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重建社会科学是人类走出困境唯一希望

【博讯1月18日消息】 潘一丁

曾经被寄予美好期盼的21世纪,终于来到并且已经过去了一年。只是事实给人的感觉,似乎只能用支票“跳票”来形容,甚至可以以“不堪回首”来概括。更不幸的是,至今还看不到“尽头”。

首先,“反恐战争”没有很快结束的迹象,因为连宾拉丹都还没有抓到,只要他“逍遥(在美国的)法外”,这种以报销库存武器和试验新品种为特征的“战争”,就可以随时、随地地打下去,非但让许多国家的百姓要继续“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美国民众也不得不为此“忍痛牺牲”一部分最珍贵的 “自由”,和本来无忧无虑的快乐。而且更糟糕的是,九一一事件为全世界许多存在内部民族分裂,或其它严重社会问题的国家的反对力量,提供了一个恶劣的负面“范例”,一旦那种反对力量获得外力的保护、支持而采用越来越激烈的恐怖行动时,後果就可想而知了。

其次,最近排名第七的的美国安然公司宣布破产,大部分员工的退休金计划落空,几乎已成定局。虽然政府“亡羊补牢”,要修改原来相关法律,但对全世界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国家的民众而言,应该认识到那种制度的本质就是“竞争”和所谓“优胜劣汰”,是以一定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为基础的(安然的高层人士,就是以牺牲大部分员工的利益,换取到自己的巨大经济收益)。而在一些本来透明度就不高的国家,这种情况就更容易发生,更普遍、更难解决,後果也更严重,何况这已经不是什麽“预言”了。

那麽,就全人类而言(这个概念当然只能以大多数为代表,而不属于少数人可以注册享受的“专利”),在这样的可能前景下,除了以“末日心态”去过一天算一天、甚至“透支未来”,怎麽能算有真正的幸福和快乐的前途呢?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我们难道不应该去探讨一下原因,看看这到底是大自然为人类定下来的“天命”、还是自己摸错了“庙门”吗?

这本来是一个不难找到答案的问题,因为今天我们享受到的一切物质文明,都是自己中一部分人分别努力获得的结果。要是大家都“听天由命”的话,那我们这些“亚当和夏娃”的後代们,现在一定也还是跟猴子一样,光着屁股嬉戏玩耍和只能啃没有嫁接改良过的野苹果呢。所以,如果有什麽“天命” 的话,那就是大自然给了人一个特殊有高级理性思维能力的头脑,让人类得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今天人类在物质文明领域里的一切成功和成就,无一例外地都要归功于这种能力。所以当我们生活在自己设计规划的那个“非自然生态环境”—人造社会里,却发现出了越来越严重的问题,连一致的认识都找不到。那麽,根据人类在自然科学领域里成功的经验和错误的教训,首先去怀疑现在沿用的那些社会理论是否正确,应该是再正常和理所当然不过的了。

事实正是如此。真是“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因为凡是正确成熟的自然科学,一定都具备“能够解释相关范围内的一切正反面现象,并经得起任何推敲质疑”的能力。但是要以这样的标准来比照现在的社会理论,那真是足以令人惭愧到无地自容,因为不难发现它们现在所处的水平,其实并没有超过自然科学认为“天园地方”的时代!

这样的结论是负责任和一点没有夸张的,可以经得起任何方面的质疑。只要举出一个例子就够了,那就是有关“人类起源”的问题。一段时期以来,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根据,推论出所有生物都是由单细胞生物进化而来,人是由猿进化而来这样的结论,成了被从资本主义到马克思主义普遍接受的理论,甚至根据动物在自然环境中的行为,总结出什麽人在自己创造的社会中也要遵守的“丛林法则”。但是这个理论确完全不具备上面提到的科学理论应该具备的能力,尤其到了“基因”被发现以 後,更觉得它比起原来那些“上帝、女娲或外星人”造人的说法,根本没有区别,甚至比後者更难以 “自圆其说”。而正是这样的事实,才使得许多不同制度的国家政府,都还得仿效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做法,去强行宣布这个宗教或那个主义为“非法”,只能证明自己手中其实也没有更象样一点的“真理”,所以只行用对内对外的“强权”,来代替“真理”。而以为“强权”跟真理一样会产生好结果,那就象以为“雷公、电母”能够帮我们造出电脑一样的荒唐!

不幸的是,今天的人类社会,正是建立在这样一种错误的认识基础之上,以这种错误认识为根据设计出的政治、经济等所有有关社会的理论,又怎麽可能会正确呢?而以错误的理论来作为社会运行的依据,当然只能越来越糟,这是只要有起码的理性,就可以理解的。比如以为“钱可以买到幸福”,就不顾一切地找钱,把人人都应该可以有的“幸福”变成不抢就得不到的“绣球”。或者把“色”当成人性,以人的能力去发挥是个动物就有的天性,当然表现得会让“动物世界”都自叹不如了。

也许可以认为,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们有完全、而不是动物那样有限的“理性”,只要充分发挥理性,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反之任何问题的产生,一定也是由于没有发挥理性或只有“有限理性”的结果,今天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可以从中找到原因和出路,其困难只不过是能不能理性地对待自己,就象外科医生不敢在自己或自己亲人身上“动手术”差不多,除非情况紧急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而现在已经离这种情况不远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从台湾名人色情光碟案说起
  •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