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潘一丁: 奇点和浑沌—再评社会科学的落後和无能

【博讯11月20日消息】 这又是一个犯“众怒”的题目,但是这个问题不是什麽“通奸”之类、当事人不告他人就不得追究的苟且之事。相反是关系到包括笔者自己在内的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非争不可的大事,因为整个人类(不是个别族群)在按照社会学者设计的各种各样“人权、民主、自由”方案做下来的结果,反而从理论上失去了可以过比猴子更无忧无虑生活的信心。原来这样的话要是在美国说,一定被斥之为“胡说八道”或“杞人忧天”的,因为居住在那里的人,一段时期以来,的确可以说物质上达到了“以肉糜度饥荒”的富裕(美国的肉往往比蔬菜还便宜,而某些树皮草根之类的所谓“天然有机食品”就更非穷人所能享受的了),精神上有了为猫狗(甚至老鼠)“打抱不平”的闲心,用中国人习惯的模式形容,大概可以说那个国家是“由上帝以特殊政策扶植的人间特区”了,没看见连美元上都印有“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的字句吗?

直到九一一事件以後,再仔细想来,其实和“相信领袖相信党”之类的口号并无本质区别。说明无论东西方的所有社会科学理论,就从来没有把“人”的角色定位到超过“儿皇帝”层次,不仅不能形成真正整体的尊严和责任心,来全权“替天行道”(做顺应、符合宇宙自然规律的事),也根本拿不出可以事前理直气壮、事後经得起事实检验的指导理论。这就是为什麽中国後来的领导人要提出“不争论”的原因或不得已的“苦衷”,因为他已经不具备他的前任那种“不准争论”的主客观条件,而他自己和那里的社会科学研究部门及有关学者,也还是拿不出真正“战无不胜”的理论,知道争论的结果一定是“疤瘌眼照镜子—自找难看(堪)。其实美国和西方也一样,只不过他们的理论,是靠军事上的物质实力为後台来支持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虽然有最先进的高科技武器,可以用来随心所欲地去“批判”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但是在真正代表文明的精神理论方面,还根本拿不出什麽象样一点的“武器”来批判别人使其“心悦诚服”。比如有种说“文明冲突将引起世界大战”的理论,就是一种经不起推敲的结论,和只能常见于街头巷尾那种“说不过就动手”的不文明做法没有区别,完全跟“博爱、平等”之类崇高理念背道而驰,实在是糟蹋、亵渎了“文明”这个字眼,充其量只能算会制造武器来在同类间进行集体大规模自相残杀的“高级蚂蚁”而已。其实这句话只能理解为有些人想“以战争手段来强行推广自己的文明”,这是可能发生却绝对达不到目的的,世界历史上除非种族灭绝,就从来没有真正被战争消灭的文明。希特勒可以从肉体上消灭犹太人、美国人当初可以歧视犹太人,但都没有能消灭犹太文明。过去如此,现在和将来也一定如此!

笔者前些时看到一篇据说是大陆有点名气的学者写的文章(其实笔者对这位学者相当一部分观点,还是持肯定或赞同的态度的),谈到一个所谓新颖的“奇点理论(Singularity)”,说这种理论认为当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後(超过“奇点”),就会形成失控的状态,自己反而可能成为任他人(甚至机器)摆布的奴隶。由此引出对中国现状的担忧,说中国人要是不赶快设法以发展科技自救的话,就要象某些其它古老文明一样地“等死”了。论述中还夹带着对提倡“历史经验值得注意”和“博大精深”说法的冷嘲热讽。初听起来,还真有点深不可测的“玄”,因为那位学者说他自己是有高等数学和一些其它现代科学理论基础,才得以接触到并看懂那些东西的(他说甚至他的外国朋友都看不懂,这倒是绝对可信的,因为西方文字的特点,足以形成“隔行如隔海—比过山更困难”的障碍),而笔者从自己坚持认为“博大精深”的文化中,也还真想不起有什麽子曰诗云过,似乎西方人的那“两把刷子”不服不行了。但很快回过味来(还要归功于中华文化赋予自己的联想能力),这不就是只有初等代数基础、纯粹由中华文化加工出来的自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想当“无线电爱好者”时、接触到电子电路“反馈原理”中的“正反馈”现象吗?那个“奇点”就是“临界点”或“阀值”而已。并且发现利用那种“反馈理论”的原理,不仅完全可以解释同样的社会现象,更连解决这样问题的办法的原理都是现成的。也就是说那种代表最现代时髦的社会理论“新发现”的水平,还没有达到起码半个世纪前自然科学就已经达到的程度。更不要说中国早就有“物极必反”一说,拿来理解一味片面发展高科技的物质文明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是非常正确有效的。有的中国读书人一方面不承认自己文化的“博大精深”,却以为别人的文化“博大精深”,有意无意地加入了搞“精神传销”的“老鼠会”队伍,为已经逐步成为“知识残废”的民众制造更多的陷阱。其实在笔者自己的文字中,已经多次提到过这个问题,而且只要有过去高中水平(现在程度如何不知道)就一定能看懂,不仅看懂、还可以进一步去理解笔者为“奇点理论”以及所有片面强调、鼓吹“竞争”的观点下的评论:

参与而不是设法阻止、改变错误方向的竞争,就象看见别人在“自掘坟墓”,自己也找把锹跟着去比谁挖得快一样!

