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草庵悖论”探讨

【博讯1月06日消息】 潘一丁

最近网路上有一位署名“草庵居士”的先生(以下简称“草庵”),发表了不少分析评论中国、美国、日本的经济,以及民主、政治和WTO问题。引起广泛注意,不仅在大陆许多网站论坛转载张贴,还被北京一份据说有“背景”和影响的平面媒体(报纸)刊登,还特别对作者专门作了介绍。毫无疑问,这些文章的议题都是重要或敏感的,而且观点甚至和官方过去一贯宣传的很不相同。所以给人的印象,是积极和感到鼓舞的。

只是“好景不常”,在还根本来不及形成可以维持就问题本身进行思考、讨论的气氛的同时,却出现了一个“节外生枝”。有人又在网上爆出了在这位先生的简历介绍中,有“炒作夸大”之嫌!于是,情况又回到和“牛津天才、名人假学历”一样的“浑沌”之中,连那份报纸也“顶不住”,在文章分次刊载半途中,就将其“腰斩”了。

在笔者印象中,草庵先生在论坛上发表文章已经有相当一段时日,似乎一直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而真正开始吸引别人目光、成为“焦点”的,是和他的那些显赫身世、地位和财富及女人照片公开曝光的同时开始的。却又因这些东西很快被揭发有炒作、不实之嫌而受到攻击,反过来又降低了对那些跟他身份没有必然联系的文字、去加以切磋讨论的热情。令人想起那APEC的烟花,因为它的施放,才能引起大众对那个会议的“注意”,而注意後的结果,并不是重视那个会议本身的目的和成果,却是批评、质疑那个耗费巨资的做法的必要性。,这好象形成了一种现实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悖论”。笔者对讨论烟花问题没有兴趣,却想探讨一下“草庵悖论”(没有出处,这里乃第一次用),因为它在当前社会具有普遍性和危害性。

笔者不认识草庵先生,也没有看过他的大部分文字,所以即没有能力、也没有可能、更不想对他作出全面评论。但是十分欣赏他的《美国新经济理论和WTO的本质》等几篇文字,尤其是这一篇,好象是被各网站论坛转载最多的(也是被北京一报纸刊登的)。认为评论的观点新颖、客观、正确,分析透彻、合理、有说服力。文中对美国经济前景的预测,很可能是有相当准确性的。但是,笔者认为这些文字从认识上,并没有超越“只知其然”的层次,打个比喻,就象是很高明的“解剖学家”,可以把肌肉、血管和神经的来龙去脉分得一清二楚,却不能回答“为什麽和如何形成这样结构?”的问题。在这样的层次上,世人是不能指望从中找到到正确解决或克服问题的方向或启发的。甚至对人类整体可能产生某种负面的误导效果,比如那个什麽“经济规律”,其实只不过是一种人为设计的的“轨道” 和在这种轨道上运行的“节奏”,跟那些地球自转、四季交替之类、不能改变的“自然规律”有根本的区别,完全不能相提并论。那些所谓的预测,就是好象用秒表去卡在轨道上转圈的“事物”,几圈下来取个平均值当然就知道个差不多了。而这样的结果,只能令大多数人产生“预期心理”落入“宿命论”的圈套,今天整个人类的实际趋势走向,正是想在扩大了的那种人造轨道运行,结果尚难预料。所以在这样层次上的文字,可能产生两种完全不同的效果,既可以以比较深刻准确地分析,提供“知其所以然”的条件,从而能找到“釜底抽薪”地彻底解决的办法。又可能因此博得信任,成为帮助宣传那种并不“货真价实”的“人造规律”的“托(儿)”。而究竟是“上当”还是获得“启发”?那就取决于读者了。

笔者无意去揣测草庵的意图,因为这并不重要。现在想讨论的是这件事的过程中出现的现象。可以认为,对草庵文字的普遍关注,後来又急剧的“降温”,和他的所谓“显赫”身世、社会背景和财富的公开暴露,以及接著又被“打假”,在时间上有明显对应的联系。也许可以这麽说,是他的那种令人羡慕的社会背景而不是他的文章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一旦被揭露背景有假,这样的吸引力当然也就不存在了。可能很多人不接受这样的说法,甚至包括他本人也会否认。但是没有人能够否认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那个可以认识、解释包括草庵的文字阐述在内的几乎所有社会现象、经得起时间和实践检验并敢于公开去挑战错误(如对现有人权、民主、自由等,被嚷嚷着“高于一切”,要“不惜代价争取”和“誓死捍卫”的重要概念的批评和重新阐述)、已经趋于系统而完整的理论和观点,却始终不能获得正视和认真考虑对待,似乎只能指望再有一个类似“宗教裁判所”来“关心”了。

其实,草庵先生探讨阐述的那些问题,在理论上跟他本人在出身、地位、财富或有多少外国女友都根本没有必然的联系。马克思写得出“资本论”,并不需要他一定要是大资本家的後代,或者自己是百万富翁,更不必非要做过中央银行行长或财政部长呀!草庵在发表文字的同时提供这些资料岂不是有点“画蛇添足”了?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正是当代的一种社会心态产生的结果呢?民众已经失去了对正常事物的兴趣和判断能力,只是一味追求刺激。所以对讨论“蛇”没有兴趣,只是听说有还长了“足”的蛇,才会注意起来,可惜因为後来又被揭发说是假的,兴趣也就跟着“足”一起离开了。所以那些想要人注意 “蛇”的问题时而去添几条“足”,也是有其客观原因的。就象过去听说有一个爱好文学写作的青年人,屡次投稿都被编辑退回,最後无奈去冒用一位名作家之名再投,就立即获得采用,终于也成为作家,我们是不能光谴责他“冒名顶替”的不道德的。

现实就是这样,人们总是崇拜学历、地位、财富,以名人、要人、富人的言行为马首是瞻,而不愿意自己思考判断。结果只能鼓励一些人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要挤进那个行列,不仅造成“假冒伪劣品” 充斥其中,更使得一些的确有真才实学、想成就点事业理想的人,迫于现实也只有随行就市地仿效,最近发生的名人“假文凭”,和这次的背景“夸大不实”的问题,就可能有这样的原因在内。因为就他们的相对能力或文字水平本身来说,并不存在“滥竽充数”的问题。但是反过来说,要是他们没有那样的学历条件或显赫背景,就根本没有後来那样可能成功的机会。这是一个不幸而又现实的“悖论” 而这样的“悖论”是整个社会的错误价值观的恶性循环所造成。

所以,如果我们不检讨、谴责那种不正确的社会风气,而一味指责具体的人和事,或更因此全盘否定他们。不仅不公平,也根本杜绝不了这种事情的继续发生。而让这样的“悖论”不断重复,这才是今天社会真正的悲哀!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孔夫子、辜鸿铭和王若望
  •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