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赵达功: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博讯6月26日消息】 妇女(包括原来就是妓女)在被贩卖时是一种商品,这个过程不是妇女出卖性服务的过程,而是妇女本身作为商品被买卖,和婚姻不同的是,婚姻从一开始妇女就是作为商品存在,一般自己没有支配自己的权利,尤其是对自己的性,已婚妇女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随意支配自己。结论是,婚姻形成的妇女买卖,过程的开始和结果都是一样的性质。而妓女一旦自己独立(尽管有组织或老鸨),她自己也有商品出卖,她出卖的就是性服务,她的性服务是可以多次出卖的。婚姻的买卖性质是妇女本人直接就是商品,她的整个肉体,包括性行为、感情等都已经被丈夫所占有。(请参考我的《妓女论》草纲)

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文化传统,对妇女贞操或许有不同认可,但大多数认同的意义是:妇女在婚前必须是处女,在婚后必须忠诚于自己唯一的丈夫,再说穿一点,妻子的性行为只能是和丈夫的行为,否则就是失节,失去贞操,那简直是大逆不道,形同犯罪。尤其是中国的传统道德伦理,更是强调这一点。“忠臣不事二君主,好女不嫁二夫郎”,哪怕丈夫是性无能者或早年去世,或者是恶人、流氓、精神病等,作为妻子必须守节,不能改嫁,否则就是坏女人,或不贞洁的女人。妇女的第一次性行为是非常重要的,传统婚姻的意义是对妇女第一次同时也是永久性性行为的道德约束,这种道德约束并非一般的道德约束,这种道德约束近乎于法律,甚至比法律规定还要崇高,主要是它具有神圣性。现代中国社会,尤其是农村,新婚之夜要见血,否则就是男人的耻辱。这种传统道德力量尽管在逐渐削弱,但它的确存在一个商品的价格问题。包括处女作为妓女的性行为的第一次,依然在商品价值上不同于后来的买卖。在“太阳升中文书库”网站有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题目,叫做《一亿元的处女之夜》。故事内容我没有读,题目已经说明了问题,处女本身的性是有价格的,至于能否值一亿元,那恐怕是天方夜谭。

在中国,由于地域贫富差异大,处女的价格一般在一千元至几万元不等,里面还有容貌的原因。如果说处女是女人的贞洁的表现,其之所以能出卖自己的第一夜,是因为贞操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商品是不能买卖的,所以贞操权一定是属于自己的,是有价格的。不说其价格由市场价值规律左右,其价格肯定是买卖双方确定的,在合适的价格下,买卖成交。如果是人贩子、老鸨使用武力或恐吓强迫妇女出卖第一次,那和商品市场上强买强卖没有区别,那是违法行为;强奸犯对妇女第一次的强行占有,那是和抢劫犯没有区别。妇女的贞洁,妇女的贞操,几乎是全世界各民族、各宗教信仰对妇女的歧视压迫约定,个别母系氏族社会例外。因此,妇女的贞洁贞操等具有价格性质,也就是说它具有商品性质意义。

本文开头引用《圣经》中的一句:“谁见过贞洁的女人?贞洁的女人的价值要比珠宝高得多。”(《旧约全书•箴言》)妇女的贞洁、贞操的价值是有宗教依据的,妇女依附于男人是神的旨意。《圣经》中的理由是:“起初,男人不是从女人身上出来的;而女人却是从男人身上出来的。男人也不是为了女人而被创造的,而女人却是为了男人而被创造的。”(《新约全书•哥林多前书》)

不过人类文明的发展,的确是在一步一步解放妇女。现代西方文明在对待妇女贞洁、贞操问题上与东方民族差异很大,但认识正在逐步接近。不是西方民族接受东方民族的妇女价值观,而是东方民族在逐渐接受西方的妇女价值观。比如中国实行的一夫一妻制,是西方基督教的产物,中国传统上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伊斯兰教文化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

世界上的婚姻形式太多,就是中国许多民族的婚姻形式很特殊,如藏族有几个弟兄共同娶一个老婆的形式,甚至有父子娶一个老婆的形式,都是藏民族道德观可以接受的合法形式。前面说的几种婚姻形式中,除了少数特殊民族习惯外,基督教一夫一妻制是妇女比较解放的形式,而其他形式都是最压迫妇女的形式,尤其是中国传统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妻妾的不平等,使得作为妾的女人更是受到双重压迫。《红楼梦》里面已经描写的活灵活现,有钱有地位的男人可以更多个妻妾,一般男人也可以纳妾,只有穷人或许只能娶一个老婆,有的连一个老婆也无能力娶。前些年去过一次河南林县,有一个拐了几道弯的穷亲戚,三十多岁,老婆得病死了几年,这男人也“守寡”了几年,没有再娶。后来我仔细一问,才知道不是男人“守寡”,而是这个男人的财力只够娶一次老婆,没有钱是不能娶老婆的。实际上传统的中国人娶老婆就是一种商品买卖关系,女人是有价格的。

当然,现实中国婚姻中明显的买卖关系主要在农村,尤其在穷困地区。而文化发达、生活富裕的城市里,婚姻的买卖关系已经不明显。妇女的地位在农村和城市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个别大城市妇女简直可以说已经彻底解放,如上海,前一段报纸上有个调查,发现家庭中有婚外情的主要是女方,而非男方。我有个朋友开玩笑说,大多数上海男人都戴着“绿帽子”。

(E-mail: [email protected])

2001年6月23日


博讯相关报道:
  • 赵达功: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