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赵达功: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博讯6月22日消息】 “谁见过贞洁的女人?贞洁的女人的价值要比珠宝高得多。”(《旧约全书•箴言》)

全国首例贞操权案二审在深圳开庭,引来大批记者采访报道,媒体炒作,网上也沸沸扬扬。读5月22日《深圳特区报》,有一篇文章《跑题》,为妇女贞操权大声疾呼。固然作者从保护妇女的角度展开讨论,出发点是好的。文章说,“全世界的法律都保护妇女,而保护妇女的法律,怎么能不保护其贞操呢?”文章咬文嚼字,对中国的“贞”字进行了考证:

“贞字在甲骨文作‘鼎’,后省改为‘贝’。鼎为火具,贞即用火具而卜,这是《说文》中的说法。到了《周礼》,贞被注释为‘问事之正曰贞’,假借为‘正’、为‘定’。到了孔子的《论语》时代,贞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贞为不二者,一是贞于君也,二是贞于二夫。所以从‘正’的意义上讲,不论是法律中有没有贞操权,还是赔偿费是多少钱,都不该颠覆了贞的人格本意。”

(上面两段是在5月22日晚上写的,当时本想写完,但是因为突发事情处理,故搁置起来。)差不多两个月,发现自己还有一篇未写完的文章,于是兴致激起,欣然续写。)

贞操是什么?为什么讲妇女贞操权?为什么不讲男人的贞操权?如果因为是社会伦理道德要求妇女贞洁,而可以不要求男人贞洁,那么男人岂不是少了自己的一种权利!女人岂不是比男人多了一种权利!文字上可以这么说:男女不平等,是因为男人没有妇女的贞操权,妇女的地位比男人还高。妇女的贞操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还是掌握在他人的手里?比如说是掌握在丈夫手里,还是掌握在社会手里?

其实,大声疾呼妇女“贞操权”,是对正在逐步解放中的妇女一种反动。

前两天,我问一个朋友,妇女解放的意义是什么?答:妇女可以参加劳动,可以工作。这当然是错误的理解,以此为出发点,许多人歪曲妇女解放的真正含义。一方面,妇女能和男人一样参加劳动(工作),甚至“同工同酬”,就算是妇女解放了;另一方面又要求妇女恪守妇道,保持贞洁,从属于男人。这是畸形的“妇女解放”。

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来,都是将妇女看成是商品的。妇女作为商品,其使用价值和价值都存在。作为使用价值,它是男人传宗接代、生儿育女的工具,是男人泄欲的工具,是操持家务的劳力,总之是为男人能动服务的工具;作为价值,是因为旧时代的中国妇女的婚姻大都是买卖婚姻,是通过流通渠道,通过商品交换“嫁”出去的,虽然说,传统道德要求妇女从一而终,但已经成为他人妻的妇女,依然可以被丈夫卖掉。就像普通商品交换那样,使用过的商品依然可以作为旧货卖掉。除非货主自己不卖。虽然作为妇女的商品和作为商品的商品不同,前者有能动性,有思想,后者则完全被动,货主可以不考虑商品自己的要求(商品自己没有要求的能力),在这里没有必要去细致区分。

买卖妇女的行为不仅中国现实存在,虽然在共产党接管大陆政权以后,这种现象曾一度灭绝,但经济状况是决定妇女作为商品存在的前提之一。大饥荒年代人人都饿着肚子,死亡已经使妇女买卖现象无法存在,文化革命期间,中国的经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买卖妇女现象再度滋生,尽管形式是婚姻,但恰好证明婚姻一直是一种商品买卖关系。我家乡农村出身不好的或经济条件差的男人,无法在当地找到老婆,只好用钱到四川购买女人作老婆,其中很多根本不是用钱购买,而是用粮票购买,一百斤到几百斤粮票不等,就可以从四川领一个黄花闺女来。我有个亲戚,出身富农,就是从四川买了个老婆,后来生了几个孩子,现在日子还过得很好。那时侯没有妓女,买卖妇女纯属于为了婚姻。现在可不同了,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富贵思淫逸,资本家、商人、党政领导干部甚至一般官吏,对性的需求即对妓女的需求越来越膨胀,而生活所迫的农村妇女提供了宽广的市场,而且形成的是买方市场。妇女的买卖已经超出了婚姻,许多农村年轻姑娘被人贩子卖到富庶的南方或沿海发达城市,形成以从事卖淫为生的庞大妓女群体,恐怕世界上所有卖淫合法化的国家,也无法在妓女的量上与中国相比较。世界许多民主文明国家也同样存在贩卖妇女问题,当然主要是犯罪集团从落后国家向发达国家贩卖,如东南亚许多国家的妇女被贩卖到日本和欧洲,个别虽然打着介绍新娘的幌子,实际上就是贩卖妇女从事卖淫活动。

(E-mail: [email protected]

2001年6月22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