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天性、人性和精神文明

【博讯2月04日消息】 潘一丁

上面题目中的那些名词在当今时代,已经被用得很普遍、甚至可以说用得很“滥”了。但是,如果真拿来请教那些社会学者,恐怕很多还真分不清“什麽是什麽”呢。要不怎麽一碰到“吃喝嫖赌、贪污腐败”之类狗屁倒灶的事,马上就有人拉出“食色性也”的古人之言,大模大样地将其说成是“人性” 来为其辩护,岂不是等于要把“不贪食、好色者”以没有该等“人性”而开除“人籍”了。或者拼命嚷嚷什麽“人性自私”,好象不学那争相爬到同类头上去的“粪缸之蛆”的,就不“伟大”!在异口同声地欢呼进入“文明时代”的今天,居然能容忍如此荒唐无知的认识继续流行,实在有点令人“啼笑皆非”而不能不为社会学者感到难为情!因为要想指出这样的错误,是一点也不困难的。

按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一个准确的定义(比如“人性”)的成立,必须具备“普遍性”和“特殊性” 这两个要素,缺一不可。对“人性”这个定义而言,其“普遍性”就是“只要是人就一定有的”。而其“特殊性”就是“只要不是人就一定没有”。以这样的基本科学常识,再回过头来看“食、色、自私”等,就可以肯定得出它们根本不是“人性”的结论。因为臭虫、蚊子之类都“贪吃”(它们往往就是因为把肚子吃得太鼓,以致行动不便,才容易落入人掌“死于非命”的);公鸡、种猪之类的 “好色(性能力)”比人还强;而自私更是连植物都有的(如爬藤类植物完全不顾寄生树木的死活)天性;难道说我们可以认为它们都有“人性”吗?这正是今天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而找不到有效解决办法的根本原因,因为我们连能够正确认识这些问题的理论都没有,怎麽谈得上去解决呢?这个道理简单得只要想一想如果以“天狗吃月”的认识来研究“月蚀”,会得出什麽结果就知道了。要是以为在那种错误认识下,不必然会去做一些“敲锣打鼓放鞭炮”之类的愚昧行为、反而会因此发展出“天文学”或“航天科学”来,那才真是咄咄怪事了。同样道理,如果胡乱把一些是个生物就有的表现,拿来充作“人性”,再从以这样的认识基础出发,延伸、发展出来的社会理论,又怎麽会正确、更不用说指望能够去解决实际问题了。这不正是今天社会找不到出路的原因吗?因为我们至今都还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人性”,当然无法去利用、发挥真正的“人性”,遇到问题时,表现也就跟用“敲锣打鼓放鞭炮”来对付“月蚀”,最後还要欢呼成功地“保护了月亮”而取得伟大“胜利”一样了。

其实按同样的逻辑常识,很容易判定,包括“食、色、自私”在内(还有贪婪、母爱等),都是所有生物的共性,是宇宙大自然赋予一切生物、为了维持生存和繁衍的基本“天性”(详见拙文《人类如何认识自己和社会》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7.html)。这是一套适用、对应于自然生态环境中的行为特征。但是,当人类以自己的特殊能力(人性),创造并开始生活在一个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中的时候。客观而言,一定存在某种其它生物没有的、“天性”以外的作用影响,把这种影响称之为“人性”当然也是“名正言顺”的。

那麽到底什麽是“人性”呢?人性就是一种可以理性约束、控制(而不是消灭)天性的能力。这种能力不是象天性那样生来就有,而是要靠後天的教育及环境的熏陶和影响来形成的。人就象一台电脑,从母体生出来的只不过是一套完整的“硬体”。只有原始的天性功能,其它都要靠“软件”的输入。除了输入基本的生活、和工作技能外,最重要的就是价值观、道德和法制精神的输入,才能建立起理性的判断标准和能力。这种观点最有力的客观证据,就是生活在狼群或猴群中的婴幼儿,会成为智力和狼、猴差不多的“狼(猴)孩”,但是受过教育的成年人(如那位长期专门研究大猩猩的专家),再和狼或猴子生活在一起就不会受影响成为“狼(猴)人”。

