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毛泽东和中国的伟人情结

【博讯12月25日消息】

“不能留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这是一句在中国人心中十分“暧昧”的话,没有人敢公开将它当做“座右铭”,私下里却又觉得它好象“臭豆付干”-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当然这又和中国语言文字的高度精练、概括能力分不开。

有一句专用来吹捧去世的人的话曰“永垂不朽”,本意应该是指此人生前做了有利于民族和国家的大事,使得后人永远记忆和怀念,绝对是指做好事得到的好结果。可能就是因为太“精练”的缘故,久而久之,忘记了其来龙去脉,只使人留下要“千古留名”的概念,而忽略其内涵的意义和标准,自然就形成了开头的那句“名言”,因为这两者都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可惜社会效果截然相反)。其结果是鼓励了更多的个人野心家,他们或者素质和能力实在不足以成就利国利民的千秋大业,或者舍不得为事业牺牲自己的“七情六欲”,无不退而求其次,以求“异曲同工”的效果。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今天,中国伟人的伟大,竟然可以用他制造的社会灾难来衡量了。

1970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对美国记者斯诺说:“个人崇拜是必要的”。在接下来的年代里,中国大陆如果不是在他的有意安排下,至少也是在他的鼓励默许下,掀起对他的“个人崇拜”之风。很快就集古今中外,宗教、帝王和封建宗族之大成,其涉及面之广、疯狂程度之极、表现方法之荒诞和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之深,绝对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以致到今天,无数亲受其害的共产党高干和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都还没有胆量从他的阴影下走出来,只好以不恰当地夸大他个人的作用、回避掩饰他的缺点和错误,来为自己过去的被动和尴尬作辩解。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群众,根本就忽略了去追究他那些年给自己和亲人们带来的劫难,反而自动将他升到“神”的地位去怀念膜拜甚至企图再次得到他的“庇护”。真不能想象,在这种自愿不平等的心态下,怎么能去谈论实行西方式的所谓“民主、自由和人权”?

如果翻译没有错的话(因为这句话笔者是从两本外国人作的“毛泽东传”中看到的),那就可以认为毛自己犯了一个认识上的错误:他没有将“个人崇拜”看成是某种行为或成就的必然结果,却当成是行为或成就的必要条件。对一个真正的英雄或伟人而言,由于所创造的有益于国家、民族或人类的显著业迹,使人们为之对他产生崇拜,本是一件自然的因果关系。有如中国读书人之对孔子、木匠之对鲁班、人民之对岳飞,美国人之对华盛顿,世界之对爱因斯坦等,无一不是出自于对他们作出的贡献的反应,而没有人会说(事实也不可能),他们是在别人提前“预支”的崇拜下,才得以完成那些 “丰功伟绩”的。这其实也是他们为事业付出代价(如牺牲了个人、家庭和亲人的常规幸福直至宝贵的生命)後,所应得的一种“报酬”或补偿,就像打工後应该得到工资、科学家因其成就获得诺贝尔奖金一样。只是层次境界是完全不同的,不仅不是所有人能做到前者那样的事业,更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用自己常规的幸福去换取那种“报酬”的。我们在肯定“人生而平等”的同时,如果还承认实际会有某种差别的话,这就是其中之一。毛泽东就其个人在文学、政治、军事等方面的突出才能以及对中国一个阶段的历史作用而言,获得大众相应的“崇拜”也是当之无愧的。如果到此为止,那么一切都完全正常,他理应享受国人回馈给他的一份荣誉。

可惜的是,当毛泽东于49年正式取得统治中国的权力以後,没有过多久,他的专制帝王式的个人野心就开始暴露出来,他所最终关心的是如何实现自己要超越过去历代封建帝王的个人“宏图大业”。这在他所作的诗词中,以及对待像粱漱暝、马寅初等有名的知识分子和党内的战友“同志”们,出于关心人民、国家和党的真正利益而提出的建议或批评所持的态度和具体回应,就足以证明上述结论(更不要说他大部分时间阅读、钻研的,本来就是大量记述、讨论历代中国帝王功业的“线装书”)。而发动文化大革命,则更是他经过反右、大跃进、公社化等多次“事与愿违”的重大失败,在领导层内威望受到损害,离心力加大,而作出的最後一搏。由于毛真正赖以成就夺取并巩固国家大业的、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内的大部分有经验有能力的老干部,都被打倒、整死或“靠边站”(虽然他们也有部分“咎由自取”的因素)。那些新上台的“造反派”们,破坏能力有余,组织管理能力奇缺。毛惟一能靠他们去做的,就是将“个人崇拜”本末倒置地当做“股票”,来由这些人强行推到群众手里,希图以这笔等于是诈骗来的“资本”作孤注一掷。结果,毛的实践证明自己说的不是真理,只能以彻底失败告终。他在历史上的光辉,非但没有因为文革增加丝毫的份量,倒反而使得人们有更多具体的事实来重新评价他的作为。

