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郭庆海、李日光回应李宇宙先生并声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郭庆海、李日光回应李宇宙先生并声明
     (博讯 boxun.com)

    3月16日,在博迅网读到“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为李宇宙先生发布的“重要声明”,颇多诧异:
    
    首先,此前一直是一个名为“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的机构为李宇宙先生拚力呼吁,而且那个机构自称,其与李宇宙先生为总顾问的泰华留学生协会是一个机构、两个牌子。现在,又出现了一个“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而同样也与泰华留学生协会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紧急电话联系李宇宙先生的夫人李可君女士,她在一如既往的声称不知是谁在以“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的名义为她丈夫进行呼吁外,终于承认为“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负责。于是,一个据说目前根本不再有任何活动了的“泰华留学生协会”,却派生出两个非常有生命力的“民主运动联络处”,(当然,其生命力目前看也只体现在提供各种网络消息上。)不能不令人诧异!
    
    其次,李宇宙先生的声明称:“李宇宙从2004年至2005年初,受人邀请参加过几次异议人士的聚会,之后因自身背景敏感,顾(应该是“故”吧,原文如此。)自2005年初,除了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和泰华留学生协会外,至今再未接触任何组织和异议人士。”这也让人感到纳闷。因为李宇宙先生自己说得很明白,他在泰国期间,只是在2004年至2005年期间受邀参加过几次异议人士的聚会,之后就再未与任何组织和异议人士来往,那么,所谓的“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又是“联络”谁的呢?
    
    但是,虽然有这样多的诧异,本来我们也是不想说什么的,毕竟李宇宙先生还在泰国移民局监狱中嘛。不过,李宇宙先生的“重要声明”中另外谈到了两个问题,却不能不令我们做出一些回应:
    
    其一,记得“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3月3日在博迅所发布之题为《李宇宙委任律师起诉泰国警察总部》的新闻中曾这样说:“我发现很多人都躲着李宇宙的事件,不是多疑就是觉得事不关己,很少有人敢于说话,我忍了很久,想说话,更想骂人。”而李宇宙先生的“重要声明”则开宗明义便是:“鉴于泰国的反共人士面对中共对李宇宙炮制假炸弹恐怖事件进行迫害而害怕受到威胁”。这样的话应该令许多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看了不舒服,我们看了尤其不舒服。的确,在李宇宙先生的案件发生后,许多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都一直选择沉默。而我们两个人呢,甚至当“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2月19日于博迅网发布所谓“2009年2月17日,在泰国的民运各组织代表共聚一堂,进行全面的分析探讨有关在泰民运人士李宇宙先生受中共使馆迫害一事,达成一致的共识:所谓的‘假炸弹’恐怖事件,实为栽赃陷害,手段极为恶毒,其目的是破坏海外民运在泰国的发展,是中国驻泰国依赖馆一石二鸟的阴谋……与会代表独立中文笔会会的郭庆海先生说……中国民主党泰国党部主席李日光先生说……”的新闻时,我们发布公开声明,说那是一个假新闻,否认自己在当日参加过那么一个专题会议,也否认说过那些话,如此看来,似乎就更有“害怕受到威胁”的嫌疑了。那么,我们且不管其他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如何撇清“害怕受到中共当局威胁”的嫌疑,我们自己要就有关假新闻事件再次声明,我们当初之所以针对“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的那则新闻声明辟谣,与害怕不害怕中共当局的威胁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本着诚实做人的原则,觉得无论是出于什么动机和借口,也不能任由那样一则假新闻去骗人!
    
    其次,李宇宙先生的重要声明中提到:“泰国警察受中共压力逮捕我之后,一直未曾就炸弹事件对我进行询问,录口供,我也未曾在任何文件上签过字,也没有招供过,更没有招供过任何同伙,如果泰国警察曾根据我被扣押的手机找到某些人的电话号码进行骚扰,我对此表示抱歉!”那么我想,除非对相关事件比较熟悉的人,恐怕都会对李宇宙先生的这一说法莫名其妙。于是,今天我们就来揭开李宇宙案中迄今尚未为外界广泛知晓的一个重大细节之传闻吧,这个传闻其实早就应该公布了,因为据说在泰国的十几位中国政治流亡者差点被卷入一个所谓的“恐怖组织”中,从而差点使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被一网打尽,实在是有关中国政治流亡者在泰国处境之极端险恶的一个最好证明。而如果一直隐瞒这样一个传闻不对外公布,既是对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不负责任,也是对国际社会不负责任。
    
