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社会科学真的只能“有限理性”吗?

【博讯1月15日消息】

笔者在发表的文字中,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认为今天人类社会,之所以会产生许多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因为没有正确认识自己,又沿用了由此产生的错误的社会理论的缘故。更进一步指出,正确的社会理论一定和正确的自然科学理论一样,可以解释相关相关领域内的所有正反面问题,没有盲点。

现在终于看到一篇有不同见解的文字《社会科学的有限理性与认识论》(以下简称《社文》,原文附在网页《新的里程碑》http://home.computer.net/~pyd里与本文同名的文字下),笔者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他的观点和理由,却认为他的文字是理性的,也代表了当前相当一部分人的观点,所以觉得以这篇文字开始的讨论为例,是可以作为笔者提出的“精神战争”概念的示范的。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加进来,因为这是唯一不能靠“人多势众”或任何卑鄙手段(如删帖或封IP制造“一言堂”环境之类)取胜的“战争”!

《社文》中把要求社会科学达到自然科学同样的水平,说成是一种“误解”。这其实才是对笔者相关概念的“误解”。

严格来说,“科学”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不是同一个层次的概念。真正的“科学”,是指以 “客观的立场、慎密的思维、逻辑的推理和追求真理的目的”这样一个完整的“方法论”,来认识、解释世界,指导相关实践的体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在其下一个层次的两个分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等,又是自然科学下面更低一个层次的分支)。从分类的基本原理和规则就知道,任何层次的分支之间可以有千差万别,但必须遵守或符合那个最高层次的基本特征和规则。笔者就是以这样的标准、又以这种东西解决不了任何社会问题的事实作为证据,来判断现有的“社会科学”不科学的,而“不科学”的东西只有“有限理性”当然也很正常。只是《社文》作者更混淆了“同样水平”和“同样”两个概念的区别,所以才会把“同样水平”引伸为“一样的精确”,因为即使同样是自然科学(如数学和生物学),也不可能“一样的精确”的。不过现实里倒真是有这样的现象,但不是笔者,而是那两个想把“幸福”等同于“1000000英镑”的英国人。

笔者无意逐条去分析批驳《社文》,那是没有意义的,只要指出一点就足够了。因为那篇文字的全部内容,不是要证明现有的社会理论的正确,来驳斥笔者认为“它们都是错误的”这样的结论,而是以反复说社会是如何如何复杂,认为不可能有绝对正确的理论,进而为那些错误开脱。就象要以反复指出1+1=3、1+1=4、直到1+1=N(2以外的任何数字)都是是错的,来说明这个问题的“复杂”,从而想由此得出“1+1不可能有正确答 案“的结论”,这样得出来的结论当然是没有说服力的。

首先,《社文》没有、也提不出任何理由来证明现有社会理论“正确”的证据,等于是承认(或起码不反对)笔者对现有的社会理论“都是错误的”这样的判断,已经没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

其次,《社文》并没有直接指出(或指不出)笔者任何具体不同于现有社会理论的观点的错误,当然更没有理直气壮的批驳了。举例说得明白一点,那篇文字就是想用已经存在的许许多多个1+1=3直到N 的错误答案的事实,来证明笔者的答案也只能是错的。这本身已经犯了基本的逻辑学错误而不值一驳了。

本来,要是从打“文字官司”的角度,已经可以“驳回”了。但是从“精神战争”角度,目的是希望争取取得一致认识,所以觉得有进一步阐述的必要。

本文前面已经从分类层次上的起码知识,指出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应该在同一层次的理由。如果现在没有达到,只能认为现有的社会科学理论水平太低,而不能由此说根本做不到。就象小学生做不出 “鸡兔同笼”的算数题不能说那个题目不可能有答案一样,是对自己无能的强词夺理。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推论,可能还有人认为笔者是“诡辩”而不足以以服人。但是笔者已经以对许多现有理论无法解释或胡乱解释的社会问题作了经得起推敲和事实检验的说明。举例来说,今天从媒体到世人都不求甚解地把“食色性也”理解成“人性”,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人畜共有的、需要靠人性来加以约束控制的“天性”(详见拙文《什麽是人性》http://home.computer.net/~pyd/gj64.html),从而成了大吃大喝和淫乱风气越来越烈的“催化剂”和“挡箭牌”,是从“英国王妃红杏出墙”、“美国总统拉链打开”、直到今天台湾名人“四级色情光碟出炉”,社会学者自己提不出合理解释还故意对笔者公开发表的观点装做“视而不见”,到今天还有人为那样的瞒顸辩护,还要说什麽没有正确的社会理论,却以“言论自由”为借口,对那种“一百万英镑可以买幸福”的荒唐说法熟视无赌,从“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客观规律来看,他们非但不支持对可能(在没有取得“公认”前,暂时只能说“可能”)正确的理论进行探讨,反而放任已经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理论继续影响社会,所以对社会日益严重的问题的造成,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更应该指出的是,《社文》不仅没有正面跟笔者讨论(可是他在原发网站特别注明“兼批驳老潘)反而进一步宣传极为错误的社会理论。比如:

