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我的交待和呼吁

【博讯1月11日消息】 笔者的《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一文在大陆两个有点名气的论坛贴出後,获得部分网友关注,有相对高一点的点击率(其实和有关情色或热点讨论相比,还是非常”惭愧“的)。本来觉得原因其实也很平常,只不过可能因为题目中涉及前後三位名人,而产生“秃子跟著月亮走—沾光”的效应。但是接著下来的第二天就发现这篇文字,被一个论坛不声不响地抽掉,又被被另一个论坛大模大样地以 “莫须有”的方式“删除”,也就是即没有直接给出删除理由,以示正大光明和理直气壮,又没有在前面加上“奉命”二字来表明自己的“清白无辜”。甚至要在一个不公开的讨论区,告诉笔者是“奉命删除”并要笔者可以以“激烈言词”来公开质问云云,明摆着一付想“借刀杀人”的架式。只是因为笔者虽然缺少“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在中国成就大业必须之气质,却也不是一枚可以用火柴、香烟头点燃的“爆竹”,觉得事有“蹊跷”。果然接下来发生的情况终于让人看出端倪来了。这不,一篇经过内部不怎样的策划人士亲自打气鼓动,却没有在那个内部煽起火来的文字“潘一丁先生到底要说什么?”(原文已附在上文之後)终于在外面公开贴出来了。虽然笔者不屑和那些以笔者在文字中已经点明的无聊方式对骂,或跟个别人打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但感觉到自己的那篇文字,的确揭到了一些读书人的“疮疤”,踩到了他们的“痛脚”。笔者毫不讳言,这本来就是笔者的目的,因为自己一贯坚持认为中国的问题主要出在传承文化的读书人身上,只要他们的毛病不解决,那个国家就毫无希望。而如果他们的感觉很好,就象许多病人一样,你不触及他的痛处,他还不知道自己“有病”?现在既然“病人”已经跳起来,笔者当然也就可以开始一个新的阶段了。所以在这里要向“病人家属”—所有网友读者作一交待。

笔者没有任何显赫的身世背景,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学历、职务、地位、财富等,总之没有任何可以让当代媒体用来炒作或使狗仔队、打假专业户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却有一整段绝对丰富多彩、幸运奇特、足以成为精彩文学脚本的素材、又“如假包换”的真实生活、实践的经历。正是这样的条件,让笔者对孔夫子“礼失求诸于野”,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毛泽东的“实践论”的真谛和他们之间一脉相承的联系,有着深刻的感受,而在不惑之年以後决定投身于社会和人文的探讨。终于认识到,今天的人类和社会,之所以物质文明进步而社会问题同步严重,完全是因为没有能够真正认识自己,又采用了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所致。并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尝试整理出一种以人的特性、而不是以生物的共性为本的系统概念,包括对“天性、人性、幸福、社会、自由、民主、人权、真理、认识” 等最重要的基本概念的重新阐述。这种理论虽然至今没有获得有关部门或相关学者专家的承认(或者说他们不愿承认),但却丝毫无损于它的客观正确性,因为:

一,它和任何正确的基本理论一样,都是来自于实践而不是靠从书本上、那些很多本来就是出自所谓 “天才头脑”的想当然造出来的理论,再反复抄袭或东拼西凑出来的(如发明形形色色“乌托邦”的社会主义的祖师爷们,他们的东西,都是年纪轻轻就开始坐在图书馆或监狱里,靠冥思苦想制造出来的“杰作”,本来就是是名符其实的“空想”)。如果说冥思苦想出来的东西也会有“歪打正著”的可能。那麽由实践总结出来的理论要是有错,那个总结者一定只能是一只“放走活老鼠的瞎猫”;

二,这种理论可以解释相关领域里发生的一切正反面现象,没有任何盲点,已经达到当前自然科学同样的水平。而可以达到自然科学水平的社会理论会不正确,是不能想象的。近年来笔者尝试以这种理论来认识和解释社会,在平面和电子媒体上发表了数百篇文字,涉及面几乎无所不包,却从来没有遇到象样一点的反驳,恐怕不是偶然,多少可以证明它“攻必成,守有备”的能力,因为在这种层次上的理论,根本不会有可以反复打“文字官司”的条件,何况其中很多问题已经由後来的事实作出“背书”了。