只要认真想一想,今天社会产生的种种危机和不幸,完全可以从各种天性的“失控”中,找到原因。所以反过来看,一个能够约束、控制所有天性的社会,难道不正是我们期盼的那种稳定、和谐幸福的社会吗?而如果以这样的认识为基础,去发展出一套科学的社会理论,那麽还有什麽社会问题不能认识、或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呢?还需要再反复搬出那个什麽“食、色性也”或“大公无私”之类的自欺欺人的口号吗?我们天天津津乐道于大谈“进化论”,却不知道去寻找人类进化的真谛,乃是一个 “含人量”增长的过程,由百分之百的天性主导的动物“自在”阶段,向全部由人性控制的“自为” 层次的转化。这才是人类进化的意义和真谛,而没有比把人类的进化理解成生物学概念上的进化更愚不可及了,因为从基因遗传理论被证实後,再看回头看那个“生物进化论”,实在是更难以自圆其说了。何况明摆的事实是,从几乎任何体能的角度(如眼力、听力、嗅觉、疾病抵抗力,直到四肢的发达程度),人类後来都非但没有改善、提高,反而因为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改善而退化,“进化”之说根本不知从何谈起。

但是人类的确“进化”了,因为他们虽然在体能没有进步(甚至有所退步),但是他们却比过去的人活得更长,享受更好,整体力量更强大。如果过去还以为这是什麽天神、皇帝所赐,那现在完全可以非常科学地归纳出,这完全是因为人能够用自己特有的人性,去约束和控制天性,组成其它任何生物由于无法控制“天性”,所以都做不到的、可以在分工合作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个人能力,并予以叠加、积累、共享的社会。可以断言,无论今天人类取得的每一个真正的成就或不幸的结果,无一例外地都可以从只有认识中总结出经验或教训来。因此,只有把人性放在进化的轴线上来考虑,才是真正的“进化论”。具体地说,以生物的天性为起点,人性对天性的相对控制能力为进化指标,如果套用现有类似判断纯度(如金、银或其它单一元素)的术语,那就是“含人量”。而所谓的精神文明,就是一个社会“含人量”的整体平均值,是指那个社会中,人性对天性的控制能力所能达到的程度。

这根本不是什麽发明,而是客观存在的抽象化了事实。不仅中国古代那个“天人合一”的说法,已经隐含了一些这样的认识,後来又提出的那些“忠孝仁爱礼义廉耻”,更是可以和很高的“含人量”作联系的标准。而西方欧洲社会,也很早就在潜意识中有所反映。那里自认为代表优秀人物的上流社会,从斯巴达克时代喜欢看“斗人(让奴隶表演你死我活的相互残杀)”後来看“斗牛”,再後来就去听歌剧办舞会看表演。很容易发现,这个过程正是离进化开始的那个野蛮的动物原点越来越远而不是相反。更不用说那些令人们至今还羡慕不已,看成是代表文明、高贵的许多上流社会以繁文缛节教条化了的、包括服饰穿著、餐具使用直到喝汤的规矩之类的“礼仪”。姑且暂不讨论其必要,只是要指出,其判断的标准也恰恰是符合那条进化轴线的方向的(将他们和下层社会有关的行为表现在复杂或学习难度上,去和猴子间作一排序就知道了)。可惜他们在这个形式层次上停留得太久,而忘记从精神实质上的深入探讨,争取在更高层次的继续进化。

如果用这样的认识来看今天社会发生的许多现象,就不会再好意思去夸夸其谈什麽“精神文明”的进步,而问题到底在什麽地方也就显而易见,而无需再七嘴八舌、众说纷云、却莫衷一是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从安然案看“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