《社文”欣赏一个所谓“试错”理论,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被自由主义者过分利用了而已。

其实这才真是不当照搬了自然科学中“小白鼠走迷宫”的行为模式,不仅是愚蠢的模仿,而且是非常有害的。因为人是有高级思维的加工、联想和判断能力的,他们虽然可能会犯错误,但是每一次的错误,应该都只能成为向接近正确攀登的一级“台阶”,绝对不应该和小白鼠一样地不断犯“同样的错误”。可惜“试错”理论恰恰等于是在鼓励可以不断犯同样的错误,事实就是如此,中国近代史上的反复就是最好的证明,十九世纪搞“洋务运动”向西方学习,失败後马上转向对立的“社会主义”,结果还是走不下去,现在重新一百八十度掉头,一付“白老鼠模式”。而那个一段时期内广泛流传的 “交学费”论调,更是对“试错”理论的“发展和提高”,助长了不负责任的行政行为,其後果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有的人在口口声声强调人和社会的复杂性的时候,却不知道这种复杂性正是不能应用“试错”理论的原因,因为“试错”理论只能适用于对象固定不变的场合(如走迷宫或研究新药之类)。但是用于探讨解决社会问题时,社会每一个个体,无论正反面,都会从前一次的错误中接受经验或教训,形成“道高魔也高”的局面,造成“不断试错,越试越错”的实际效果,今天的恐怖活动和反恐、以及其它社会不良现象的升级而不是减少,就是证明,再要鼓吹这种理论,等于“为虎作伥”!

《社文》中另一个严重的错误,就是过分强调个性的发展,而没有必要的前提限制。完全无视人类社会有法律和道德的存在,就已经意味著生活在社会中的人,在言论和行动上已经失去完全的“自由” 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以前还有人可以牵强附会地拿美国社会来说事,那麽在九一一事件发生以後那里的表现(笔者无意反对),大概已经不可能再举得出可以驳斥的例子了。

但是,我们实际失去的,只不过是跟动物没有区别的那一部分象鸟啼、蛙鸣、猫叫、狼嚎一样的“言论”、或象公鸡可以随便爬到任何母鸡身上的那种天性的自由,却换来了得以组成分工合作的条件,建立了唯一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详见拙文《人类如何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社会》home.computer.net/~pyd/clcb06.html),获得了其它生物办不到的、可以不断发展进步的物质文明享受,这也是完全符合那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名言所揭示的道理的。

而我们并没有失去真正只属于人才配拥有的、没有疆界止境、而且是根本不可能被任何外力干涉限制的自由—精神和思想的自由。可以认为,有史以来人类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是一部分人运用、发挥了这种真正的“自由”後,得到的结果。(《论自由》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0.html)

可惜的是,大多数人的这种真正的自由,正是被那些鼓吹“想说什麽说什麽、想做什麽做什麽”的自由主义者所蒙敝,而没有得到发挥。看看现在那些被吹捧的所谓“个性”吧!居然以在自己身上“穿窟窿打洞刺字画”来表现,把一些经过商业目的有意包装过的“石头”,奉为“偶像”加以崇拜,还要硬说是比过去以起码对社会有贡献或作出牺牲的英雄为“偶像”加以崇拜来得“进步”,这就难怪现在许多人一面看不起自己的同类,却非要坚持“认祖归宗”地把自己说成是“高等动物”,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真正地认识自己。要是一再地只会“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世界又怎麽能有希望呢?

笔者只能替孔夫子感到遗憾了,他当初教导自己的学生要“不耻下问”,不仅符合民主真谛,也早已被事实证明是正确有理的。而笔者从来不讳言自己来自社会基层、没有任何功名的“白丁”身份,应该已经属于读书人之最下,更主动跳出来“欢迎提问”(以後也继续欢迎)。居然得不到回应,不是装“看不见、听不懂”,就是只知道“抱残守缺”地千方百计维护那经不起一驳、更早已被事实所否定的“陈芝麻烂谷子”。这就难怪今天盛行假文凭、假学历、假身份之类的“假冒伪劣”之风了,因为许多人不知道运用自己的思想去思考判断真理,而只知道崇拜学历、职务、财产、地位等、一些形式上的东西,从市场需求互动的原理,是不能把责任推给任何单独一方的。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有关“幸福”的荒唐结论
  •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