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皇帝、太傅和佞臣

【博讯11月27日消息】

在过去的封建王朝时代,虽然那些帝王们为了替自己制造与众不同的“高贵”依据,千方百计地要在民众中把自己说成是“龙种”或“天子”。但是私底下也知道知识是要由後天的学习中得来以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所以总是要为年轻的太子找一(或几)位人品和学问具佳的老师,并严格挑选“教材”,以帝王必要的“规矩”来形成太子之“方圆”,并且用来识别和抵制将来身边少不了一定会有的那些靠阿谀奉承、投其所好,误国害民以售其个人或集团之奸的佞臣。这样的做法,起码在理论和方向上,是务实和正确合理的。不能想象作为“天子接班人”的太子们,要是天天跟著文人骚客读《西厢记》《金瓶梅》,喝花酒、逛窑子的话,还能够远离佞臣,照样有什麽大出息的。其实只要能够正确认识“天性”和“人性”并厘清它们之间的区别和制约关系,理解起来是一点也不困难的。

所谓“天性”者,就是大自然赋予一切生物的共性,如自私、贪婪、母爱、食欲、性欲等,包括一切在自然环境中,维持个体生存和种群延续的必要能力(详见拙文《人类如何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社会》及《母爱和人性》,请去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211126.html中的链接查阅,下同),所以将这些东西说成“人性”,逻辑上都是错误甚至荒唐的。生物会随著时间的推进作某些具体的调整,淘汰一部分不能适应的物种,再产生一些新的物种。而这样的过程,与其说成是“进化”,不如说是通过完善相互间的互补来“趋向和谐”更恰当,因为根本没有理由或证据,可以证明现在的任何生物,比它们千百万年前的同类有可以称得上“进步”的变化。

上面这样的结论当然也适合与人类,其实只要仔细想一想,不仅从生物学或生理解剖角度,除了因为生活环境变化造成的一些生理变化(如体能下降、疾病抵抗力减弱)外,根本从来就没有可以称为“进步”的改变。甚至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以我们评价同类动物优劣的标准(如体能、器官功能、繁殖能力等),来评价古代和现代人类的个体,就怕根本不会有什麽值得骄傲、自豪的地方(比如说过去的婴儿要是跟猴子一起生活,会成为“猴孩”,而现在的婴儿要是被猴子偷去养育,就会成为“猴王”)。更不要说绝对要让今人汗颜的有关认识自己和自己社会的精神思维方面了,这方面不仅没有超过前人的认识,甚至还没有达到前人的水平。要说明这一点也并不困难,只要比较一下自然科学家和社会学者,各自研究方式的特征就知道了。自然科学家永远想着提高或突破前人的理论和实践,但是社会学者却总是从前人、权威和历史的故纸堆里,找肯定自己或否定别人的根据。

当然,要现代人承认这一点是痛苦的,所以也是困难的。因此许多人情愿接受用最经不起一驳的物质文明来作为人类文明的总“代表”,而只要有一点物理学知识的人,就应该能理解,这种用简单的“标量”去讨论“矢量”问题可能产生的错误甚至荒唐。举例来说,优秀杰出并得到发挥的人,可能因为获得丰厚的回报从而享受优裕的生活,但是继承了亿万资产的富翁後代,哪怕是好逸恶劳、什麽都不会做的白痴,却照样也可以过着比那些杰出人物更好的物质生活。难道我们可以因此得出“白痴比杰出更优秀”的结论吗?而今天人类用来自己引以为傲的物质文明,不过是从祖先发明文字、火药、指南针之类的基础开始,一代接一代共同努力合作,逐步积累的结果,只能越来越先进完善,跟人个体本身的进化没有对应的必然联系。用简单数学来解释的话,每一代人的作用用“1”来表示,积累就是这些“1”的“和”,所以随著时间的推移有更多代人参加积累,这个“和”当然也越来越大,但是逻辑上不能因为越来越大的“和”而证明今天自己的这个“1”比 过去的“1”大。

可以认为,兵法中那条“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具有普遍适用性的原则,用来检讨人类社会的现状,也是非常正确有效的。我们之所以在物质文明领域不断取得辉煌的成就,正是因为我们对这些物质“对手”有充分的研究和了解,掌握了它们的运动规律的结果,而它们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反击”的条件,才得以让人类肆无忌惮地长驱直入。但是与此同时,一个在更高层次上的“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问题正在显现暴露,那就是“人和自然的互动关系”,甚至已经有足够理由担心会因此受到“致命的报复”而无力招架!

如果把今天人类社会出现的一切问题归咎于没有正确认识自己,是绝对不会错的。不仅理论上完全符合上面的原则,更有足够多的事实作为证明,包括那个被认为是“万灵良方”的“民主”都可以说还处在“莫名其妙”的阶段(详见拙文《论民主》)。不信请看:

从当前“民主”实际理解的角度,将选民说成“大众皇帝”并无不妥(详见拙文《民主和君主的思辨》)。那麽如果从本文开始对帝王教育的叙述和今天大众皇帝的成长过程进行一些对比的话,也许是能够发现一点问题的。

既然那些“龙种”“天子”之类“天生要当皇帝”的人,都需要有後天的学习过程,并且有专门的老师和精选的教材。那麽,起码没有比“龙种”“天子”更特殊的根据、却要担负同样责任的大众皇帝,就更没有理由可以“免修”必要的知识了。就现实而言,除了正规的学校(可惜它们并不开“如何当好皇帝”的课)外,也许从实际起到的作用上,把媒体当成当代大众皇帝的“太傅”是恰当的。那麽,再看一看今天的“皇帝”和“太傅”之间的互动是什麽样吧。一个说“朕想说(看)什麽说(看)什麽”,另一个马上“皇上喜欢听(看)什麽就说(拍)什麽”,整个变成了一付“昏君”对“佞臣”的嘴脸。而一个由“佞臣”来充当“太傅”的时代,会形成真正的“太平盛世”吗?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