三,在这种理论的基本观点之间,能够相辅相成,没有任何冲突、矛盾,完全是一种有机的联系。所以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可以指望由此来和宇宙大自然保持和谐、一致的体系,这是今天任何现有的社会理论所达不到的。这其实也是有人敢出来把笔者骂得“狗血喷头”,却没有人敢正面碰这些基本观点(尽管其中不乏当前争论的热门,如民主、人权、自由之类),甚至笔者去主动“挑衅”而不果的一个原因;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论,可以明白无误地发现,今天人类遇到的绝大多数问题,以及产生的痛苦,都是因为没有正确认识自己,沿用了错误的社会理论去认识和操作的结果。只要不从这个根本上“釜底抽薪”,就一定落入毫无希望、以“世界末日”为唯一终点的“恶性循环”。反之,无论美国人、中国人、欧洲人、阿拉伯人、日本人,也无论是富人或穷人,都会同时看到自己追求的“曙光”!

以今天社会的现实,这听起来象“天方夜谭”或比“乌托邦”还要“乌托邦”的理论。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和当初以“天圆地方”的习惯认识,听说地球是一个“球”,人可能“头朝下”地生活而认为其“荒唐、不可思议”的看法毫无区别,是由于错误认识“先入为主”的结果。而纠正这种对自身的错误认识,远比纠正对客观自然的错误认识来得困难,因为其最大的阻力,正是让包括爱因斯坦到毛泽东那样,许多关心社会的伟人,都会为之感叹或无功而返的“习惯势力”!

笔者虽然明知自己和那些伟人之间有天壤之别,但是却有幸生于他们之後的年代,不仅沾了可以全盘接受他们积累的经验教训的便宜,更具备了他们当时不能具备的、用来交流精神的物质条件。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再踮起脚,终于发现:

任何暴力形式的肉体革命,或者说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枪杆子”,都不能让习惯势力向好的方向改变(已经被中国和由美国支持成立的那些政权事实上的表现所证实)。唯一的可能,只有按照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经验,从说服尽可能多的、形成这种习惯势力的个体同时著手。只要理论正确,就一定有说服力,而一旦影响超过某个“临界值”(时髦的说法就是另一个“奇点”),那种习惯势力就会自然而然地崩溃了。

那麽如何来证明一个理论的正确呢?一个正确的社会理论,是不能由任何本身受习惯势力影响、有政治功利目的的学者权威或部门来作出判定,即使象毛泽东那样的伟人也不行,因为他照样也作出过许多错误的判断。而完全靠实践来证明,将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以今天社会变化的速度趋势,甚至为时太晚,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我们已经有了可以直接面对全世界所有社会中相当一部分有一定文化和判断能力的人的条件— 电脑网路。这难道不正是宇宙大自然的“巧妙安排”(当然也可以说成为西方人的“上帝万能”),在冥冥中为我们提供的机会吗?可惜人类是如此热衷于崇拜物质的力量、只会一再发动肉体的战争。却至今不知道真正只有人类才有资格进行的精神“战争”和正确社会理论的“力量”,这是对“进化” 的最大讽刺和“文明”的悲哀!也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遭受到一切痛苦和不幸的根源。

今天人类最荒唐的地方,就是一方面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强调没有结论的各说各话,,千方百计地回避“精神战争”。却毫无顾忌、理直气壮地支持以更残酷的手段去模仿动物的行为,进行肉体上消灭同类,靠恐怖来威胁对方就范的战争。

我们为什麽不能利用网路的充分条件,来进行这场“精神战争”呢?只要这样的“战争”开始分出胜负,马上就可以看到希望的曙光。一旦“结束”,更会发现自己真正完成了生物学阶段最後的精神进化,站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前面,既可望又可及地,开始迈出向建设自己的“人间天堂”的进程。

不相信吗,为什麽不支持笔者试试呢?今天世界再次陷入不景气的经济危机之中,更充满不确定的变数。可惜专家学者们,还是只知道回过头去寻找“复苏”的迹象和“规律”,或者期盼再次出现越来越困难的技术突破的“奇迹”。却不知道开发利用那片真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无边无际的“精神王国”?这正是网路的“用武之地”,如果那些目光犀利的风险投资家或网路开发精英们看不到这一点,只能在历史上留下“贻笑大方”的一页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