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五洲共寒暑,四海皆兄弟 —2002年新年献词—

【博讯1月01日消息】 曾经被寄予美好憧憬和期盼的21世纪,第一年已经过去了。如果撇开那些“年年要有年年有”的诸如诺贝尔、奥斯卡之类的“喜庆颁奖”或“申办成功”、“正式加入”之类“吉凶未卜”的事情,大概只能剩下对立(中美撞机事件、美国拒签国际环保条约和单方退出限制反飞弹防御系统条约等)、恐怖(纽约九一一事件)、战争(由联合国同意以反恐名义在阿富汗进行)、衰退(全球经济)等主题。要是将世界看做一个“大家庭”的话(本来理应如此),一言以蔽之的结论,就是“不堪回首”!

有谚语说“好的开始意味著成功了一半”,这是有道理的,可以理解为是找对了方向、走对了路,接下来只要继续下去,成功当然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以这样的理解,那麽将上述谚语作反向延伸,就变成“不好的开始意味著离成功远了一倍”。这样的说法既不教条、也不夸张、甚至是非常保守或留有余地的。因为要是方向不对或走错了路,根本不可能到达目的地,起码是要退回或绕道再走。走远路是肯定的,弄不好走上一条“死胡同”就永远到不了原来计划的目的地了。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未来的趋势,可能是恰如其分的。

历史上这样的事早就发生过,当初西方的罗马帝国或东方蒙古的成吉斯汗、以及後来的希特勒德国和日本,哪一个开始不是畴躇满志地、以为自己的选择和计划都处于“运筹帷幄”之中,必将要走向胜利美好的未来。结果却事与愿违地以彻底失败告终,留下的只是令後人唏嘘的回忆和凭吊的残迹,再加上一段可以永远被“今是而昨非”“我是而他非”之类、“为我所用”的实用主义观点,作出对同一件事却大相径庭的叙述或结论。以致让中外都有学者作出过“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女孩子”或“历史的教训就是没有教训”这样的评价,一些人甚至将自己国家、国家的历史,当成是累赘、负担,白白糟蹋了先人以自己的痛苦、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那许多笔最有价值的“精神遗产”,才会一次次地不断尝那“重蹈覆辙”的苦果!

事实也正是如此,不仅东方的中国社会上千年都跳不出反复的“怪圈”,连今天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也得靠周期性地、以牺牲一段(经济衰退)期间中的大部分人(一部分本国人和更多的其它国家的人)的利益(生活水平下降、失业、破产或挺而走险地从事非法活动,甚至自杀)来进行调整,美其名曰“经济周期性规律”。就精神本质而言,和从原始时代开始的,为旱、涝、瘟疫等当时无法克服的自然灾害,以猪牛羊直到战俘、奴隶、甚至当地百姓的童男童女作为“牺牲”,去祭祀天地鬼神的行为并无区别,只不过将“祭祀”的对象,由“天地鬼神”改成了人为的所谓“规律”,如果说有什麽“进步”的话,大概就是以比较“文明”的方式,将损失和分摊到更多的(却绝对不是全体)人头上而已。

这应该被看成是对人类自信心和自尊心的羞辱和打击!因为如果说我们的祖先,受当时的知识、能力、物质等方面的客观条件限制,不能正确认识、更没有能力去和无法比拟的大自然抗衡是理所当然、有情可原的话。今天却是为了服从、顺应被部分人自己设计出来的、根本经不起推敲、更不是不能避免的“人造规律”。这样的行为,大概只能和“河伯娶妇”的故事来相提并论了。因为除非修改、放弃或收回今天那个必须体现“博爱、平等、自由”的、最高、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否则这样的 “规律”,就是对这个最高原则的亵渎和背道而驰。而想以背道而驰的做法来达到目的,当然是没有希望的,这就是长期以来,我们从政治家和社会学者那里,得到的有关“美好前景”的描绘和允诺,总是“跳票”的根本原因和必然结果。只要不故意回避或装成视而不见,否则光从才过去的一年中,就可以找到足够的证据,更可以进一步推论出怎麽形容都不过分的、完全不能乐观的趋势。

这样的推论不是杞人忧天或危言耸听,而是有绝对的根据、经得起质疑的。因为人类至今犯了两个 “致命错误”:

