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周立波舌战网友称网络有时像公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9日 转载)
    
    来源:环球网   
    
    
周立波舌战网友称网络有时像公厕

      [话题背景]
      2010年11月20日中午,周立波在微博上发表一篇70个字文章:“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没想到的是,这短短的70个字仿佛70个网络炸弹迅速在互联网上引爆。几小时内,几千条评论就向周立波涌去。周立波“微博门”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立刻引起了一场网络骂战,包括网络卫士方舟子在内的20万网友迅速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倒周团和周立波开始了一场口水大战。
      对此,周立波表示,网上对某一个问题有争论并不可怕,并表示不删骂帖,随时予以回击且呼吁网络实名。
      【周立波抓狂语录】
      只有心态健康的人,才能读懂我们的上海腔调!
      11月20日“网络提供了一个无界别;无贵贱;无高低的公众虚拟平台,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发表他们自己的观点且无需负责,这样的状态导致了一种虚拟的无政府空间,试想!将网络现状复制到现实生活当中,这样的世界,是我们想要的吗?娱乐可以,当真必惨!政府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 ”
      11月24日“德纲兄:那只蝴蝶是我派来安慰你的,你也派只过来陪陪我呀!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起~~慢~慢~飞了! ”(回复郭德纲,不过老郭没理他。 )
      11月25日“转李敖大师爱子刚给我的短信:周老师加油!我今天又和南都周刊杠上了,给了他们一记重拳。我们真心爱国,却被一大群汉奸攻击,网络确实造出一批不负责任的懦夫。希望老师继续努力,支持您!李戡”
      11月25日“各位孬种及串种的朋友们!你们理论上拥有对冯导攻击的权利,但等你们的知名度和号召力,超越或接近他的时候再动手吗? ”(回复冯小刚,但冯导没理他。 )
      11月28日“世界由麻烦组成,人越多麻烦越多。生命由麻烦开始由麻烦结束,且还能留下一堆麻烦!回避麻烦,你会有更多麻烦,不回避麻烦,你会有新的麻烦。不管你怕不怕麻烦,麻烦还是会来麻烦的,所以我从来就不怕麻烦,因为我本身就是个麻烦!我还怕我? ”
      【围观】
      学者张鸣:现在是个令人膨胀的年代,但凡有点名气,都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受不得半点批评。
      方舟子:我觉得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就应该有更大的容忍性,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进行还击,比如谣言、别人对你的误解,但是回击的方式,也应该是有理有据的,应该是礼貌的,不应该采取谩骂的方式。
      宋石男:当一个喜剧演员不再能讲出笑话而本人却成为一个大笑话的时候,他就顺利地从一个喜剧演员转型为悲剧演员。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朗诵脚本来冒充脱口秀的喜剧演员,立波的艺术生命早就死了;作为一个献媚有关部门的公众人物,立波的公共人格如今也接近破产。至于对网友破口大骂,只是立波原本素质的真情流露,我们应该宽容。
      微博
      赵丽华:我和女儿有争论
      有网站约写微博,评价周立波的,我于是写了一条:
      “高晓松微博说一次正和周立波做节目,周立波接医院电话,说两个心脏病孩子无钱手术,他当场派人送钱去。因为他跟该疾控中心约好有父母放弃治疗的孩子就通知他。这样的行善如果属实,我尊重他!我们可以不认同周的某些观点,但他有表达的自由,大可不必群起讨伐之。 ”