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摘去毛泽东头上的“神话光环”。将共产党取得的那些成就归功于他个人是错误的,中国共产党过去曾有过的成功(这也是不可否认的),是一批优秀分子(当然也包括毛在内)集体智慧和能力共同创造的结果。正是这种合作和创造,使共产党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克服种种困难,利用一切条件,最後终于打败国民党,取得统治中国的政权。建国以後,百废待举,在并不被世人看好的情况下,仍能稳步取得发展,其间虽也出现过由于毛泽东一意孤行所造成的重大偏差(如大跃进等),也因为有其他领导人事後的纠正弥补而得以屡次“逢凶化吉”。遗憾的是,毛本人恶劣的帝王心态(或者是那个社会的传统封建伦理),使他非但不能因此变得虚心一点,将自己未必完全没有道理的担心去和战友们讨论,说服他们一起来找出切实可行的防止和或克服的办法。反而“逆我者亡” 地发动了类似“清君侧”的文化大革命,几乎置所有曾经同甘苦、共生死的“革命老战友”于死地!

如果说文革还有一点用处的话,大概就是体现了“天理昭彰”吧。过去所有人都自愿或不自愿地,将一切归功于毛泽东,险些就要成为“历史定论”,让他能“贪天之功,居为己有”!幸亏文革为我们提供了必要的最後一个事实,得以来完成如下的逻辑推论:

一,加在毛泽东头上的一切成就中,都有一批党内同时代的优秀份子集体参与;

二,毛作为领袖,过去就犯过重大决策错误,只是因为有其他领导人的事後弥补才得以化险为夷或 “文过饰非”的;

三,文革的过程和彻底失败的结果证明,如果毛一旦离开了那些帮他“消灾解难”的战友,他比起过去那些有点作为的帝王来,更显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为他发动的文革,不仅没有达到他口口声声要防止“政权改变”的目的,反而促成了那种改变的更快、更没有阻力地到来;

所以,除了应该承认、肯定他个人对中国历史所起的部分、可能也是重要的作用外。中华民族没有理由一方面全盘否定曾经凝聚过一部分精英人才、领导人民创立过一些在民族发展史上,算得上辉煌成就的共产党。却对“应对这个党的许多错误或罪行负主要领导责任”的毛泽东,反而产生什么 “个人崇拜”。这实在很不公平,也很荒谬!如果只考虑他给中国引起的震荡的能量,作为“崇拜” 的标准,而不管是“留芳”还是“遗臭”。那么,中国人就再等着下一个更“伟大”的“伟人”来收拾自己吧。而希特勒或东条之类,该等能够给世界制造灾难的人,也就更有资格成为德意志或日本的“民族英雄”了!

当然,以毛泽东对中国作出过的正面贡献,无论我们以今天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或伊斯兰国家)的标准,将他作为伟人是毫无疑问的。尽管他当然也犯下了极为严重的错误,因为这些错误正是那个社会的历史传统对所有人影响的结果。要是以《认识论》(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17.html)的观点来解释和理解当时赞扬他的那句话“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那麽他的所有功、过,都是历史的必然。毛以《实践论》和《矛盾论》这样深刻而符合客观事实规律的文字,以及包括他子女在内的许多回忆录叙述他的许多判断的正确性,证明了他的确达到了“知其然”的认识初级阶段的顶峰。而他在企图解决这些问题时所采取的部分错误手段(以文革为代表),又恰恰证明他没有能在认识层次上,进入“知其所以然”的高一级层次。正是由于认识层次不够,使他非但还是没有能让中华民族和自己的国家,走出历史循环的宿命,真正摆脱螺旋形的怪圈,反而沿过去历代老路走得更远,全面采用“肉体革命” 的手段来解决“精神”问题。这才是他犯错误并给国家带来严重後果的根本原因。可以断言,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反而又因为当前的某些不如意,而回过头去怀念有另一种不堪的过去,期盼再出现什麽同样的“伟人”,那麽未来就毫无希望可言!

中国人需要检讨这样的“伟人情结”。或者说,首先要提高自己正确辨别、鉴赏“伟人”的水平、能力,才能树立真正的“伟人观”,而不至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由崇拜“伟人”转而崇拜“名人”,弄出许多诸如名人“穿日本军旗装、不知芦沟桥(发生过什麽事)、制造假学历或宣扬子虚乌有的假业绩”之类的尴尬,让形形色色从商品、处女,到职务、学术、新闻等的“打假业” 成了最有“中国特色”、却怎麽都为之骄傲不起来的“新兴行业”。

这是今天再去纪念毛泽东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假学历”问题的因果探讨
  • 潘一丁: 从一则假新闻说开去
  • 潘一丁:社会需要良知而不是“出气筒”
  • 潘一丁:中国知识份子的责任
  •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