首先,我们只在生物学的宏观物质结构层次上,看到人类和其它生物的相似,而完全忽略了自己和其它所有生物之间在精神上的最本质、关键、决定性区别,正是这样的区别而不是前面的那个相似,才使人能够生活在和其它生物完全不同、物质上可以不断进步发展的“非自然生态环境”中,享受自己创造(不是大自然赐予)的成果。以至于没有能够充分发挥和善用自己的“特长”,建立只有人才配和应该享受的生活(当然不能以那种可以和动物园里的猩猩或熊猫分享的电视或空调之类的物质为代表),反而去模仿生物在自然环境中维生的本能加以发挥,从高级的精神层次上,把对食物的追求扩展为对一切物质的追求(最後发展到直接追求可以取得任何物质的金钱),作为自己的目标。而要以有限的物质,去满足无限的“贪婪”天性,理论上就注定没有可能。这是那些真正生活在“丛林法则” 中的动物都懂得的常识,所以吃饱後的狮子、老虎,也照样会和自己的猎物“和平共处”,让它们也有公平分享属于它们的那部分大自然资源的“权利”。事实证明,尽管今天的物质文明水平已经远高于数百年前的欧洲或一两千年前的中国,却从来没有什麽记载或研究,可以证明在欧洲的文艺复兴或中国的盛唐时代,当时人们对生活的快乐、满足的感觉要比现在低。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根本没有找到真正属于人的“生活”;

其次,不能从自己几千年有记载的历史中,总结出、再认识到人类社会之所以可能组成,并在物质文明方面取得自然界所没有的发展进步,就整体而言,主要完全是靠分工合作而不是靠竞争的客观事实和科学的原理。反而“走火入魔”般地鼓吹起只适用于自然生态环境中,以个体为单位、体能为手段、维持简单的生存为目的、靠天性本能去进行的所谓“竞争”,把社会科学变成了不能自圆其说的“悖论”。其实仔细想来,那个中国人被国内外一致垢病的“内斗”现象,就是一种“竞争”的表现,只是因为那种文化赋予的能力,使其表现已经找不到可以跟动物世界的“竞争”行为直接对应的联系而已。那麽当世界按现在一些西方理论(如“文明冲突论”之类)“统一”以後,把那时的“竞争”称之为“内斗”又有什麽不妥呢?而一个类似中国充满“内斗”的更大的社会,能好得了吗?

可以认为,今天无论东西方、什麽文化、什麽制度的国家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所遇到的一切令人担忧而又无法克服的问题,完全都可以从上面这两方面中找到原因。而其可能产生的後果,将随物质文明的进步变得日趋严重,这是自火药发明以来、直到九一一事件发生,已经被无数次证实过的事实,将这些事实连接起来的线段延长,其方向只能是朝向“玉石俱焚”的世界末日!

这是今天人类整体面临的危险所在。因为我们正在有意无意地沿着上面指出的错误的方向“前进”,而错误的方向是注定达不到预期的目的的,就象想要“种豆得瓜”一样的毫无希望。无论历史和才过去的一年发生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未来当然也不会例外。可以说今天社会中的许多令人担忧不安的现象,就是一种潜意识“末日心态”的表现。

这又是人类可以有希望乐观的所在。因为它是由于错误所导致的结果,而不是他们自己无法改变的 “宿命规律”的必然,只要不“坚持错误”,就不用担心会有那样的结果,让原来的那些预言家,从此只能闭上嘴去偷偷拾跌破的“眼镜”。

摆在我们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要用真正科学的态度(客观的立场、慎密的思维、逻辑的推理和追求真理的目的等),去检讨所有的有关认识自己的社会理论。只要认真思考就会发现,这些由几千年前开始形成的观点为基础,经过後来不同时代以实用主义目的加以补充扩展,而沿用至今的不科学、不完善甚至根本错误的社会理论,是造成一切问题的“罪魁祸首”。只要一旦能够建立起象自然科学理论那样,经得起推敲、可以判断、解释相关范围内任何正反面的问题、对未来将起到启发、指导作用的真正社会理论,那麽所有令人不安、以为无法克服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那时的人们将回过头来嘲笑自己过去的“庸人自扰”!

这也是完全做得到的。因为我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正反面实践的事实,也具备了进行广泛讨论的物质条件,只要愿意,不仅可以轻而易举地对付所有将其视为“乌托邦”的指责或嘲笑,更可以正确无误地发现今天所有社会问题原因所在并找到解决的办法。其实我们只需从被误导了的方向上转过身来,就可以马上看到希望的“曙光”。更重要的是,这不是要我们去披荆斩棘、茫无头绪地寻找新路,反而只不过是拨乱反正地重新找回那条让我们本来从此可以离动物世界越来越远的“合作之路”,就可以释放出所有现在被消耗在相互算计、抗衡而抵消了的、千百倍于当前用在真正发展物质文明中的力量,铺设出未来容得下一切民族、所有富人和穷人的康庄大道,一起奔向属于人类(但不是高等动物)的“人间天堂”。

愿2002年就是这个迈向光明的转折、起点!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