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世俗宗教和迷信的存在证明社会理论错误

【博讯1月23日消息】 潘一丁

上世纪最後一年(2000年),联合国召开了一次“宗教千禧盛会”,邀请全世界各大主要宗教的领袖,聚集一堂商讨世界和平。笔者在召开前夕,曾发表一封公开信“我们需要理性自觉的和平和爱憎分明的宽容”,除以电子邮件直接发给联合国转达外,也在新闻网、强国论坛公开发表。文中回顾了宗教的理念和实际并不完全一致的历史,指出其存在的现实意义和建言,更从“广义有神论”的角度,认为宗教和科学,应该在哲学层次上统一。当然,这封信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但是,接下来发生的 “炸毁巴米扬大佛”和“九一一事件”,却从反面替他们的“不回应”作了“回应”,令笔者有了进一步探讨的勇气和可能。

可以认为,宗教是伴随人类社会开始形成就有的集体求知行为,是最原始的社会科学的萌芽。只是因为在那个时代,人类没有积累足够广泛的知识,更没有可以完整纪录、交流、讨论的手段,也没有可以付诸普遍实践的条件。所以和在自然科学的最初,以“雷公、电母”来解释大气层中的放电现象、以“天狗吃月”来解释“月蚀”的天文现象、以及用“燃素”解释燃烧现象之类的认识过程并无区别。都是正常却未必正确的认识。只是因为自然科学是关于研究客观事物的科学,往往都是看得见、摸得着(虽然有的要通过仪器设备)的,其运动规律相对于人来说,也要简单得多,还比较可以直接、迅速地得到结果,来进一步完善或修改并从中得到物质的回报。但是社会科学是探讨、认识由具有很大个性差异的人类自己合作形成的、那个非自然生态环境,其难度远较自然科学为大,很难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正是这一简一繁,一易(见效)一难的事实,造成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越来越不平衡的差距,到了今天,居然有人可以不顾“科学”是绝对理性的本质,而要因果颠倒地说社会科学只能“有限理性”,来替今天的那些几乎连“似是而非”都谈不上的错误的社会理论辩护,实在是很可笑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社会之所以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同时走到今天如此不堪的地步,错误的社会科学理论是难辞其咎的!今天还在不断发生的宗教问题和迷信的继续存在,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人具有“社会性”,或者说人从社会分工合作取得物质不断进步发展的好处中,养成了社会性。但是社会真正的动力,不是物质而是精神上共同的“信仰”,宗教就是一种最原始的信仰,以天堂里无可挑战的权威,来保证所有人享有公平、正义、快乐、幸福,来吸引大家把忍受现实中的不公平压迫甚至痛苦作为交换条件,而继续付出自己的努力。只是随著自然科学的发展进步让一部分有较高文化知识的人产生怀疑,更因为宗教经常被一小部分人用来谋私,以及被利用来作为政治的工具,甚至成为自然科学发展的“绊脚石”,逐渐削弱了其威信和说服力。到了工业化时代开始,为了彻底冲破这种羁缚,以另一个矫枉过正的自由主义口号“不自由毋宁死”来作为信仰,最後发展到把提倡“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作为信仰。可惜在一段时期内,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残酷以及这种信仰的本质,又让人感到这可能不是大多数人的前途和希望,于是又产生了另外一个“共产主义”信仰,由于这种理论和中华文化中的一些观点有类似或相通之处,被毛泽东和他领导的共产党,加以发挥利用,其产生的效果(如朝鲜战争、内战後的全面恢复、以及军事、体育、科技和工农业生产等方面取得的成就),足以成为证明信仰力量的现代范例,因为那时他们除了有最多的、愿意为了“(共产主义)信仰”而自觉努力工作,甚至贡献自己的生命的人外,绝对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这就是为什麽在朝鲜战场上会出许多黄继光、邱少云那样的英雄,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换来胜利。或者钱学森那样顶级(和现在用十万百万年薪雇来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的科学家,为了民族前途,情愿放弃个人优越的待遇和生活条件,从美国回来,和他的同事助手们,在西方无法想象的艰苦、困难条件下,以更短的时间,试验成功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卫星。总而言之,那里以後所有经得起时间检验、可以真正载入史册的成就,都可以从中找到必然的理由。

可惜他们後来又失败了,但这不是“信仰”这个概念的失败,因为今天世界上还没有“没有信仰的国家”,中国现在也不是放弃“信仰”,只不过是换了“信仰”、或者说产生了许多五花八门的“信仰” 而已。

那麽问题出在哪里呢?其实只要认真思考一下,就不难发现,到今天为止,人类的所有根据现有社会理论建立起来的“信仰”,拿来和原始的宗教信仰相比,在层次上并没有什麽长进,都是经不起理性的推敲和客观的检验的,所以连处理“异己”的最後手段都一样(发动肉体战争)。甚至可以说今天的那些“信仰”的“科学程度”,都还达不到宗教的水平。这也是为什麽宗教和由宗教衍生出来的迷信能够在“高科技”时代照样存在,而且相信的人的知识文化层次也越来越高,而政府(无论东西方)却只能靠制订行政法规或甚至采用强制的手段来限制或取消(或拉一个宗教跟自己站在一起)的原因。因为他们自己手里掌握的社会理论,一点也不比对方高明,面对面的辩论起来,恐怕“理屈词穷”的反而是自己,所以至今都还只能以动物的方式,用对肉体的“武器批判”来代替对精神的“批判武器”。实在是“当局者迷”地犯了很低级的错误,其结果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

不幸的是,今天的人们,在摒弃那些被事实证明达并不正确的社会政治信仰的同时,一部分人“退而求其次”地想从新找回宗教作为自己的信仰,心态就象买“彩票”一样—买一个死後或下辈子的“希望”、不买就什麽都没有了。更有甚者,一部分人索兴公开宣称要信仰“钱”。这就连古代崇拜“生殖器”的信仰水平都不到了。因为生殖和遗传,的确包含了至今都没有搞清的宇宙奥秘。古代人在相对几乎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条件下,选择去崇拜我们现在都还搞不清楚的事物,比我们现在去崇拜什麽内函都没有的商业“偶像”,已经是“酷”得太多了。而那个“钱”是什麽东西?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一种“工具”而已。所以崇拜“钱”和把那些试图用“基因”来复制“人”的医学工匠们等同于“上帝”一样的荒唐。

兵法上有一条所谓“扬长避短”的规则,是非常科学和有道理的。人和动物相比,并没有任何体能优势,唯一就是有比动物高得多的精神思维能力,形成以理性为代表的“人性”。正是靠这样的“人性”,控制约束(不是消灭)了部分和社会“格格不入”的天性(如自私和贪婪等),这是任何其它动物做不到的。所以人得以组成可以通过分工合作来充分发挥和积累、叠加个体能力的社会,取得物质上不断进步和丰富的结果,以一部分天性的“牺牲”换来更高质量的享受和快乐。这是并不需要哲学家头脑、只要想一想就可以明白的事实。而我们今天却恰恰“反其道而行之”,舍自己的长处和成功经验,反而要去模仿动物因为没有办法才实行的“丛林规则”,弃社会以合作为主的事实不顾,而强调“竞争”。这种理论和实际上的“南辕北辙”,怎麽能够引导社会走向光明前途?我们又怎麽能不想法纠正这种错误的理论,反而要去维护它、替它辩护呢?要是这样的话,一切後果就是“咎由自取”。从宇宙大自然的角度,一种应该通过寻找真正的信仰作为动力,来鼓励自己向更高层次“进化”、却偏偏要反着走的高等动物,大概也只能离“天堂”越来越远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