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科学只能是理性的认识

【博讯1月29日消息】

看到一篇有关质疑笔者《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114.html)的文章(下面简称“该文”,原文请去笔者网页《新的里程碑》查阅,下面其它有关文字查阅同此),很高兴有机会对那些观点作进一步解释。

由于笔者在考虑这些问题时,是采用了一套完整却跟现有并不相同、甚至不被许多人理解、认同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有一条有迹可寻却没人去寻的不变思路。这些东西当然不可能在短短一篇文字中说清楚,但是可以认为大多已经在网上发表过,也全部收集在自己网页“新的里程碑”内的同名栏目下。如果没有看过(虽然这也是很正常的)就批评的话,是有可能不得要领找不到“要害”的。

归纳起来,“该文”对笔者观点的质疑,大概有两点:一是不赞成笔者的“认为人类对自然科学的认识可以精确地解释相关领域内所有正反面问题”的观点,认为这种看法是有缺陷的;二是认为社会科学只能”有限理性“。

笔者认为其中存在两个问题,首先,笔者在拙文《哲学备忘录》中,在有关“认识的层次”和“可知与不可知”问题上已经有极为明确的阐述,应该说非但没有存在“该文”中批评的那种认为认识是无限的观点,反而已经超出“该文”中举的“学然后知不足”立论层次(现代人在没有学之前就应该知道知识是无限的),想必作者如果能够拨冗去看一下那篇文字,一定知道那个“相关”和“所有” 的含意,都是有范围限制的。就象牛顿的经典力学可以精确地解释在地球上有关力学的(相关领域内)所有正反面问题,但是却不能去解释宏观宇宙或微观粒子中的所有力学问题一样。

不过有一点想著重指出,那就是可能包括“该文”作者在内的很多人,其实至今对“科学”这两个字的意思都不甚了了,把这个有明确特定含意的概念,人云己云地当成时髦的用语了。其实笔者已经在原文中对“科学”这个概念,作过阐述(“客观的立场、慎密的思维、逻辑的推理和追求真理的目的”)。如果接受这样的认识(“该文”并没有对此提出异议),那麽“科学”就只能和绝对的“理性”作联系,否则现在的“算命”“看风水”(其实它们里面的确有一部分“科学”在内),岂不也都可以马上进“科学殿堂”了。

所以,逻辑地说,除非有人自愿把社会理论降到“算命、看风水”的层次、换掉“社会科学院”的牌子,否则按照层次展开及先後继承的原则和常识(保持对最高层次的定义一致,不能相互矛盾),就必须接受社会科学也要符合理性的认识,而予以“推倒重来”。象现在这样的说法,完全是因果颠倒和“削足适履”。也就是说,因为现有的社会理论的缺乏科学应具备的理性,而非要想方设法地降低 “科学”的水平,来“保护”现有却因为错误而无能的“社会科学”的地位以便继续糊弄人。

笔者曾经多次指出过社会科学的复杂性,就在于人是有无限的思维能力和相互极为不同的个性。但是也从人类社会的形成和发展中认识到可以、也必须把这些力量的方向适当的集中才能产生进步的作用,否则就变成除了发热外没有任何用处的“分子热运动”,今天社会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几乎都可以从这样的解释中找到答案(“自由主义”的主张,就好象“分子热运动”)。这本来是已经解决了的问题,那个法律和道德就是起规范(但非一律)和约束(不是禁锢)这个作用的。如果说过去的确有过分或缺失的地方,那就应该修正和进一步完善,而绝无“因嗌废食”的理由。这也是现有社会理论错误、无能的一大证明。如果听之任之或矫枉过正,就只有等着承受越来越严重的後果“报应”!

感谢“该文”作者给笔者有一个进一步解释的机会。只是令笔者十分困惑的是,笔者已经在一系列文字中,极为明确的表达了两个观点。一是以大量的事实和说理,指出今天的社会理论的根本错误,是造成人类越来越多的灾难的主要原因。二是“抛砖引玉”地以自己归纳出来的、能够符合“科学”概念的理论,来解释许多原来理论不能、不敢或不愿解释的社会现象,很希望大家参与讨论。或者找到笔者理论的致命弱点一举击败它,以免产生“妖言惑众”误人子弟的结果;或者接受并一起来完善它,并进行一次社会理论界几千年都没有进行过的“工业革命”(借用物质文明发展中已经多次发生,并且每次都取得明显进步的改革行为),让一种真正“科学”的社会理论来取代那些早已经被事实证明没有用处的“陈芝麻烂谷子”理论,这难道不比那“穿窟窿、纹身”之类、更符合现在天天嚷嚷着的 “超越、突破、前卫”的精神真谛吗?可惜现在得到的回应,却总是迂回而泛泛地为现有理论的无能辩护,好象为其“说情”一样,可是笔者却从来没有表示(也没有资格和能力)要把那些错误的社会理论送去“受审、判刑、惩罚”呀!

为什麽要反复质疑有“理性社会理论”的可能性,却完全无视这种理论已经以挑战的姿态出现的事实呢?笔者认为反对者唯一应该做的,就是正面“应战”,让大家在“有比较才有鉴别”的条件下作出判断,而不是千方百计想“堵死它”。因为这是办不到的,就象强大如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都无法“堵死”一个自然科学理论的出现一样。就算它可以把提出者杀掉也没有用,最多只能延长以它自己为代表的愚昧无知的时代而已。而笔者毫不讳言地要说:人类今天正处在对自己继续愚昧无知的时代,其原因就是因为现有社会理论的错误导致的无能,而长期处于只有教唆、没有挑战的状态下,不断积累僵化、积重难返的、有关认识论的“习惯势力”! 状态下,不断积累僵化、积重难返的,有关认识论的“习惯势力”!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论习惯势力、政权、知识份子的互动和制约
  •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