    大致情况是:传闻(目前来说只是传闻),2008年9月“假炸弹”恐吓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案发后,李宇宙先生第一时间去了美国驻泰大使馆,向美国大使馆官员称,他和他的组织对“假炸弹”案负责,并希望得到美国大使馆的保护。有关他的组织,他向美国大使馆介绍,共有十几个成员,均为在泰之中国政治流亡者。而其后台老板则是一位曾经投身中国民主运动,但早已退出,现转型为一个成功商人的在泰中国人士。然而,美国政府拒绝为其提供保护,并将其提供的情况转交给泰国警方。泰国警方随即抓捕了李宇宙,而被李宇宙指为后台老板的那位人士则被泰国警方高层约谈,个人行动受到限制,以至于早已定好的一些非常重要的行程也被迫取消。好在该人士在泰国多年间行为极其清白,又一直与泰国政府中几位影响颇大的资深政治人士有着良好的私人交往,当然,更重要的是,所谓的“组织”根本就没有事实依据。所以,泰国警方最后撤销了对那位人士及那十几位中国政治流亡者的调查,而国际新闻界则多了未能发布一个由在泰国的十几位中国政治流亡者组成的“恐怖组织”被破获之重大新闻的遗憾!
    
    说开了上面的问题,我想我们有必要代表在泰国的相当一部分中国政治流亡者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一直不愿意在李宇宙先生的案件上发表意见。其实道理很简单:李宇宙先生的案件令我们太困惑!即如果上述传闻属实,我们便实在不明白,李宇宙与“假炸弹”案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他为什么要捏造一个由十几位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组成的“恐怖组织”?
    
    但是,我们也看到,在泰国之外,有些朋友倒对李宇宙先生的案件发表了许多看法。不过,我们也同时注意到,那些人都绝口不提前面那个传闻。有的人不知道那个传闻,我们不去怪他;有的人明明知道那个传闻,居然也置之于不顾!这也罢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嘛。但是,有些人根本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却把李宇宙抬上天,把在泰国的其他中国政治流亡者踩入地,这就让人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了!比如远在荷兰的老牌民运人士张英先生,3月14日在博迅网发表题为《关于对李宇宙冤案的辩护声明》的文章,极力为李宇宙歌功颂德之余,居然又写道:“我们对早在十年前知错而改的李宇宙,不仅要一以贯之包容宽恕善待,而且对其勇敢揭露抨击中共暴政的义举,应该充分肯定、鼓励与支持,引以为傲。除非圣贤,谁孰无过?抱有偏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喋喋不休,无发展观,非君子也。不参与救援中国民主党人李宇宙倒也罢了,尤有甚者,乘人之危,中共制造恐怖的‘假炸弹’冤案坑害民运当下,竟以此向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对他诬告,落井下石,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为民运主流所不齿。不要因为他伸张正义,反而被‘正义’害死!我早就说过,中国民运海外中共化,已有一半尚且异化为中共探子,为什么民运就容纳不下对中共倒戈的志士仁人?”
    
    张英先生上述的指控无疑是非常严重的,不知道远在万里之外的张英先生是在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对李宇宙落井下石?而对于如此严重的指控,却又如此含糊其辞,岂不是要让国际社会把所有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都要视为嫌疑?而所有人都清楚,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处境非常艰难、危险,那么,张英此文岂不是要让我们的处境更加艰难、危险吗?
    
    此外还要说一下,张英先生在此文中引用的资料居然是前些天被我们声明辟谣的假新闻,而且是个没有人敢于出来承担发布责任的假新闻。就此,我们在泰国的三位与新闻有关的当事人数日前已委托香港支联会的朋友向他做了提醒;澳大利亚的吕易先生作为新闻的当事人之一,在知道他引用那一新闻撰写了相关文章后,第一时间也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但是,这位张英先生拒不认错,当然也拒不就此做出道歉。以张英先生这种为文的原则,我怀疑他就他文章所写的李宇宙案件是否进行过严谨的思考!
    