还看到一篇介绍什麽“浑沌理论”的文字,洋洋上万字解释了半天,以为发现了什麽“新大陆”,结果不过是把从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造人,道家老子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及西方神话传说,直到各种宗教经文的相关叙述,统统重复一遍,到最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整个一即“浑”又“沌”!让笔者想起爱因斯坦对此类“学术行为”作出的批评“哲学家们创造才能的缺陷常常表现在他们不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系统地说明自己的对象,而相反,却是用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并且只想对他们进行批判或者评论”。这样的批评实在是一针见血,可以说是击中了今天社会科学现状的要害,他们这样下去,不要说根本解释不清“浑沌”,反而将会把一些本来可以弄清楚的“馄饨、水饺”又都搅和成“浑沌”了。

其实可以认为,“浑沌”就是指宇宙中那些含有“不可知”成分(有关叙述,请查阅拙文《哲学备忘录》http://home.computer.net/~pyd/clcb03.html)在内的所有现象和事物。如宇宙起源、规模、发展前景;神(包括真主、上帝、佛祖等)或“外星人(生物)”的是否存在;地球物种起源和人类精神本质;…等一切还没有相关经得起推敲和考验的理论的问题的集合。“浑沌理论”就是研究、探讨这些现象、事物,起到寻找接近真理的阶段性一致认识,排除社会进步中不应有的干扰作用的学问。而具体采用的方法,应该类似自然科学界也是数十年前就发现了的“模糊理论”(其实有些文章中举的“浑沌”例子,根本就是属于多因素的“系统工程”问题)。

上面这样的解释,虽然未必规范和完善,但是不仅不会妨碍“浑沌理论”的正确发展,更有立竿见影的现实意义。比如,指出当前那个所谓宇宙由“大爆炸”形成的理论,除了给某些宗教迷信(或所谓“邪教)提供条件外,没有任何精神或实用价值,要是有人说『那粒形成宇宙的“豌豆大小的物质”,就是上帝打喷嚏打出来的鼻屎。』岂不是更相得益彰吗?另外,根据认识的层次和“不可知”观点(参考文字同上),指出那些什麽“宇宙会收缩冷却”之类的说法,有耸人听闻、哗众取宠之嫌,将会误导社会和大众以“宿命论”的消极观点来对待世界末日的可能,反而忽略了对自身的错误认识、行为的检讨和纠正,看不出这才是最可能直接导致那种灾难发生的“罪魁祸首”。这样的话,最少也可以起到一点从根本认识上挽救世道人心的效果了。

本来,作为一个真正的科学理论,一定能够在相关领域内,同时起到正面的指导和对负面错误的鉴别作用。而上面两个被认为最“现代”的社会(或哲学)理论,却恰恰做不到,只能说明它们本身的不科学或者起码很不完善。不幸的是,现在被延用的那些社会理论,几乎都存在同样的问题,这正是人类社会一切灾难产生的根本原因,要是世界能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下,反而能“走向光明幸福”,那才是不可思议的咄咄怪事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试论李光耀先生的经验和社会理论间的矛盾
  • 潘一丁: 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系列探讨(未来经济的揣测)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3-4)
  • 潘一丁:立此存照--中国和WTO的系列探讨(1-2)
  • 潘一丁: 谈“言论自由”的尴尬和窘境
  • 潘一丁:中国读书人懂“中华文化”吗?
  • 潘一丁:哲学备忘录(附:给中国社科院的信)
  • 潘一丁:不是杞人忧天
  • 潘一丁:服装代表的是时代而不是文化
  • 潘一丁:社会产生灾难的根源
  • 潘一丁:网络是实现真正“民主”的手段和工具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潘一丁:善哉乎,惜哉也!—评李远哲先生的呼吁
  • 潘一丁:论《超限战》
  • 潘一丁:恐怖活动、超限战和博大精深
  • 潘一丁:给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先生的公开信
  • 潘一丁: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 潘一丁:推理和预言
  • 潘一丁:不祥的警兆,难得的机会
  • 潘一丁:再谈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 潘一丁:文化优秀,为什麽国家却落後?
  • 潘一丁:中国“人”真的聪明吗?
  • 潘一丁:汉名词“国家”隐含的哲理和启示
  • 潘一丁:“进步”概念的误区
  • 潘一丁:“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潘一丁给西方汉学家的公开信
  • 潘一丁 :“逆我者亡”手段的历史教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