能联想起嘴里老是嚷嚷自己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的那一类人的形象,感觉可想而知。

笔者没有“好为人师”的嗜好。深知就具体的社会实践而言,只有“能者为师”,再想“好为人师” 也没有用,那才是自然地体现了真正的“合作和继承”。但必要时也敢为“人师”,尤其敢为只知道 “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人的“人师”,为他们“解惑释疑”,因为笔者所有,正是只会躜在书堆里的他们所缺,所以他们才会经常受到某种流行思潮的桎梏还不知道,反而以为别人没有“解放”,所以才没有跟他们一起上当的“自由”!

笔者完全无意当“哲学家”,而且认为过去大部分哲学家都是“过大于功”,因为他们非但没有想法把这门人人(当然不是猴子)都应该掌握一点的基本知识去普及,反而千方百计地故弄玄虚,“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地造出一些艰涩难懂的术语和说法,来使多数人“知难而退”,从而成为可以让少数人垄断来沽名钓誉的行业,结果才会让大多数人至今不知道快乐和幸福的真谛,才会重新信仰起 “拜金主义”、加入“拜物教”,以自己的人生去充当“人为财死”格言的祭祀。

笔者对任何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毫无兴趣,但是却欢迎就所有实际问题,来和网友(包括任何打着“学问”旗号的人)“切磋”(当然不是比“看谁亮出来的陈芝麻烂谷子多”),更欢迎“打假专业户”光临,也好让旁观者看到一点“真理”和“无知”都可能表现出来出来的“无畏”的区别!

顺致敬礼

潘一丁 2002年2月7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