    这里还必须讲一些闲话,即对于类似张英一样的一些人大讲特讲李宇宙先生此前作为中共线人“反戈一击”的功劳,姑且置一些相关事实上的分歧于一边,我们觉得最起码也有必要就此阐述两点意见:
    
    一:李宇宙案件是李宇宙案件,李宇宙个人是李宇宙个人,我们不希望在对李宇宙案件进行判断时掺入对李宇宙先生个人的判断——无论是说李宇宙先生好,还是说李宇宙先生坏——,因为那样的习惯很不好,甚至可以说很丑陋;
    
    二:至于如何对李宇宙先生个人进行评判,我们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等待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4君子及他们之亲属的意见。也许届时他们的意见并不合理,因为他们也有可能心胸狭窄嘛,但是,先听听他们的意见,最起码表示我们对坐牢者的尊重吧!(其实我们更想这样说:在坐牢的4君子还没有发表意见之前就在李宇宙先生的事情上表现得格外“心胸宽大”的人,请先去代替他们坐牢之后再说话。否则,我就要怀疑他们有慷他人之慨的嫌疑!)
    
    最后,要发表一下前些天就已经准备发表的一个简短声明:
    
    一:传言李宇宙案中有十几位非常无辜的在泰中国政治流亡者差点成为“恐怖组织 ”成员这一重大细节,亟待国际权威媒体来进行调查。因为倘若这一传言属实,可以说明在泰中国政治流亡者的处境极端险恶!而从另一个角度说,李宇宙案到目前为止极少客观中立的调查,谣言倒是非常之多——比如那个非常活跃、但从没有人出面负责的“中国民主运动曼谷联络处”,便就李宇宙案发表了许多假消息,甚至曾以恶言咒骂泰国所有民运人士,实在令人气愤!而当人们都在根据自己的好恶选取该案之传言来进行自己的解释,加上我们的民运人士大多有极强烈的道德优越感,一些人更根本还没有从毛泽东式“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赞成”这一荒谬思维中解脱出来,于是,因为该案,在泰国内外的民运人士中已产生了诸多分歧。那么,仅仅从弥合这些分歧的角度出发,也亟待国际权威媒体的介入。在此,我们希望那些真心关注这一案件的民运人士去说服并邀请权威、中立的国际媒体介入,对该案进行独立的调查,而不是自以为是的充当令人唾弃的法官!
    
    二:我们谨代表我们自己、相信也可以代表绝大部分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表示:我们是逃离中国当局政治迫害的和平人士,和平、理性、非暴力,再加上宽恕、包容、和解,是我们的根本政治原则。我们不是暴力革命的信徒,我们更反对以任何动机为装饰的恐怖行为!所以,希望国际社会能尽快接收目前滞留泰国的那些已经通过联合国有关机构之难民资格审批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并关注那些尚在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申请难民资格的中国政治流亡者。
    
    此件对所有在泰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开放连署,凡同意以上我们在李宇宙案问题上之回应、及赞成我们最后之声明者,均可参与签名。愿意签名者可电邮至:[email protected],也可打电话:0861983127
    
    郭庆海、李日光 3月1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宇宙之谜
  • 呼吁营救协会总顾问李宇宙
  • 民运干将李宇宙委任律师起诉泰国警察总部(付协会正堂扁,李宇宙设计的)(图)
  • 强烈抗议中共栽赃陷害李宇宙先生
  • 营救泰华留学生协会的总顾问李靖先生(李宇宙) (图)
  • 李宇宙被中共捏造案件被捕第四天--中共捏造新闻稿漏洞百出
  •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 李宇宙冤案第三次开庭---中国使馆官员当庭咆哮,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图)
  • 李宇宙的重要声明
  • 关于《关于对李宇宙政治冤案的辯護聲明》重要更正/吕易
  • 張英:泰國警署拒不執行曼谷法院對李宇宙的釋放令
  • 李宇宙怎样沦为中共国安部的特务/永海
  • 我的理想中国/李宇宙
  • 李宇宙在泰国被捕案中,美国驻泰国大使馆被监听、偷拍(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