      看了我这条微博,我女儿说:“你干嘛为周立波辩护?你看看他的言论,那是一个正常中国人说的话吗? ”
      我说:“高晓松说他救助病孩子我感动了。再说我不待见谁,我就单挑、死磕,不会和很多人一起对付一个人。他谄媚是他人格问题,不到罪大恶极的程度。真明白就批评一些政令法规体制弊端,这样比批某个人有意义一些。 ”
      女儿说:“你后面几条我认同。但头一句有问题。高晓松的话你就信吗?再说你怎么能知道周立波不是在作秀呢?有儿童医院疾控中心的证明吗? ”
      我没法回答了。
      我历来对做慈善的人充满敬意。对假慈善的人或者利用慈善暴敛财物的人充满鄙视。可以不行善,但不可以拿慈善做鬼。这是底线。上海的疾控中心医院,可以为周立波做个证明吗?
      【第三只眼】
      周立波疯狂堕落是怎样的文化挽歌
      没有起码的公共精神,就根本配不上公共人物的身份。
      看着周立波如此疯狂堕落与人性泯灭,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叹,这个人的艺术生命已经气若游丝,近于死亡。事实上,看到周立波脸上写满媚态,频频以粗口来攻击网民,我就产生一种强烈的幻觉,似乎在面对一个人的骨架慢慢松散,最后变成一摊肮脏的肉泥。要知道,这根本不是滑稽明星在舞台的自宫变身,而是一个文化艺人在现实的精神沦陷。这实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没有起码的公共精神,就根本配不上公共人物的身份。周立波对待网民的姿态,足以表明他的公共精神已经彻底沦丧。我无意于过度拔高网民的价值,但在今天,谁也不能否认,中国数亿网民的身份价值,他们首先是公民,他们在网络社会积极参与公共生活的姿态,很多时候甚至可以视为一种公民社会的表征。就拿微博来说,那种“围观改变中国”包含的公共参与价值,现在无疑已经得到极大凸显。
      倒是周立波的疯狂堕落,像是吸满了权力白粉,陷入到过度的精神膨胀。要我说,这才是真正的“网络暴民”。众所周知,现在网络深处也隐藏着一批为权力涂脂抹粉强暴公共话语权的“水军”,像“周自宫”与“余含泪”这种拥有一定文化资源的公共人物,很多时候,倒像是其中头上有顶戴花翎闪亮,脸上有胭脂口红发光的“水军头领”。殊不知他们那般耀武扬威,伤害了多少民众本已苍凉的内心。
      谁侮辱民意,谁就必将遭到民意更大羞辱,这应该是一种常识。不可否认,曾经有很多人喜欢周立波,但绝对不是喜欢他那油光闪亮的大背头,也不是喜欢他惯于拿捏的娘娘腔,而是因为在这个批判精神已经无比稀薄的时代,他那“海派清口”中还能有几句对强权与不公的冷嘲热讽,人们甚至还奢望他能利用公共身份与平台,由戏子与小丑角色,最后转变为公共知识分子。谁知道,周立波在斩断与关栋天的“恩兄关系”之后,竟然又在精神人格上进一步挥刀自宫,成为“公公知识分子”,以一抹浓黑的血污让人们见证了这个时代一首文化挽歌。
      在这个价值溃散的年代,批评一个人的周立波,其实更应该作为一个切口,去探寻产生这种文化挽歌的深度根源。有意思的是,现在微博正在围观“余秋雨王兆山司马南孔庆东周立波李戡窦含章”这个新的 “时代组合”,从中倒不难看出民意快速甄别利弊的文化力量。这本身就说明,靠拍马与愚民的权力投机者,如今已经根本不能真正蒙蔽公众的眼睛了,他们很快就会被民意扔进公共厕所旁边的垃圾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立波与“上海清口”:我的幽默来晚了
  • 张洁:周立波无子只因他是瘾君子(图)
  • “前妻”博客爆料:周立波虐妻吸毒重婚傍富婆(图)
  • 韩寒“迎娶”韩雪 海派“活宝”周立波证婚(图)
  • 周立波代表海派文化:“雅从俗来”的新上海滩滑稽戏(图)
  • 周立波斥方舟子为“剩斗屎” 方舟子回应(图)
  • “章鱼哥”人气红 周立波欲请它来华
  • 中产阶级的幽默:周立波北京“诙”解交响乐
  • 温家宝:上海周立波 把我调侃了一把 (图)
  • 胡荣荣:周立波无限放大了上海人的丑陋
  • 对周立波不必“以恶制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